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农夫69小说

极品岳父周应龙

时间:2019-08-26 13:21:33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44248   评论:0
   大学毕业,我回老家应聘当了乡长助理,乡长是个老头,再干一年就离休了。由于学有所长,深得身兼乡党委书记的老乡长的器重。一日,陪同乡长到与老家的邻村视察。路过一个院落,四间瓦房一字排开显得有些破旧。“村长,干什么去?”突然一个老头从院里走出来招呼村长。“哦,老周,在家啊。乡长下来视察,我带他们转转。”村长应道。“哦,乡长大人啊,快,进来坐坐。”老头十分热情地招呼道。“乡长,休息一会吧?”村长向乡长征求道。“嗯。”乡长点点头。我们一行三人被老头让进了屋。“老婆子,来客了,泡点茶。”老头喊道。屋里十分整洁,看样子,老头一家挺能干。

   最后我把目光停留在老头身上,没想到不看不打紧,一看我傻了。由于先前我在后面,一直没有太注意老头,完全忽视了他的模样。只见他年过六旬,一米六五不到的个子,身材匀称,不胖不瘦,不过挺结实。花白的短发,国字脸,浓黑的眉毛中夹杂着几根白色,一双眼睛大而有神,仿佛会把人看个透彻,高挺的鼻梁,薄而红润的嘴唇显得十分性感迷人,整个脸庞无须,呈健康的小麦色。

   我呆呆地看着,疑为天人,我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老头。这时从另一房间内过来一老一少两个女人。老的与老头年纪相仿,个子也差不多,也是花白的头发,面色红润风韵犹存,显见年轻时是个百里挑一的美人。少的和我年纪相仿,二十三四左右,身材高挑,漂亮得不得了。不用猜,小的一定是老两口的女儿。“来来来,快坐。”老头招呼着,忙碌着递板凳。我傻傻地看着老头来来回回忙碌,如醉如痴。“来,小伙子,喝茶。”老头递给我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小伙子,请问你咋称呼?”老头对我一笑。天啦,老头,你已经帅到了极致,还这样笑,不是想要我的命吧。

   我一阵晕眩,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一笑倾城。“,我……我……叫我小斌吧,我爸妈都那样叫。”我有些语无伦次。“老周,他是隔壁村老何家的孩子,是乡长助理。”村长向老头介绍到。村长在乡里开会,与我见过几次面,从乡长那知道我的身份。“哦,好孩子,有出息。”老头又向我一笑。“我和你爸不太熟,不过你幺爷爷何吕地我倒熟得很。”我幺爷爷何吕地本来秉承了我们老何家的优质基因,虽然个子略微瘦小,可非常帅气。可是他从小被他父母宠坏了,年轻时整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以至于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不过他对我倒是疼得不得了,以至于我多半和他住在一起。

   对着老头一笑,我慢慢的喝起茶,也偷偷地品位老头,用心把他记在心里。老头很是热情,与乡长们谈笑风生,随时都是他爽朗的笑声。 从老头那里出来,我莫名有种失落,有些不舍。村长将我们送到停车的村委,转身要回村。突然,觉得我应该多了解那个让我一见钟情的老头。我叫住了村长:“村长,那个老周对人真好。”“是啊。他叫周兴龙,婆娘叫玉兰。原本是我们村里羡慕的人家,只可惜……”村长欲言又止。“怎么啦?村长。”我急切地想知道老头的一切。“唉,你不知道,周兴龙两口子年轻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帅哥美女。我们当地曾流行一句话‘嫁人就嫁周兴龙,娶妻就娶玉兰妹。’后来,他两口子有了个宝贝儿子,那个帅啊,简直就秉承了两口子的全部优点,这更加让村里人羡慕。可天有不测风云,在那娃十八九岁时,出意外被火车撞了。老两口哭得死去活来,一下子似乎老了很多。后来,老两口又生了个女儿,就是小丽。这个闺女更是被比她妈漂亮几倍,前几年嫁在外村。可惜几年下来,就是生不出来个娃,男人一气之下,经常打骂。前几个月干脆另找了个女人把她离了。”村长说着,唏嘘不已。

