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农夫69小说

难忘的一次经历

时间:2019-08-27 11:17:06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4722   评论:0
   本人年已不惑,热爱工作与生活,崇尚人的自然本性,追求人生美好理想。9月中旬,我有幸千里迢迢地来到美丽富饶的成都市,与合作单位进行工作业务交流,并进行观光游览,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同时,毫不隐晦地讲,我作为一个有恋老情结的人,也想借助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能够探寻当地的同好聚集地,希望遇到一个心仪的同好老人,满足自己内心的渴望。
下了飞机,接待单位热情款待,为方便业务交流,安排我入住在高新技术开发区里的一家酒店。头几天的忙碌过去,我得以有两天的闲暇。在酒店服务部买份新版成都游地图,大致浏览一下,按图索骥,很明确地寻找到自己的几个目的地。
   来之前也从网络中了解到,成都市地处大西南的四川盆地,是一座闻名遐迩的休闲城市,也是国内著名的同志聚集地。市房地产交易中心楼下的白果园茶社、文殊院附近的蓝雨浴池等活动场所扬名中外,吸引着众多同志的来往。但这些地方太有名了,对于我来讲确实有些望而生畏,不是方便自己出入的地方。我的目的地确定的都是很大众化的、除了同好了解,而一般人绝不会关注的地方。确定好探访路线,我马不停蹄地开始行动起来。
    行动的第一天恰巧也是周末,我午饭后乘出租车到了人民公园。该公园位于市中心,是对广大市民和游人免费开放的娱乐活动场所。不去不知道,里面是意想不到的热闹。假山土坡、亭台楼阁、水榭长廊,人工湖泊,到处绿树成荫,鸟语花香。这些在各地公园里都能见到的景致,在这个公园里也体现的淋漓尽致。与众不同的是,这里简直是人的海洋,欢乐的天堂。茶社里座无虚席,空地上人山人海,人们按照自己的喜好,群聚在一起敲锣打鼓、唱歌跳舞,下棋、唠嗑、还有走台步的,有介绍男女对象的、简直像集贸市场一样,熙熙攘攘、随心所欲、热闹到极致。身居其中,只有一句感叹——太休闲了。 
    我徜徉其中,沉浸在随意休闲的氛围当中。看着川流不息地人们,不论男女,不论老少,每个人都是精神饱满、意气风发,特别是中老年人,个个豁达开朗,活的都像神仙似的。同时,我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留意这里同志们的动态。碰巧的是,在北门附近的一间厕所里,竟然与一位富有魅力的老人不期而遇。当时我正在小便池处方便,他随后而来,毫不避讳地挨在我身边,并不经意地扭头看我私处。我扫他一眼,他表情诡异,让我本能地判断出他是同好。再与他目光对视,他莞尔一笑,更让我坚信自己的判断。出厕所,我与他同行,自然而然地切入话题。我问他,平时公园里活动的人多吗?他说不太了解,只说来过多次也没有遇到自己喜欢上的。从聊天中得知,他不是成都市人,是从乐山那边过来的。问他经常来这里消遣吗?他坦率地说,不经常,平时工作忙没有时间,偶尔周末才会来。从言语交流中,感觉出他很有内涵,而且浑身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和力。我们在蜿蜒的人行道上不知不觉地走着聊着,丝毫不涉及隐私的内容。公园很大,但人少的地方几乎没有。我有进一步和他交流的欲望,看他的样子也好像不愿离开我。我冒昧地问他附近有清静的地方吗,可以私下交流一下。他不知道怎么理解的这句话,又似乎心领神会,意味深长地说跟我走吧。我也不好说明什么,便随他一起加快步伐,一直走到东门附近的一间厕所里。
