•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恋老小说

我同老徐

时间:2016-11-15 18:54:13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26539   评论:0
  四月份最后的一天留在30号。明天就是五一国际劳动节,是我大婚的日子,也是我告别单身的日子。我害怕它的到来。我不想结婚,又不能不结婚。
  
  “老唐(汤)恭喜你了,明天你家娶儿媳妇,你做公公准备好了不?呵呵!要记得烧火呀烧得旺旺的……!”老徐还是那个样,嘴里不饶人。“我说你就这德行”,这媒人你也是两个中的一个是不!你也是朝阳的干爹,你就不会说几句好听话?来抽根烟。”父亲满脸笑容,从裤兜中摸出一包喜烟递了上去。“这好烟就是不同哟!”老徐猛烈的吸了几口。
  
  四月末的阳光就那样照在他的脸上,零乱了我一季的回忆。
  
  “老唐(汤)明天就是阳阳的大婚的日子,还差什么不?我们做长辈不能太寒碜了,该用的该花钱还是得花……”“嗯!”父亲吸了一口烟,喉结上下动了动,猛的将烟头砸在地上,烟头的星火四散开来,他用脚狠狠的踩了踩,半节烟头在地上立刻四分五裂。“等下你还得劳烦你去趟镇上,买点海货回来……”
  
  老徐五十多快六十岁了,是个货车司机,我同他是同事, (我从事建筑行业)在一起共事有几年的时间了,他人好着了。
  
  “你不在家帮忙,你跟我去镇上做啥子?再讲等下进货搬货的搞脏你这身行头,我可陪不起!”“开车!哪来这多费话。”我瞪着他。他也不再说什么了,共事那么久,他知道我的倔脾气,认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的。(可,我还是做了自己不愿做的事)车门“嘣嘣”两响,回音在四月末的空气中回荡。慢慢驶离了我的家,驶离让我压抑的地方,驶离了我想逃又逃脱不了的囹圄。
  
  车窗外,油菜花开得正艳,金黄金黄的,似一片花海。透过车窗玻璃,远望,那一轮骄阳,炫目耀眼但不刺眼。
  
  车开得平稳,到了镇上。买货,验货,搬货,上车,付钱。在一家小餐馆前我们停车吃中饭。
  
  菜很快上桌,三菜一汤。
  
  我同老徐面对面坐着。“阳阳!干爹也没啥子好东西送你的,我脖子上的玉佩是我家祖传的,我命中无子,两个女儿又都出嫁了。我就把这块玉佩送给你吧!”老徐还真就去取他脖子上的玉佩。我朝他瞪眼,“你也太鸡婆了吧!我才不稀罕你的什么玉佩,为了你,我可以不结那什么破婚 ……”
  
  我埋头只顾扒饭不敢抬头不敢去夹菜。有些话一直放在心中好久了,有三年了吧,一千多个日夜,两万多个小时,一佰肆拾多万秒呀!在那个四月末我脱口而出。奇怪,我没有一丝后怕没有悔意没有难受。餐馆的空气要人窒息。我扒了几口饭,匆匆奔回了货车。
  
  车又上了路,像一匹脱僵的野马在路上狂奔。“这玉佩你还是拿着,莫嫌弃,爹没什么给你的”。老徐单手紧握方向盘,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像一座雕塑静chu在那。
  
  我从货车仪表盘上拿起香烟,撕开上面的塑料薄膜,随手抽出两根来。点着一根,在嘴巴上用力吸了吸,烟头的星火红扑扑的,透着压抑,蓝色的烟雾迷漫在驾驶室中。“抽根烟吧!”我将烟递了过去。又点着一根自己抽。
  
  “老徐!同女人XX很爽不?”我说话就这样直来直去,管你受不了还是受得了。“你明天都要结婚了,你还问我?明天你不就知道了。”“结婚?呵呵,结婚就结吧,我不在乎,仅仅是床上多了个女人睡觉而已。”老俆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他叹气的方式有点诡异。我知道的。我又说:“我不喜欢同女人XX,我它妈的我变态!我……”我狠狠的敲着自己的大腿,手中的烟头在我愤怒时不经意滑出窗外,留给我一道亮丽身影。
  
  老徐道:“你不喜欢跟女人做难道你喜欢跟男人做不成?”我说:“对,聪明。”他笑笑,沉默!他肯定不知道的,认为我在说笑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坐在你身边,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的心好痛,我也习惯了。不然,我是会流眼泪的。如果说我爱的是男人,这本来就荒唐,可,明天我还要同一个我对她没有任何感觉的女人去结婚,这更荒唐了。更更荒唐的是:我的“爱人”就在我身边,还是撮合我同她的媒人!
  