   我听着难受得紧,心中蓦然升起一种想照顾老头子一辈子的念想。“村长,那他女儿现在嫁人没?”“她没得生谁还敢娶啊。,农村把传宗接代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看样子她这辈子也只能嫁个老头子什么的,真是可惜了她那么漂亮。”村长似乎挺惋惜。“村长,麻烦你去给我讲讲,行吗?”我对村长说道。“你啊?你这么帅,又大好前程,怎么想娶一个离过婚又没生育的女人啊?”村长有些惊讶我请求。“没事,我读过书,对传宗接代并没有太多想法。我是看人,两口子过一辈子,关键伴对不对口。她父母那么热情善良,我想她也不会错。”我对村长说。

   其实我想,只要能经常在老头子身边,什么传宗接代,我不在乎。再说农村人一般没生育,就老是说是女人的责任,谁也不会去检查究竟是谁的责任。即使就是小丽没生,我也会好好对她一辈子,因为我喜欢她爹,特别的喜欢,爱屋及乌嘛。“要得,我去给你说说,我想老周肯定喜欢得不得了。”村长说完,走了。

   上了车,我见乡长坐在副驾驶,一直不说话,有点不高兴的样子,连忙问道:“怎么了?乡长,不舒服吗?”“没……”乡长摇摇头,眼睛直盯着前方,仿佛要做什么重大决定似的。我连忙发动汽车,向乡政府开去。开了几分钟,小车上了乡到县城的柏油马路,平坦略直,由于担心乡长不舒服,我开得很慢。在行至大约到乡政府还有十多分钟的路程的一个树坪时,乡长突然一把搂着我,将嘴压在我嘴唇上热烈的亲吻。我吓了一跳,连忙急刹车停下。

   “小斌,我喜欢你。”乡长一边亲吻,一边将手伸进我裤裆里摸索。“别这样,乡长。”我吓傻了,本能地挣扎着。“小斌,你知道么?从你应聘的时候,我就被你的阳光帅气迷住了,我就如醉如痴地喜欢上了你。从那以后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好想拥有你。可今天一听你找村长给你提亲,我难过得很,我不想我还没得到的人就被抢走。小斌,从了我,行不?我回去就提你做副乡长,等明年我退了,我就让你做乡长。”

   乡长一边喃喃地说,一边将老舌头在我嘴里翻江倒海的捣腾。乡长的举动确实吓傻了我,虽然我是一个恋老者,乡长也是一个让恋老者神魂颠倒的帅老头,我也承认我曾经对他动过心思。可要是在今天前这样,我会疯狂的爱上他。可是,今天老天让我遇上了周兴龙这个人间仅有的极品帅老头,我就不能。当然,为了前程仕途,我会满足乡长,但不会爱上他。于是我放弃了挣扎,任由乡长在我身上攻城掠地。

   见我不再抵抗,乡长连忙将我剥得一丝不挂,胯间那根十七八厘米长,五厘米粗的鸡巴早已经直昂昂地挺着。乡长一见我的鸡巴,狠狠地咽了口唾液,然后放弃对我的嘴的淫虐,一路直下,半含着我的鸡巴吞吐着。我担心被人看见,就这样赤裸着身子在乡长的舔弄下将车子开进旁边的树林里。停下车子,乡长已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一边将我的鸡巴用力地吞吐着,用手在自己的老菊心里抠弄着。

   鸡巴传来的温热酥麻让我无法自已,老乡长那白花花的身子更是让我欲火焚身。说实在的,老乡长的身子并不像其他有钱有势的人那样脑满肠肥,匀称的身子由于长期没有从事体力,是那样光滑白皙。老鸡巴不算大,但也不小,约莫十四五厘米左右,在花白的阴毛里直昂昂挺着。我颤抖着身子,一手捏揉着老乡长那两颗枣核般的老乳头,一手握住老乡长的老鸡巴撸动起来。“哦……嗯……”

   也许是被我上下其手的淫虐挑起了更高的性致,老村长放弃了对我的亲吻和淫虐,仰躺在窄窄的座位上呻吟起来,老龟头上不断涎流着亮晶晶的淫液。我努力地淫虐着老乡长,我知道要想好的前程,我就得征服这个老色鬼,尽管我觉得我不能把许多第一次给周兴龙老帅哥,有些对不起他,但我知道老乡长和县委书记关系十分密切,为了以后有更好的条件帮助周兴龙老帅哥,我只好舍身了。“噢……好痒……小斌……快……肏我……噢噢……”老乡长突然握着我硬挺的鸡巴呻吟着。