   厕所相对偏僻,里面很干净,没有一点异味,想必是有人在不停地进行保洁工作。除小便池外,还有用木板间隔的大便处,并且每间都有门。厕所里没有其他人,他径直走进最里间的大便处,示意我跟进去。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了进去。他插上门,我下意识地问,安全吗?他点点头,让我放心。在这既是公共场所又是相对独立的空间里,我有点担心,不知所措。他微笑着,主动拥抱我,抚摸我。我问他,你有感觉吗?他说感觉很好,我也情不自禁地拥抱住他。虽然对他一无所知,但他的相貌和举止还是对我有着吸引力,凭直觉也认为他不是随便乱来的人。他敦实的身材,比我矮一点,端庄的脸庞流露出一种慈祥。衣着虽然休闲,却很有品质,绝不是那种司空见惯的样式。拥抱着他,感觉很舒适,让人有一种欲罢不忍的感受。他在我耳边说,他喜欢我这样子的,平时很难遇到,今天看到我,得知是同好,才无所顾忌地表露出来。我说,你很坦率,我喜欢。他伸手摸我的下部,我本能地膨胀起来,他感觉到,赞叹说还是年轻一些,火气很旺。我说,是遇到他冲动的缘故。他把手伸进我的裤内,我没有反对。他轻柔地抚摸着、揉搓着,感觉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担心外面随时会有人来,不知道怎么应变。他好像不满足似的,松开我,为我解掉裤带。我服从他,把裤子脱掉,提在手中。他扒掉我的内裤,看着我已经充分勃起的弟弟,用手把玩,想必是很欣赏。我不由地伸手抚摸他的头,捋着他黑白相间的短发,感觉很自在。他似乎误解了我的意思,竟然主动蹲了下来,用口含住了我的弟弟。我不由地抖动一下,感觉太舒服了。一个养眼的老人在为我口交,不是曾经有过这样的幻想吗?他口含着我的弟弟,好像也不知所措,感觉他在吸,但不是那么得力。我下意识地动了动,像男女交媾那样出入起来。他很配合,口含着不动。我冠状沟以上的龟头在他温湿的口唇滋润下更加膨大,能感受到他的牙齿在摩擦。我提醒他轻一些,不要那么紧,他会意地点点头。也许是紧张,也许是刺激的过分,在他埋头用力以后,不大一会儿我就高潮来临,喷涌而出,一下又一下地射进他口中。他显然不适应这样的结果,吐出口中的精液,连连出现干呕。我愧疚地表示歉意,他满足地说,没有关系,耍的高兴就好。我主动摸他的下部,他难为情地说已经泄了,东西都射在内裤里了。我说怎么可能?他说耍兴奋了,憋不住了。我难以置信,他脱掉裤子,翻出内裤给我看,真的是湿了一大片,并且是白糊糊的粘稠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太尴尬了。他从口袋里掏出纸巾,自己擦拭着,努力想擦干净。我看他的弟弟,虽然已经退潮了,但龟头硕大,没有包皮,茎杆也不短,很有诱惑力。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遗憾地说,我还没有欣赏,你就谢幕了。他呵呵一笑,有点羞涩地说:“难得这么高兴嘛,自溢了。”  
   我和他先后从厕所里出来,感觉真的很幸运,没有遇到其他人,连负责打扫的保洁工也没有踪影。
我和他在公园东大门口分手,谁也说不清是一种什么心情。初次相逢就心甘情愿地在一起激情,话别时有些失落,有些依依不舍。他目光专注地看着我,问我:“你喜欢和我耍吗?”我说,当然,我很满足。他动情地笑了,很畅快地说:“那就对头了,难得遇到喜欢又愿意一起耍的朋友嘛,不要笑话我就行。”我说怎么会呢,求之不得的事情啊。他说,现在很少有人和老头子耍了。我直言不讳问他:“你经常找人这样吗?”他很坦率地回答,“哪有这么好的机会啊,我第一次出来耍,是被一个年轻人叼走的,没有什么感觉,也是他让我知道这里的,算是开了戒。你才是我愿意耍的第一个,让我很开心啊。”
“那我们保持联系好吗?”我问他。
   “不好再联系了,我们相隔那么远,怎么可能有机会经常见面啊。”他很难为地说。“我们还是简单一点好,少操一点心了。”
我无语,都知道现实中相隔两地很难再相遇,一些挽留的话语也不必再表示。彼此遇到、感觉好,能够自觉自愿地交流,满足,相互愉悦,让自己的压抑得以减轻释放,得到自己想要的爱,就已经够了。不能继续保持联系,不能相识而相知,只能说彼此有缘无份。
