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农夫69小说

王老的情人

时间:2018-12-25 11:26:43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32318   评论:0
  我是川西一个贫穷的山区出来打工少妇,结婚十多年了,老公憨厚老实,没啥本事,挣不来钱,一家老小六口难以维持生计。我们在亲戚带动下来到了浙江,老公在工厂当门护,吃住在工厂;我在医院先是清洁工,后当女护理工,最后成为专职保姆。

  我干清洁工,工资加补贴1200元;半年后,医院情况熟悉了,知道护理工每月工资近3000元,还免费提供就餐,于是我作了护理工,从此改变我的人生轨迹——做了王老的情人。

  我的护理工第一岗,碰上70岁帅气的王姓老干部,他失偶单身,单丁独子夫妇工作很忙,王老的腰椎盘突出严重,需要做手术治疗。医院介绍我做他的专职护理工,护士们对我很热心,一一讲解怎么怎么护理。我与王老相处很结缘,接触后王老十分满意。王老手术后,我看到一个光光的裸体躺在病床上,真是有点羞涩,但见那些年青的女护士毫无顾忌,我也坦诚相待。

  倒小便,引流液,翻转裸体,洗澡擦身等,我是尽心尽责。特别王老的腰部不太能动,小便我动手把王老的老干部进出小便器,大便拉完给他擦屁眼。王老开始**软软的,后我拨动触摸,也慢慢变硬变粗了,当目睹他的白丛中老干部如此硕大,我脸红了,下面也发潮发痒。王老是个老干部,很有钱,住单间病房。他的儿子儿媳很少来医院探望,单间房内除了医生、护士有时出入外,大部分只有我们俩;晚上,我搭个简易床在他的病床旁睡觉,似同夫妇。

  十天后,我老公轮休,我们有半月没有性生活,那天下午二时他来医院找我。当时王老在午睡,我在病房的卫生间洗澡,听有人敲门,慌忙穿衣开门,娇态被老公看见,老公欲火上升,一进来拉我入卫生间,脱个精光,没啥多余的动作,直接进入我的体内……肉体啪啪声,二人呻吟声,合成奏鸣曲,我的**一阵一阵的挛缩,高潮、快感,喘气吁吁,老公大声一哼,一股一股的精液射入我的体内。

  老公完事了,满意地洗净转身就走。我也清理干净,穿好衣服出来,发现王老已醒,脸红低声的说:“醒了,我给你擦脸。”我端水给王老擦脸,弯腰擦洗时,奶子暴露在他眼前,擦着擦着,我感觉有一只手在摸我的奶子。我说:“别人看见,窗帘还没拉呢。”王老摸着我的奶子轻薄地说:“手感不错,刚才爽了吧!”我娇媚细语道:“老东西,不正经,我们是老夫老妻。”

  给王老擦好脸,他要看的新闻联播,我趁机到外面透透气。我走到隔壁病房窗口边,目睹另一单间病房老头与女护工也在打情骂俏,互相揉摸。我想王老的事可能是每个正常男人的通病。

  晚上,我正迷糊着,感觉下面痒痒的,用手一摸。有一只手在搓我的下体,一看,是王老。我说:“你这个样子也想女人,别闹了,睡觉吧!”王老说:“我喜欢你!”折腾我半宿,没办法,王老对我挺好的,人也大方。我一摸他的**,确实硬得很。我说:“你的腰又动不了,我用手帮你弄出来吧!”接着我用手给他轻轻地套弄了一会儿,他高兴地射入小便器里,一宿相安无事。

  过了几天,王老可以站起来走路锻炼身体,医生让他练一段时间。傍晚,我搀着王老沿回廊练行走,来到黑黑的那地方,王老趁机把手伸进我的衣内搓揉奶子。我随他揉动还是挺舒服的,王老不满足于奶子,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扣我的**。我也真是痒得不得了,我反手一摸王老的**硬得,马上把他从裤里拉出摸。这时听到脚步声,我赶紧让他恢复原状,继续作康复练习。

  当日夜晚,王老坐在床沿,一手摸我的奶子,一手扣我的**。我说:“你啊,人老心不老!”

  “好多年没有碰女人,让我亲热一下。”

  我也喜欢王老,自己欲望很强,随他轻薄。王老把病号裤子一拉,硕大**跳出,向我进攻。

  “你腰没恢复,你坐在我的身上。”

  我抱着王老,分开阴唇,扶**对准肉洞,王老的**慢慢进入,房内立即传出吧唧吧唧的摩擦声……一会儿,劳累的王老离开我的 小妹,示意我爬在床上,用舌头搅舔我的下体,我舒服得流水。最后,王老站起来,把肉棍对准我的肉洞,顿时,静静的病房出现作爱的协奏曲。一会儿,我一阵痉挛,王老哼的一声,身体虚脱,躺在床上喘气。这一夜,我和王老睡得都很安逸。

  接着半月美好的时光里,我和王老经常作性嬉耍,如:搂抱、接吻、抚摸、相慰,同时也发生二次进入的肉体关系。王老出院前一夜,被王老激烈地折腾半夜,王老吃奶添小妹,我也主动出击,套弄他的老干部,第一为他口交;生疏我添含一会儿,脖子累了,嘴巴疼了。王老躺好,我上他下真刀实枪干上了……老家伙射了,我高潮了,二人软绵绵地睡了。

  第二天,王老的儿子接他出院,看我眼睛通红,他儿子说:“阿姨,辛苦你啦。”结算工资后,悄悄塞给我500元小费,我也没客气,其实昨晚王老已给了我2000元小费。我们分别时,王老发呆不乐,迟迟不动身。王老的儿子明白父亲的意思,主动说:“爸,要么让阿姨到我们家当保姆好吗?”王老立即由阴转晴,开口说:“小林,来吧,我每月给你工资2000元。”我一听也高兴,点头答应。我一月与王老的相处,确实有点谁也离不开谁。

  我来到王老住家小区,一套350多平方三厅五间三卫越层式套房,我与王老分房住下层,王老的儿子夫妇、孩子住上层。平常他们不在家,只留我们二人过丰富多彩的情人生活,继续我们的医院关系。每半个月我会去与老公过一夜,满足他的性要求。

  我有一明一暗两个老公,明的老公是摆设,是挂名的,暗的老公——王老反是我的全部,赔吃、赔睡、赔玩。我这个保姆似乎成为富家太太似的,现在我是细嫩白肉,穿戴艳丽,可与王老的儿媳相比美。王老视我为宝贝,我洗菜,他炒菜,我洗衣扫地,他提水帮衬,闲时聊天,忙时同甘,如夫昌妇随,形影不离。狼虎之年的我,只有他的本钱、技巧、温情才满足我的要求。为了老公渲泄,忍气吞声半月给他一次,为了亲情,一年回家探视二个孩子一次;其他时间竞和王老过二人蜜月生活。我离不开王老,我愿作他的情人。

标签:情人  老的  
相关文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