   我一愣,没想到平时威严的老乡长现在如此淫贱,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气了。我将老乡长的双腿与他的身子对折,然后翻身上马,将硬得快要爆裂的鸡巴狠狠地给老乡长的老菊穴捅了进去。 

‘啪…’我的大胯重重地撞击在老乡长的老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虽然知道要用劲才能进入,可不曾想就这样全根尽入。毕竟我的鸡巴还是够粗大,看样子老乡长这贱货是经常被人肏了。“嘶…”鸡巴上传来一阵撕痛让我皱了皱眉,毕竟第一次性事,我的鸡巴皮被老乡长的菊穴挤压在根部。“啊……噢……”与此同时老乡长一阵颤抖,将我紧紧地搂住。我稍微调整一下气息,就大刀阔斧的肏弄起来,鸡巴在老乡长温热紧滑的菊穴里横冲直撞,弄得我好不快活。“噢……天啦……好舒服……好爽……宝贝……快……用力肏……哦……”老乡长在我的肏弄下,呻吟不断,小车也随着节奏摇晃起来,不大的空间里充斥着老乡长的淫言乱语和急促的‘噼啪’声。

   听着老乡长的淫语,我更加癫狂,鸡巴如同加足马力的打夯机不停地进进出出,恨不得用鸡巴将他的身子戳穿。“哎哟……天啦……宝贝,你太会日了。噢……噢……要死了……”老乡长通红着老脸,头左摇右摆,硬挺的老鸡巴随着我肏弄的节奏花枝乱颤,老龟头上亮晶晶的淫液垂涎欲滴。凭借着年轻的体力与冲劲,我没有一丝停歇,硬挺的鸡巴在老乡长的菊穴里狠狠地肏弄着。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只见老乡长努力地抬起屁股,他摇晃得更厉害了,双手也在我背上胡乱的抓着。我知道老乡长被我肏得快崩溃了。于是更加暴虐地肏弄着,鸡巴次次尽是尽根尽入。果然没几下,老乡长身子一僵,一声闷哼,老鸡巴一阵颤抖,白花花的粘稠的老骚精液像脱膛的炮弹喷射而出,弄得他满脸满身都是。见老乡长被我肏射,我并没停留,喘着粗气更加疯狂地抽插。我知道要征服这个老色鬼,就不能给他喘息的机会。果然,没多久,老乡长那泄精的老鸡巴又硬如棒槌,浑身不停地乱颤,嘴里不再是淫言乱语,而是呜咽声,一颗颗老泪不断从他帅气的老脸上滑落,让人既怜爱又想淫虐。

   又经过近二十分钟的辛苦开采耕耘,我终于抑制不住老乡长温热紧滑的菊穴带给我的极度酥麻,在他身体最深处激情喷射。而老乡长被我滚烫的浓精一烫,居然两眼一翻,爽得昏死过去,而那老鸡巴再次激情喷涌。在老乡长身上将气息平息下来,我穿好衣服,没管赤身裸体的老乡长,驱车开往乡政府。临近乡政府,我叫醒了老乡长。一见快到了乡政府,老乡长一阵慌乱,一边手忙脚乱地穿衣服,一边娇嗔地看着我以示不满。

   我没理他,将车子开进乡政府院里停下。老乡长将我拽进他的办公室,再次将嘴吻上我的唇。我挣扎着,不想被他沦陷。“宝贝,我……我太爱你了,你……你让我体验到了那传说中的欲死欲仙的快乐。”老乡长哆嗦着在我脸上抚摸着。“别……乡长,别这样。”我拽住老乡长的手,防止他进一步挑逗我的情欲。说实在的,像老乡长这模样身材,也是我中意的,可在我心中我觉得周兴龙才是我今生的最爱,我可不想就这样沦陷在老乡长的温柔乡里忘了爱周兴龙的誓言。


标签:乡长  村长  老头  老周  恋老小说  言情小说  极品岳父  周应龙  
上一篇:难忘的一次经历
下一篇:翁婿孽缘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