   都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虽然只能交流一次,也祝愿能给对方留下美好的记忆。
从人民公园出来,已近黄昏。我按照地图标示的路线步行逛到人民广场。广场修建的很宽广,也很壮观,地表还埋有喷泉设施,周围高楼林立,尽显繁华气势。在夕阳中,我在此拍照留念。
在总府路附近的韩包子老店独自排队用晚餐,品尝完香溢满口的包子后,已经夜色朦胧。华灯绽放,高楼大厦的霓虹呈现出多彩炫目的夜景。
    熊猫广场其实是一个三角绿化带,就位于蜀都大厦旁边。因绿化带中有一熊猫雕塑而得名,不算是一个聚众的广场。几条大街在此交汇,很醒目。我在此流连忘返近20分钟,没有感觉特别的。除座椅上偶尔有行人歇息外,没有看到我期待的人物出现。在我将要离开时,才发现另一端座椅上来了几个年轻人,个个衣着光鲜醒目、背着跨包,在一起说笑嬉闹着,不时吸引着路人的目光。我断定他们就是一帮小同好,说不定还是专门提供有偿服务的mb。感觉在这里遇不到自己需要的人,为免打草惊蛇,立马撤离。
   步行到王府井大厦附近,按照记着的地址很顺利地找到了伴醉酒吧,现改名伴醉茶馆。它坐落于一栋五层楼里,与王府井大厦就一条街道相隔。从街上就可以看到三楼窗玻璃上贴着的“伴醉茶馆”,四个大字用普通纸张书写。走临街的公共楼梯到三楼,整个层面很大,不仅有伴醉茶馆,还有搞装饰装修的门店和其它营业网点。茶馆身居三楼中间,唱歌的喧嚣声在楼道里就听得见。我从茶馆敞开的大门往里张望,发现人还不少。我径直进去,服务生迎面而来,主动询问:先生几位呢?我说明一个人,他很快环视一下座位情况,为我指明一个角落里的位置。我说不用,看看就走了。他很客气地说,那就尊便,并礼貌地让我就近坐在吧台边的高脚椅上。我环视整个茶馆酒吧的格局,就像所有歌厅里的布置一样,沙发座椅,茶几,还有投影音响和小舞台,感觉也很宽敞。每个台面上都坐满了人,看样子也都是结伴而来的,多是青壮年人,没有看到几个中老年。里面的气氛很活跃,也显的很文明,除了交头接耳,有个别在亲昵拥抱外,看不到不雅的举止。唱歌者也很有卡拉水平,听上去就像放磁带一样动听。感觉出,这里是聚会交流、谈情说爱的场所,不是身体接触、寻欢作乐的地方,更不是考古者的天堂。我停留有10分钟,没有任何消费,也没有服务生来干预我、提醒我消费。总体上给人一种很宽松的氛围,也很大众化。
   从茶馆出来,出门往北走不远右拐,就可以到达红星路上的四川日报阅报栏。按照网络中介绍的路线,我找到这个地方,不是很困难。让人意外的是,这个阅报栏位于大街干线人行道上,旁边人来车往,川流不息,公开程度是没有来过的人难以想象的。我寻思,这个地方怎么进行交流呢?阅报栏很长,贴在墙上,足有十多米。阅报栏灯光明亮,让人视觉很好。我到达时,有几个读者在专注地阅读。我大致浏览了一下,种类不少,不仅有四川日报,还有证券报、法制报,一些晚报。我漫不经心地浏览着报纸,暗中观察周边情况。10多分钟过去,我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也想象不出同好者该怎么在这里接触。不过,在走几个、又来几个读报的人以后,我终于看出一些端倪。我看到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戴着一副眼镜似乎在目不转睛地读报,但他的姿势很奇怪,像企鹅似的,两手两边叉开。一个壮小伙子紧贴着他的手站立,虽然两人都不言语,甚至都不看对方一眼,但我感觉那位中年人的手在动,在按摩那个小伙子的裆部。那个小伙子在轻微地摇晃着身体,似乎体会着接触的快感。如果不是同好那么敏感,就根本看不出他们的异样,也不会察觉他们的举止。最多只能看出他们两个站在一起,都对同一张报纸感兴趣罢了。特别是街道上行进的车流人流,根本不会顾及和理会这样的情景。我长出一口气,原来是这样的。这样的接触,也能相互满足。不多时,我看到他们先后离开,走不远的位置开始并行,交头接耳,不用猜,一定去找潇洒的地方了。
