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恋老小说

真实的故事

时间:2016-11-06 15:59:12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25601   评论:0
  七八年前,同志聊天室很多。比较有名的有情系晚霞,中同,还有爱熊,熊熊烈火等等。
  
  那时候,我上班非常清闲,不到五点就下班。走上十分钟就回到了单位安排的单身宿舍。然后,躲进了自己的小屋,戴上耳机,沉浸在聊天室的欢歌笑语中。
  
  在情系晚霞里,聊天室里“四大名旦”的演唱是有名的。晚霞余辉那的声音雄厚,那个满的声音苍凉,都深深地吸引了我。应该说,我是先爱上了他们的声音的。
  
  我对声音非常敏感。对东北人还有其他北方人的口音都很欣赏,对福建广东那一带的口音,却总喜欢不起来。这与地域歧视无关,希望福建广东一代的朋友们不要介意。
  
  我爱上了他们的歌声,我可以听着晚霞老哥的歌声或者说话声打飞机,也常听着满的声音打飞机。进聊天室多了,我知道晚霞老哥是生意人,有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还有个年轻的朋友同居着。有朋友对我说,千万别爱上晚霞老哥,否则将会伤痕累累。与满叔传出诽闻的人很多,但好象同居的还没有,都是有点远远的。
  
  于是,我把满叔列我追求的对象。
  
  不过,心里还是没有底气的,因为聊天室里追求满叔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广东的小满听说几次北上,给满叔家装空调,接济满叔,都已经得到了满叔家人的认可。还有其他秦天呀什么的,人太多了。
  
  那时候的满叔那苍迈的咳嗽声在聊天室一响起,献上鲜花鼓掌的人可是挤满了聊天室。然后满叔就用唱起什么他的成名曲〈灞桥柳〉,还有那个〈什么都不亲〉,歌名有点忘记了。反正大多是很悲凉的曲调,加上哀伤的歌词,配上满叔那沙哑苍凉的嗓音,让我陶醉着,幻想着有一个能与这个满叔叔能有一段露水情分来。
  
  后来献花多了,套近乎多了,凑热脸贴冷屁股的时候多了,满叔从最初对我的不搭理到东一言西一语地问着我的情况。我一一老实地回答着,感觉梦想离我似乎越来越近了。我那欣喜的感情一天一天疯长。终于,在我那般死皮赖脸地追求下,满叔与我说话多了,还告诉我,他自己在西陆杏花村那里有一个聊天室,叫我过去玩,听歌,有空的时候也可以帮他管理聊天室。
  
  我去了,头顶新科聊天室主持人的身份,进了满叔的聊天室,满叔自己的聊天室。心里真美呀!那段时间,走路都哼着跑调的满叔唱过的歌。满叔的歌声几乎一直飘荡在我大脑里,无论是白天还是夜里。
  
  不过,满叔告诉我,还要考察我一段时间,看我当聊天室的主持人的水平如何再确定是否做为固定的主持人。
  
  我不会唱歌。不过,这不妨碍我当好一个以唱歌为主的聊天室的主持人。当主持人,其实不就是先排排麦序,然后再说说欢迎词,递上耳麦,等唱完后再点评几句。忙的时候,不用说什么话。不忙的时候,就自己接过耳麦,给大家说说闲话,让聊天室发出点人的声音,那就可以了。那时候,管在聊天室里说闲话叫“墨迹”。“墨迹”久了,就越来越会了。说废话的水平真还难不倒我。这不,很快就被满叔专正,并封我为聊天室里“上海铁嘴”了。他说如果没有人要麦唱歌的话,我能在聊天室一个人说话说上三天三夜,东讲个故事,西拉上几句闲话,那还不要紧,关键是讲的东西还不重复。
  
  就这样,我慢慢地了解了聊天室的人来。小满在聊天室里几乎不说话,只静静地看着。还有什么陕西的,江西的等等好几个主持人,据说都是与满叔见过面的。满叔给主持人都取了个聊天室里专用的名字来,听起来有点象花名了,什么津港秦天,津港福林了。主持人之间表面倒是很和睦,但大家都知道,彼此都是喜欢着满叔的,所以心里有猜忌也是正常的。而该聊天室里不全是同志。满叔说他不想全是同志,于是从什么老头老太的聊天室里叫了一些人过来热闹。
  
  不过,大家一听到满叔的歌声和说话声,就什么都忘记了。我也一样。我虽是后来加入的,但挂在聊天室的时间最多。满叔也同我似乎越来越亲近了起来,说起要来上海看我,同住个十天半个月的,好好一下两个人的世界。可后来总是没有成行,一次路过,说时间太紧,没有来见我。
  
  我知道,满叔那样的人,我是不能独自占有,就想着有过一次两次的就很幸福了。可竞争者又是如此之多。于是,我寻思自己的优点与缺点来:没有小满那么有钱,接济满叔,不过偶尔接济,也是不成问题的,可我比小满里满叔更近一点。我没有陕西的秦天大哥那么成熟,可是我比秦天大哥年轻点,学历比他高点。嘿嘿,反正就是比较来比较去,觉得自己还是有优势的,虽然也有很多劣势。对这几位满叔的老朋友,我倒不会去揶揄他们,因为那样会引来满叔的不高兴。可对那些新来的,我一旦察觉到他们似乎对满叔有不轨之心后,就时常用言语挤兑他们,或者对他们不太热情。
  
  几位女士阿姨很快看出我的不高兴来,我就推说自己身体不很舒服。满叔开始没有发表意见,还是任由我管理着。他有时半夜醒来,就来聊天室唱一首歌,还在聊天室里挂着的我就非常高兴,好象满叔就睡在我的身边一样。
  
  其实,对我们那样的痴恋满叔叔,旁人是很难理解的。一位在情系晚霞里听过我说话的一中文系教授,说一听到我的笑,就喜欢上了我,说听出了爽朗来。我嘿嘿地应付着,没有往心里去,因为,我的全部心思都给了满叔。
  
  后来,这教师跟着我来到了满叔的聊天室来,静静地听我们说话唱歌,讨好着满叔。他说他好生奇怪,多次问我怎么会去喜欢满叔叔那样一个老头儿,说话一听就是很粗鲁,很大大咧咧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头儿,在他们东北可是一抓一大把。就这么个退休老工人,就能把一个也算知识分子,在上海滩搞金融的我迷恋成那样,整天没神没魂的,他说他实在是不明白。
  
  我说,我也不明白,可我就是喜欢着满叔,那个说话声音比较粗鲁,嗓音苍迈的满叔。教授也好,工人也好,身份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他一说话,他一唱歌,或者是他一咳嗽,就可以让我全部忘记了自己。我录了他在聊天室里唱过的歌,存进MP3里,走路听,吃饭听。

标签:聊天室  故事  单身  上班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