  车还在上路行驶,一幢幢房屋疾速后退,一丘丘田地划过视野。上了这个陡坡,驶过一座桥,再走一百多公里,就能回到家了。而我却慢慢睡着了。
  
  嘟!嘟!嘟!车子的几干咳吵醒了我,没几下就没了动静。
  
  老徐跳下车,掀开车前盖,一阵呛人白烟冒了出来。“车坏了!我X!又是这地方坏了。”老徐用脚狠狠的揣在轮胎上,发泄着心中的怒火。“能修好不?谁要你开那么快,你以为你的货车是BMW呀!不坏才怪。”“什么‘别摸我’?个老子的!下来帮忙。我X!”
  
  “你是不是好喜欢操?张口就是操操操",啥?我又不是真的操,要是真的操那还了得?”说完坏坏的笑着。阳光浅映在他有些秃顶的脑门上,煞是好看。老徐!对不起了!我……
  
  他翻开驾驶窒座椅,找来了一张破席子,平铺在前车底,自己钻了进去。头朝上,平躺在席子上,叉开双腿,动作像个淫贱的XX。我在他身旁蹲着。“给我个扳手,拿个起子过来。你进来帮我用手电照着这"。“什么?我也要进来?”“X!你别磨唧了,快点!”
  
  我脱下外套,慢慢爬进车底。他在下面我在面,车底的空间有限,我爬到他下体时,我停了下来,我轻轻用一只手捂在他张开的两腿之间,一手支撑地面。我承认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老徐!对不起!
  
  “你搞什么?”老徐警觉的说到。臀部还往外移了移。“你说呢?”我听出他呼出的气息越来越重,闻到来自他身上雄性荷尔蒙和空气中带着一些机油的味道。我强吻了他,我的手也没闲置,轻轻地捏着他的睾丸。老徐呻吟了……这省略100字。
  
  事后。车修好了,我同老徐坐回驾驶室中。车又上了路。离家又近了。
  
  “阳阳!别陷得太深……”“我知道,不要你管我。”“我知道……我无权管你,难道你对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是个老头子了,你要找,也去个年青帅哥……”
  
  我沉默了。头别向窗外,手慢慢的伸进裤兜……“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男人还要结婚的,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老徐又开始唠叨了。我蜷缩在副驾驶座位上,车窗外的阳光一点点西沉。我冷。
  
  “对。我是要结婚的。明天我就结婚!”我说道。我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我狠狠地咬了下嘴唇,“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不结。”还是这句话,我又说了一次。这次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敢!反了你”老徐眼中透着凶光。
  
  我点点头。
  
  “啪!”一声脆响。老徐给了我一耳光。我左边脸一阵生庝,眼前星火四溅光彩夺目。
  
  彼此都没了言语。一路沉默。
  
  到家了。
  
  我要好好的晒下这太阳,2012年,四月份中最后的太阳。我好冷。
  
  慢慢的,我的眼皮越来越下沉,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我的身体开始变凉。我依稀听见有人说话,“阳阳!你醒醒……”有个结实的臂膀慢慢托起我。有人在哭,有人在奔跑……人越来越多。
  
  我看不见,手中的玉佩带着残留的体温悄悄滑落,别了我的爱人!
  
  为什么要这样?没有为什么,这就是命。
  
  在我们去镇上时,我偷偷去了趟药店。我服用了安眠药。
  
  对不起老徐!别了我的爱人!

标签:儿媳妇  旺旺  单身  国际  
上一篇:保安大叔
下一篇:庄稼汉子(四)
相关文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