   正当我还在报栏前揣摩离去的那两位同好结局如何时,有一个60岁左右的老人突然直接站在我的侧前面,好像对我面前的报纸内容感兴趣。我暗自嘀咕这个人怎么会这样,不怕挡别人的视线,表现出没有一点礼貌。我想让开他,还没等我挪动身体,就直接感受到他双手背在后面,有意识地向我摸来。我惊异他的胆大,也站着没有动。仔细打量他一眼,让我为之一动,他那种豁达涵养、憨态可掬的形象一下子把我吸引住了。我不动声色,看他下一步怎么办。他并不是一直摸我,像是不经意而为之的。当他的手撤离我的身体时,我倒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我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接触方式,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是直接靠上去,还是等他重新试探呢?在我犹豫不决时,听他开口说话了。他好像自言自语地说:“股市怎么老跌啊,把老子又套上了。”听他这么一说,我才发觉,自己是站在证券时报的报栏前,上面有股市行情和评论。我随口应和着他说:“现在的股市就是反复无常,涨涨跌跌,炒股票的没有不套的啊。”也许听出我说的是北方普通话,他扭头看我一眼,询问我:“不是成都人嘛?”我告诉他,我是来成都出差的北方人。他明显放松了神态,看着我说:“看你高大结实的模样,就不像四川人的。”我呵呵一笑,“外表有区别吗?”他说,他凭自己的眼力能看得出来。我含笑不语,权当承认他有这种能力。当然,他满口四川味的普通话,还是满顺耳的。“你炒股票吗?”他问我。我说有一些股票,感觉还不错。他说他炒股票都是买什么套什么,没有赚到什么钱,就是一个消遣。我说,“看你老人家的长相蛮有福气的,不会那么点背啊。”他谦虚地说,“哪里啊,家常生活嘛,与一般人没有两样的。”我继续调侃他说,“你的身材气质蛮不错的,让人看着就想亲近一下啊。”他凝视着我笑了,暧昧地说:“我看你一样啊,想交个朋友嘛。”我说:“好啊,很高兴认识您。”他环顾一下四周,没有旁人,就直接握住了我的手说:“我看你蛮有精神啊,想和你耍嘛。”我问他怎么耍?他问我住在哪里?我告诉他住在开发区的一家宾馆,如果愿意可以过去。他说不是这个意思,如果我方便的话,他邀请我到他家里去耍。我不敢相信,他竟然主动邀请一个陌生人到家里去,一点顾忌都没有。我说到家里不是很方便吧,不如就近找个酒店或者洗浴中心聊一聊。他很干脆地说,他家就在附近,也很方便,就他一个人。我问他家人呢?他说儿子在国外,老伴最近随单位组织旅游去了。我释然,他信任我,我喜欢上他,何乐而不为呢?
   他家就在附近不远的一个生活小区,步行十多分钟就到。住在高层,问他什么感受,他说已经习惯了,有电梯也很方便。到达他居住的12楼,开门进屋,客厅在明亮的灯光下,给人一种宽敞舒适,干净整洁的印象。我第一感觉,就是主人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趣,并且是衣食无忧的。客厅里摆放着许多绿色植物,还有一个占据半面墙壁的鱼缸凸显在醒目位置上,里面饲养着很多品种的鱼群,亮丽夺目。他请我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自己忙去倒茶。我环顾四周,墙壁上悬挂着典雅的字画,还有一幅他们夫妻的相片。我感觉他们夫妻很般配,有那种相濡以沫的温馨。看他端着茶水过来,我意味深长地说:“您老可不是一般的人哪!”他爽朗一笑,反问我说:“怎嘛,你想我老头子很复杂吗?”我解释说,“不是,感觉您生活很安逸,很充实啊。”他挨着我坐下来,伸出臂膀搂住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你不要看表面现象约,其实我现在活的很寂寞啊!”
怎么会呢,殷实的家庭,恩爱的老伴,还有一个有出息的儿子,应该知足了。
“现在老伴不在家,应该是性寂寞吧?”我猜想着说。
   他呵呵一乐,自嘲说:“少年夫妻老来伴,老婆已经不管事了。”
“您老精力还旺盛着呢!”
