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泣血老少恋

第二十七章

时间:2019-08-22 16:48:58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623   评论:0
  天一亮,我就要送陆伯到医院去看医生,可陆伯就是不干,说是他自己去就行了,不要耽误了我的工作。我也不干,打车把他送到了第七人民医院,并直接找到了他的学生张医生,张医生马上就帮着安排好了病房,看着已经给陆伯输上了液,我才急着向公司赶去。我为我的自私而羞愧,我为自己的粗心大意和一意孤行而追悔莫及。在陆伯这颗善良包容的心灵面前,我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的渺小。

  ——文白手记

  下班后我急匆匆赶到医院,正好在大厅里就遇上了张医生,我便急着问他陆伯的病情怎么样了。张医生看着我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文白,那我就直说了吧,本来陆老师是一直不让我告诉你的。

  “不让您告诉我啥子?”我开始紧张。

  “陆老师的老胃病已经转换成了胃癌初期,这在三个月前就已经查出来的。”

  “胃癌?三个月前?”我突然觉得天旋地转起来,一个站立不稳,向后退了几步,张医生赶忙扶住了我。

  “对不起!文白,陆老师一直不让我对你讲,他说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请我保守的秘密,可我还是告诉你了,也请你为我保守这个秘密!更希望你能够坚强。”

  “您一定是在说谎!一定是您们搞错了!陆伯他……他根本就不可能是胃癌。”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文白,你要冷静,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你要明白你这个样子根本就无法从容的去面对陆老师,你这样只会让他更难过,这对他的身体没有一点好处。”

  “那您们就赶紧想办法呀!您们一定要给他用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他没有钱,我可以出,您们一定要想法医好他的病,就算我求您了张医生!”我哽咽着。

  “文白,你一定要保持冷静!”张医生看着我。

  不!我无法冷静!我做不到!都已经三个月了,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而且他每次住院也没有多长时间,现在您们的治疗方案是啥子?您们为什么不早点给陆伯做手术?”因为这个突来的打击,让我悲伤到了极点。旁边开始有人走过来奇怪的看着我们。

  “你跟我来。”张医生说着就把我拉进了他的办公室。然后看着我:“文白,一开始我们也想到了手术,作为胃癌初期来说,动手术的效果应该会很好的。于是我就找了重庆最好的专家会诊了,最后决定马上实施手术并制定了全套的手术方案,可陆老师就是不干。”

  “他不干?他为啥子不干?他应该要听医生才行的。”

  “他说他一辈子都胆小,连平时打针都怕得很,一想到要用刀子在自己肚皮上划开一个大口子就害怕。再说他也一大把年纪了,活得也差不多了,再有个几年活也就足够了,他说他不想在这把年纪的时候还挨上一刀。所以他就是不在手术单上签字。”

  “您们找他家属签字不就行了吗?他还有儿子的。”我急忙问。

  “可听陆老师说他的儿子进了戒毒所,他也不同意我们去找他的儿子,再说任何的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我们也担心他年纪大了,万一手术出现差错下不了手术台就不好办了。所以我们就同意了他本人的意见:做放射性疗法的保守治疗。”

  “那现在放疗是啷个安排的?”

  “现在病情已经基本控制住了,效果很理想,一个月前就已经停止了放疗,以后每隔两个月来复查一次就行了。如果中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还能延长生命好几年。”叹了一口气,张医生看着我说。怎么就几年?只有几年了还算好吗?”我流着泪。我不敢相信陆伯只剩下几年的生命。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又该怎么过?不,我要让陆伯永远的活下去,直到我老的那一天。我恨这不长眼睛的苍天,我心爱的陆伯已经承受了太多的痛苦,老天爷为什么就不能让他好好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文白,你不要太伤心了,我说是几年,也许会更好,因为我们这里最长的纪录是二十多年,当然也有不到几年的,不过我想陆老师的病发现是在初期,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我听陆老师说过你是他最疼爱的侄子,所以他才不想让你知道,但现实是无法改变的,你要面对现实,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他的生活,让他在最后的几年里过得幸福,我也相信你能做得到的。”他信任的看着我:还有请你放心,陆老师这次只是平常的感冒,与胃病无关。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从张医生的办公室出来,我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沉重得竟然无力走向陆伯的那间病房。我不管怎样也无法接受陆伯只有几年生命的现实,就算是如张医生所说的最好的可以活上二十多年我也无法接受,因为我要的是永远,我要让陆伯永远的活下去,我曾不只一次的遐想,也不一只一次的祈祷过让时间在陆伯面前停下来,因为这样就可以让陆伯看着我慢慢变老,直到最后我们步履蹒跚的相互搀扶着走向人生的尽头……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有勇气能做到一脸笑容的出现在陆伯的病床前。走出医院,又精心为陆伯挑了一篮鲜花,然后鼓起勇气敲响了陆伯那间单人病房的房门。

  “儿子,你下班了?看你又花钱给我买花。”陆伯一见我就慈祥的笑:我说没得事嘛,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多了!烧也退了。

  “那就好!虽然您这次的感冒并不算严重,但您还是要听医生的安排,好好疗养一段时间再说。”我强忍着泪水假装低头弄着花篮。

  “看把你急成这个样子!”他又笑。

  但我的心却在流血。削了一个苹果切成小块喂他:老汉,您以后一定要注意各人的身子,不要穿得太少,也不要用太凉的水洗菜,要不以后您干脆就不用做饭了,我们每天在外面吃就是了,免得太累,一不小心又引起风寒,您有啥子事也都要给我讲,不要一个人憋在心里好吗?

