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叔叔,我喜欢你(全本)

《叔叔,我喜欢你》第三卷 义不容情 第五十二章

时间:2019-05-07 16:48:03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329   评论:0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秦宇超被砍掉一根手指头。最开始的几天,秦宇超常常痛得只能靠打点滴陷入昏睡。直到一个多星期之后,伤口开始愈合,剧烈的疼痛,变成了难耐的瘙痒,那同样令人难以忍受。而贺永亮看着他的难受,又无法以身相代,只能在心疼与愧疚之间,让一颗心逐渐沉沦。

  幸好医生已经不再强制秦宇超留在医院,只要在每天打针的时候回去医院就行。而秦宇超本身就有些洁癖,一个多星期没有洗澡,身上早就痒得不行。所以在这一天的晚上,他半求恳半耍赖地硬是跟着贺永亮回了一次商铺。

  并不是打的回去的,而是贺永亮自己开着车子。那是高天龙在一个偶然的时间,抽空去商铺看看的时候,从小黄嘴里知道了秦宇超受伤。之后赶去医院,又从贺永亮嘴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不过高天龙同样认为这件事只能忍了,要不然只会令肖涛对秦宇超更加恼恨。而在隔了一天之后,高天龙就将关世杰一直停在马小乐所住出租房那边车库里的车子开了过来。并且告诉贺永亮说,关世杰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不太可能回来,车子留在那边一个停车位每个月也要花不少钱,倒不如开过来给贺永亮先用,就当是关世杰在公司多了一份投资。

  贺永亮听高天龙说的不错。加上现在人手紧张,秦宇超又遭受重创,有一辆车子可以让贺永亮赶出许多时间。所以贺永亮依高天龙所言,将车子留在了公司使用。

  车子开到半路,贺永亮先找个饭店进去,跟秦宇超一同吃了一顿还算丰盛的大餐,之后才回去商铺。将车子停靠在商铺门口的停车位上,贺永亮用钥匙打开卷闸门,等两个人都进了屋,再将卷闸门锁好。

  一进门,秦宇超就吵着要洗澡。贺永亮生怕他受伤的指头沾了水,只好先帮他脱光衣服,自己则穿着一条内裤,跟着他进去洗手间帮忙。

  洗手间实在是很狭小,比之前贺永亮租住的几处出租房的洗手间还要小一些。所以两个男人往里一站,无可避免地,就挨肩擦背,肌肤相贴。

  贺永亮好歹还穿着一条内裤,秦宇超却很快就丑态毕现,无可遮挡。

  幸好在爱的人面前,他只会得意,不用遮挡。瞅着贺永亮红晕满脸,那是他极少得见的美丽景色,秦宇超更是情难自禁!偏偏贺永亮再怎么难堪,也不能落荒而逃,反而要故作镇定,用沐浴露往秦宇超身上细细擦拭揉摸。

  那就令秦宇超愈发地按捺不住,忽然伸出手去,将贺永亮正在他上身揉洗的一只手拉下去,紧紧按压在他火热膨胀的硕大之上。

  “你干吗?”贺永亮浑身紧绷,却不敢用力推他。

  “我好难受!”秦宇超按着他手不丢,几乎是可怜兮兮地看着贺永亮的眼睛。

  而他的可怜,摧垮了贺永亮最后的心理防线。他知道此刻的拒绝该有多么的残忍,所以他没有再试图挣脱,反而定一定神,就在那里轻轻揉摸了一下。秦宇超身上一阵拉紧,贺永亮用另一只手拿过花洒,对着他那里冲洗干净,然后关掉水龙头,面对着秦宇超蹲了下去。

  “你干吗?”秦宇超吞了一口唾液,明明知道他要干吗,还是干涩地问出一句。

  “别说话!”贺永亮的声音宛如低语,“注意……别碰到你受伤的那只手!”