他自豪地说:“那当然,我现在并不服老啊。”
他确实不算老,不仅身材魁梧结实,脸色红润,气色很好。
“你说,人到老年,衣食无忧,最害怕的是什么?”他问我。
“也许就是担心身体健康了。”我实话说。
   他摇摇头,自己说:“最怕的就是寂寞,心里缺少寄托的那种寂寞。”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我想到白天人民公园里那些热闹的场面,他完全可以去体验的。
“总感觉缺少一点什么,没有着落。”他说,特别是退休以后,感觉特别的孤寂。虽然老伴对他饮食起居照顾的非常周到,他依然感觉生活过的很单调。虽然平时在家炒炒股票,也算是有事情做,但依然不能排遣内心的空虚和寂寥。说明白一点,他感觉就是缺少一种爱,一种自己内心渴望得到的爱,对同性的爱。
我仰望着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他的面庞,那种刮过后又刚刚扎出的胡须,刺激我的手心痒痒的,让我不由地温情荡漾。 
“也许今天就算找到了吧!”我逗他开心说。
   他用和蔼的目光看着我,微笑着说:“遇到你真好,好像一下子找到了我久违的感觉。想亲亲你。”
我忍不住扬起下巴,故意把嘴唇微微撅起,示意他完全可以。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嘴唇印在我的嘴唇上,温情地亲吻起来。
我伸出了舌,进入他的唇中,他立马吸住了。一种触电般的激情开始涌遍全身,我搂抱住了他,和他紧紧地粘在了一起。好久好久,我感觉透不过气来,主动脱离开,恍然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真爱,一个全部身心都非常投入的老人。我又一次拥抱住他,再一次不停地亲吻他的额头,他的脸颊,他的脖颈,让他深切体会到我的炽热,我对他由衷的爱。
    他好像十分享受我的爱,毫无反抗地接受着,双手不停地抚摸着我的肩背,回应我,让我一发不可收拾。同时,我的宝贝也开始昂奋起来,奋力挣扎着内裤的束缚,直接抵触他的身体。他似乎感受到我的宝贝的召唤,伸手摸住了它,轻轻地律动。我急不可耐地问他,可以让它出来吗?他心甘情愿地说,出来吧,我想让他出来啊。我站起身,不顾鱼目睽睽,解开皮带,脱掉了裤子,急不可待地把小弟弟袒露出来。他毫不迟疑地伸手抓住,往后捋动着包皮,露出硕大的龟头,显出不可一世的狰狞来。他站起身,拥抱着我,不由分说地走进他的卧室,不约而同地躺倒在宽大的席梦思上。他动手脱掉我的上衣,让我赤身裸体,我也不顾一切地扒掉他的衣服,让他光溜溜地躺在了我的胸怀里。他开始忍不住喃喃自语,“我的爱人啊,赶快吧,我一刻也不能忍受了。”我趴在了他身上,他立刻环抱着我的身体,让我们密不可分。我亲吻他的胸膛,亲吻他的乳头,他不可抑制地呼唤起来,好啊,我的宝贝,我的心肝!我沿着他腹部茂密的毛发一直亲吻着,往下,往下,直接感受到他的强壮和雄劲。他的那杆老枪,竟然屹立不倒地挑衅着我,硕大硬朗,与我的相比一点也不逊色,让我激情荡漾。我用口轻轻地含住了它,并下意识吸允起来。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但感觉这样做才能表达出我对老人的爱,才能体现出我追求到了自己的爱。过去也想象过有这么一天,幻想着有这么一种体验,但很难遇到让我动情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今天真的如愿了,我感觉都有些突然。
    老人好像汹涌澎湃,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惊颤,他似乎也很少经历这样的性接触,表现出一种昂奋状态。我奋不顾身地坚持着,让他充分体验到我的激情,让他决不后悔对我的信任。也许,外界所认为同性恋者变态,就是这种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亲热举止,表现出这种少有的冲动上来吧。但对同性追求者来说,这样做才能体现出真情,才能感受到愉快,身心相融体现出一种超然的爱。老人推我离开他的宝贝,翻转身来,竟然让我从后面进入他的体内。我清醒过来,审慎地问他,这样好吗?他腼腆地催促我说:“来吧,试一试。我想让你进去,让你满足,我想这样爱你。”我还是有些迟疑,都知道前后体接触是不健康的一种高危性行为,大多数人都很忌讳这种示爱的。我给自己定的界限也是抚摸、亲吻和把玩,进行口吻就是最后一道防线了。根本不会想到这样的接触,并且毫无保护地进行。“您不怕吗?”我不由问他。他回答说,“和你一起耍,我不害怕啊。”看到他信任和期待的目光,看到他甘愿献出自己的渴望,我也不再犹豫了。