  “是,看你大惊小怪的,好像是担心我出不了这个医院一样?再说我啥子事没有对你讲嘛!你现在可是我最亲的人了。”他用手拍拍我的脑袋,然后望着我笑。

  “那现在我就以您最亲的人的身份向您约法三章!”我故作轻松的笑着说。

  “哟!啥子事弄得恁个严重哟!还要来个约法三章?要不你先说给老汉听听!”他奇怪的看着我。

  “我说出来您愿意照着去做吗?”我买着关子。

  “这个嘛……如果你说得对,我当然愿意照你说的去做。”

  “那好!我的约法三章就是:第一、从现在起您一切都要听从张医生的安排,做到毫无异议的配合他的治疗。第二、以后与您有关的任何事情您都必须让我知道,包括您生活中每一件开心和不开心的小事情在内。第三、从现在起我们一起戒烟,相互监督,谁做不到就罚谁。”

  这就是你的约法三章?”

  “是,如果您认为还不够的话,我就再给您来一个约法五章或者是约法十章。”看着他有些不好高兴的嘟着嘴,我忍不住哈哈一笑。

  “够了!够了!你可不许再加了!”他接着又道:那酒呢?还可以喝酒不?这个你还没有提到。

  “酒嘛……可以喝一点点,但也只能是红酒,白酒是不许再喝的了。”看他可爱的样子,我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哦!是恁个嗦!如果做不到啷个罚?”他又问。

  “这个嘛……关于这个问题,以后根据情况临时决定。”说完我又哈哈一笑。

  “看你这个娃娃,现在是啥子都管着老汉了。不过嘛……”

  “不过怎么样?”

  “我很愿意你这样管着我!”他讪讪的一笑,眼角的皱纹便像花一般绽放开来。

  这晚我没有回家。守坐在床前,看着陆伯沉睡的样子我很是心痛。望着墙上的时钟,我忽然发现时间竟是如此的珍贵,那怕就算只是一分一秒。时间可以无休止的向前流淌,永无尽头,但时光刻在陆伯额头上岁月的印记又让我想到生命的短暂与脆弱。时光在给我留下许多美好瞬间的同时也无情的带走了陆伯的青春年华。我们都是尘世中的匆匆过客,我们总是无奈的站在生命的路口迎来送往。这就是人类的悲哀么?

  张医生说三个月前就已经查出陆伯是胃癌初期了,想起来应该正是吴教授去逝的那段时间。我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因吴教授的离去而痛心疾首,从而冷淡了陆伯,甚至是和他分手,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我没有发现陆伯真实的病情。想着陆伯在本已因我的离开而深受打击的情况下,又不得不独自去面对病魔的折磨与摧残,就连他唯一的亲生儿子又因吸毒进了戒毒所……这一切对陆伯来说又该是多么沉重的打击与绝望?但他却一直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我不敢想象当时陆伯本已脆弱的心灵又该是怎样的一种痛苦与煎熬。我为我的自私而羞愧,我为自己的粗心大意和一意孤行而追悔莫及。在陆伯这颗善良包容的心灵面前,我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的渺小。

  这天的班是上不进去的了,坐在办公室里老是想着陆伯的病情,于是又想到他前天晚上提起的杂皮的事情来,看来他还是在为杂皮担心的。为了情,他曾经痛苦,也曾经怨恨,但他依然牵挂着那位本来并不值得他牵挂的初恋爱人。杂皮始终是陆伯的心病,是陆伯永生也抹不去的牵挂,是陆伯善良心灵上一段最为执着的记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让陆伯失去了太多本来应该属于他的幸福和快乐。

  那我又能为此做些啥子呢?于是我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我要去看看杂皮,如果他真如陆伯所讲是被冤枉的,那我就应该想尽一切办法把杂皮弄出来,然后让他到医院来看望陆伯,这样也就能了却陆伯的一桩心事了,就算是我为陆伯尽一点点孝心吧。我真的不想让陆伯的这一生有着些许的遗憾。

  但犯人在宣判之前是不允许亲属和朋友探望的,我又怎样才能见到杂皮呢?

  这时我又想到了领导李,凭着他的权势应该是能帮上这个忙的。我这样想,于是我拨通了领导李的电话。

  “文白!我现正在开会,你有事吗?”领导李轻声的问。

  “哦,那我不打扰您了,等晚点我再给您打过去。”

  “要不你晚上到我家里来,有事晚上见面再说。”

  “好的。”

  “那说定了!晚上六点见!”