  秦宇超已经说不出来话,只觉一阵温暖将他包裹,不由自主轻叹一声,用手抓住了贺永亮短短的头发。

  这是贺永亮有生以来接触到的第二位雄性的象征。他分辨不出来谁大谁小,也不想去刻意分辨。只是那种肉乎乎、却硬邦邦的感觉,没有同性恋者不喜欢,也没有同性恋者不迷恋。

  这一刻他不愿想到其他任何男人。他让自己全心全意沉浸在手里嘴里这条硕大的触感之中,全心全意取悦、或者说报答着这个对自己情深无悔的大帅哥。但同时,其实也取悦、并满足着禁欲许久的他自己。

  ※※※

  贺永亮辗转吸吮,纵情揉弄,不仅仅是那男性的象征,包括秦宇超那坚挺的臀部,结实的大腿,以及他身上每一块肌肉,每一寸肌肤,此刻都对他充满吸引,都令他无限沉溺。

  他并不认为他是“贞男烈夫”,也没有刻意地想要保持对董铁柱的专一专情。他会洁身自好,更多的,其实是不愿意多惹情孽,伤人伤己。可是在今天,一旦放下心防,抛开矜持,他如火的热情,足以让深爱着他的这个大帅哥,如醉如痴,欲仙欲死。

  ——仅仅是用嘴用手而已,然而,当欲望触碰到了灵魂,那种满足与愉悦,绝非是纯粹性欲的发泄可以相比。

  很久,很久,秦宇超终于低吼着发泄出来。贺永亮这才起身,先去察看秦宇超受伤的那只手。还好没有挣破,也没有被淋湿。秦宇超一直没有出声,贺永亮也没让他出声,只是默默地重新打开水龙头,替秦宇超将没洗完的身体洗净。

  之后秦宇超先走了出去,贺永亮自己也稍微冲洗一下,这才从洗手间出来,看见秦宇超坐在椅子上发着呆。

  “你怎么也不穿件衣服?”贺永亮问。他自己身上本来穿着的一条内裤,在帮秦宇超洗澡的时候已经淋湿。所以他一边说话,一边拿起放在洗手间门外的一身干净衣服一一穿上。

  “你穿得这么整齐干吗?”秦宇超起身走过来,“我们该上楼睡觉了。”

  “这还早着呢!”贺永亮回答。看见秦宇超走至身前,伸手想抱,贺永亮赶紧用手轻推,“小心碰到你的手!”

  “我小心着呢!”秦宇超一边说,还是用双臂环住贺永亮的腰,凑嘴就想来亲吻。

  贺永亮下意识地要躲,随即想到连那种事都替他做过了,所以又忍住。任凭秦宇超的嘴唇覆盖上来,合在他的嘴上。

  这也是除了董铁柱之外唯一一个吻他的男人,贺永亮很想像方才那样全身心投入,但是却无论如何做不到。尤其当秦宇超用舌尖撬开他的牙齿,纠缠吸吮着他的舌尖的时候,董铁柱的形象更是一次次从他脑海深处直蹿出来,搅得他心神不定。

  所以他不得不用力将秦宇超推了出去。

  “怎么啦?”秦宇超已经吻得如醉如痴。

  “再亲,又要起火了!”贺永亮回答,并非搪塞,而是实话。两个人贴得很紧,贺永亮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秦宇超那光裸着的下身,又一次紧绷绷硬邦邦地抵在了他的小腹上。

  “已经起火了!”秦宇超低笑,故意将那硬邦邦的部分在他身上蹭了一蹭,“这样搞一次好不好?”

  “你才刚刚发泄过!”

  “可是你又没发泄!而且,我想这样搞。”秦宇超在贺永亮耳边低语,一只手已经摸到了后边,隔着短裤,向着贺永亮最隐秘的地方抠进去。

  贺永亮吓了一跳,立刻一手向后,抓住他不老实的那只手。

  “不行!”贺永亮说,很坚决。

标签:贺永亮  秦宇超  天龙  车子  没有  
本栏最新更新
阅读排行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