    我怂恿起自己的宝贝,大胆地靠近他撅起的臀部,尝试着进入。可任凭我横冲直闯,他入口处依然紧闭,根本无隙可乘。他很兴奋,也太紧张了,虽然情愿献身,但和我一样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该如何进行。放松一点,我提醒他。他呵呵一笑,还是不知所措。我离开他的臀部,想小憩一下。可是他转过身来,让我毫无防备地,一口含住了我的宝贝,像我一样吞咽起来。他双手摁住我的臀部,让我的宝贝在他口中出入。但我明显感觉,他不得要领,牙齿不时地弄疼我的宝贝。我忍耐着,尽量满足他的需求。当我感觉越来越强烈时,他却停了下来,依然让我从后面进入。我不再有什么顾虑,毫不迟疑地让他躺下身子,叉开双腿,俯身压在他的身上。我让经过充分湿润的龟头径直去触碰他的后庭,坚持不懈地顶撞,慢慢地、慢慢地一点点地进入,直到整个龟头被埋没进去。他似乎感觉到了疼痛,倒吸着气,表情凝重。我轻声问他受得了吗?他眼神朦胧,没有言语,但点头让我坚持,让我继续。我试探着运动一下,让宝贝更深入一些,他表现很痛苦,我不由地问他:“您平时也很少这样做吧?”他随口说,几十年没有过了。我感动,整个身体都和他贴在了一起,亲吻着他,让彼此充分体验着谁也预想不到的冲动和激情。我们在阅报栏前还是陌生的,都不知道彼此的尊姓大名。但是相互遇到了,就这么亲密无间地接触了,就什么都置身度外地交流起来,这种一触而发的爱,自己都感觉离奇的不可思议。
  
    我明显感觉到他的肌肉开始收缩,好像已经感知我的力量。我往里面挺进一点,他就哎呀一声,好像在咬牙坚持。我不敢再贸然挺进,既然这种方式不是他能承受的,那就只能适可而止。我主动地往外面拉出一点,让龟头慢慢脱离他的身体。他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像是卸下了沉重的包袱。我问他这样进行不是很好受吧?他毫无悔意地说,我想和你体验一下,即使不好受也心甘情愿啊。我无语,可我心知肚明,老人和我一样,都是全力以赴地分享共同的爱。
   我和老人似乎都不知疲倦,在床上辗转反侧,你恩我爱不愿意分开。我们用尽最后的力气相互用手玩耍着、在昂奋当中让身体内的精华喷涌而出,才算完成了彼此喜爱的升华。
当晚,在他的挽留下,我没有离开他的家。我和他一起洗漱完毕,相拥着躺在舒适的被窝里,互相倾诉自己真实而隐秘的情感经历。
他年轻时入伍,在部队受到一个首长的喜爱和关怀。在一次军事汇报演习中,那个首长欣赏他的精神气儿,调他到身边当生活秘书。首长一次醉酒后缠住他,让他服侍着洗澡。洗澡中主动摸他并用口含他的宝贝,让他才知道男人之间有这么一种爱。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保持好多年,直到他升迁离开首长。后来转业到地方,首长帮忙给他安排到政府部门一个不错的职位。随后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步步高升,最后功成名就。他感慨说,接触首长时他才20多岁,首长也就像现在我的年龄段,年富力强。他离开首长后就忙于工作,后来娶妻生子,就顾不上也不敢再想这段感情。退休前一直忙于事业和家庭,照顾老婆培养孩子。退休后清闲下来,才开始回味曾经有过的经历。部队首长已经去世,可与首长的亲密接触是他难以忘掉的过去。随着孩子出国,老伴还在工作,他闲赋在家里,感觉生活单调寂寞,无所寄托。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阅报栏处受到一个青年的诱惑,他才意识到,自己渴望得到男人之间的爱。
   “好在今天遇到了你,让我有了满足。”他由衷地说,“我看你读报的样子,感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仔细端详一下,你的身材模样就像我当年的首长,亲近的感觉一下子就上来了。”
我欣慰地笑了,陶醉地搂着他说:“我从千里之外来到成都,遇到您也是天意吧。我也没有想到能遇到您,并且一见如故,如同知己。”
他亲吻我的额头,我抚摸着他结实的脊背,相互传达着彼此的浓情厚意。
    “如果今天错过了你,那将是我最遗憾的事。”他诉说见到我的感受,“与首长在一起的那些年,我也没有感到多么值得,只是认为与首长交情不错。但现在老了,我才品味出那种特殊的情感对我是多么地难得,现在是多么地渴望。”
    我理解,我懂得。我何尝不是这样呢?我抚慰着他,告诉他我自己的经历。我是在大学时期遇到一个任课老师,才明白同性之间是存在着爱的。那个老师50多岁的年纪,幽默风趣。他在学校不是很知名,课讲得很好,很受学生们的欢迎。特别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上他的课。那个时候,每天都想见到他,想听他说话,想和他交流。甚至,每次见到他,都想上去拥抱一下,还时常幻想他会主动亲近我。这种莫名的好感一直持续到他的课结束,属于单恋吧。就是这个教师,让我明白自己内心的向往,让我意识到自己的偏好。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又喜欢上单位一个老同事。他开朗外向的性格,宽厚友善的为人,对年轻人的用心照顾,让我总想和他呆在一起。可惜,他不懂我的心思,我也无法挑明。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理智还是有的,分寸也是能掌握的。我明白当前这个社会是容不得同性示爱的,也知道常人对待同志的认知态度是什么样,谁都不想被人视为变态,我也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和同龄人一样结婚生子,平时忙于工作生活,尽心尽力地担当起自己的义务和责任,在单位成为业务骨干、学术带头人,在家成为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但有时候还是会产生幻想,有机会能满足自己内心的偏好。有时候走在大街上,看到让自己赏心悦目的人,就会忍不住地多看几眼。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也想多一些时间和机会进行接触,但经常是留下可望而不可及的遗憾。喜欢一个人,而对方却不懂你,对你的情感迷惑不解,你就只能责怪自己多情。没有流露的情感属于隐私,属于自己所有,谁都不能横加指责和干涉。
压抑是难免的,感觉寂寞也是自然的,正常的。同志的偏好本身就属于少数人,不被大多数人理解也是正常的。但少数人的权利不被尊重,并遭受歧视,这是社会的不公,是法理的不健全,理应进行纠正。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即使目前不少国家对同性恋问题都给予了法律支持,但在我们国家,这方面可以说还是荒漠。
同志交流只有通过网络,要想真实接触,就只能到暗藏的活动场所,要想找到一个相互钟情的对象诉说衷肠,享受同性爱的欢愉,何尝容易啊?特别是对成家立业的中老年来讲,要想满足自己的愿望,背负的压力太大了,即使尝试也总是心有余悸。
    “是的,找朋友就像越雷池,不小心就会身败名裂。”他认同我的观点。“特别是结过婚有家庭的人,要对得起老婆孩子,不能因为自己的偏好而影响正常的生活,所以,没有遇到真爱的话是轻易不会迈出这一步的。”
“今天多么幸运,让我们遇上了。”我说,“也许这就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缘分吧,”
“是啊,还是我们对上眼了,我俩都看着对方顺呗。想甩都甩不开啊。”
我握住他的手,意犹未尽地说,“我知足了,遇上你是我的荣幸,我会珍重的。”
“我也认你了,你我今天如同夫妻,”他乐呵呵地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啊。你有情,我有意,就这样保持我们的关系吧。”
“这也是我的心思。”我情深意长地说,“我们就像亲人一样的来往,不要影响家庭的和睦。”
“当然了,这是必须的。”他赞同。
    其实在现实中很多我们这样的人,通过网络就知道有多么庞大的群体。社会应该认可这部分人的生理需求,应该了解同性之间也有本能的爱。如果社会和家庭都能给予宽容和理解,社会不就更和谐了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每个人的爱都应该得到尊重和理解,不论男女性别,只要彼此相爱,能给对方带来欢悦,都是正当的他人无法干涉的民主权利。为什么社会上就容不下同志之间的爱呢?
我和他都说不清楚什么是民主和自由,虽然我们在畅想,在构划将来的蓝图,但明天依然是未知的,模糊的。还是把握住现在,不要将彼此之间的爱流逝,才是我们关心所在。
“你会把我当作你的亲人吗?”他问我。
“当然,当我兄长加知己,这辈子不会错了。”我回答。
“我很受用,还是看行动了,只要你我喜欢,我们就常来往了。”
   “会的,一定会的。”我保证。
游戏人生,不是我做人的态度。人生圆梦,才有生活的意义。但愿我和老人在今后的生活中能够保持联系,相互依存,相互扶持,一直保持着这种爱,让爱温暖心底,让自己的生活更加美好和充实。

标签:感觉  一个  首长  还是  一下  恋老小说  言情小说  www.6969xs.com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