  “要得,我一定到。”

  于是我接着给陆伯打电话过去说晚上要加班到很晚的时间,今天就不去医院看他了,明天再去看他,让他早点休息。陆伯说没得啥子,要我以工作为重,说他的身体已经全好了。

  下班时天开始下起了雨,在去领导李家的路上,我的内心很是沉重,虽然我和他成了知心的朋友,但我又总觉得愧对于他。我拒绝了他对我炽热的情怀,告诉他我不是同志,但事实上我却又一次次的请他为我心爱的同性爱人办事,为此我总觉得良心上过意不去。我一向看不起虚伪卑鄙的小人,但在领导李面前我却又隐藏了太多,也说了太多的谎言,这又让我明显的感到了自己的虚伪与卑鄙来,我这样打着朋友的幌子一次又一次的找他为我心爱的人办事,这对于一个深爱我但却又得不到我的人来说是不是过于残酷?如果有一天被他发现真相,我又该怎样去面对他的坦率与真诚?我这样做会不会是对他人格的一种漠视和侮辱?为了救出杂皮,我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值得?于是我的思虑很复杂,站在领导李的房门前久久没有按响门铃的勇气。但这时我又想到了陆伯,想到了陆伯在提起杂皮被抓时那焦急的神情,想到陆伯在讲到杂皮的过去时那生动的目光,想到了陆伯的生命将已不再长远,想到了陆伯现在正虚弱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于是我深吸一口气,伸手向门铃按去。

  一进入到领导李的房间,他就给我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文白,欢迎你的到来!

  “只怕是我的到来又要给您添麻烦了。”我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哪里哪里!我很乐意为你这样的朋友效劳!”他一边收拾着餐桌一边说:我们俩又有些时间没在一起喝酒了,今晚得好好喝上两杯。

  还是酒店服务生送来的菜,还是一瓶飞天茅台酒。边吃边喝他一边问:文白,你今天打电话找我是什么事?

  “确实是有事又要劳您大驾,看来您运气不好,摊上了我这样的一位朋友。”我笑得很勉强。

  “咳,你要再说见外的话,小心我罚你两杯!还是你陆伯家的事吗?”

  “应该是我陆伯侄子的事情。”于是我就把从陆伯那里听来的杂皮被抓的大致经过给他讲了一遍,只是我把杂皮讲成了是陆伯的亲侄子,最后讲了我想进看守所去见见当事人并想把他弄出来的想法。

  领导李听了过后皱起了眉头:这个还真有点不好办,犯人在看守期间是严防亲属探望的,而且贩毒属严重的刑事犯罪,国家的法律对这块限制得非常严格,可能光靠关系解决不了问题。深思一会儿后他又抬起头看着我:不过嘛,如果他要真是被冤枉的话,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把他弄出来。 “谢谢您了!我就知道您总会有办法的。”

  “不过你现在还不要报太大的希望,这件事情做起来会有很大的难度。”

  “我明白,您也不要太勉强,试试看,不行的话就算了,不管结果怎样,我都很感激。”我说着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哦!对了!我有一位好朋友,他是全国有名的大律师,更是刑事辩护这方面的专家,办过不少轰动全国的大案要案,曾经从枪口下救出过多条被误判的人命。我明天先找找他,让他以律师的身份先去见见你陆伯的侄子,从他那里了解一下实际情况。如果真是有冤的话,我再给你想下一步的办法,你看怎么样?”领导李好像是突然发现新大陆一样,很是兴奋的对我说。

  “那这件事就全靠您了!到时我和陆伯会来好好感谢您的。”

  “哈哈!你又见外了,文白,我得罚你一杯。”他笑着又给我满上一杯酒。

  “好,我认罚。”我说着一口把杯子干了个底朝天。吃饱喝足,又是万家灯火,外面的雨是越来越大了,窗外一片哗哗的声响。

  “文白,外面这么大的雨,你还要回去吗?”领导李问。

  “您就不怕雨把我淋着?”我笑着问他。

  “文白,你的意思是……?”

  “我今晚不回家了,打算在您的这张沙发上借住一宿。”我望着窗外瓢泼般的大雨。

  你今晚不回去了?”

  “如果睡不下的话我这就走。”我笑笑。

  “不,不,不,这里睡得下。我欢迎你住在我这里,你睡大床,我就睡在这张大沙发上就可以了。”他看着我有些傻傻的笑。

  洗完澡睡觉时,领导李坚持要睡沙发,我也坚持要睡沙发,觉得让一个大领导为了我而睡在沙发上确实在些过意不去,但又扭不过他,于是我说:要不我们都睡大床吧。

  他看着我笑笑:你不怕吗?

  “怕啥子,您也不会吃了我。”我笑他也笑。

  躺在床上,我们一人盖着一床被子,谁都没有说话,可谁也没有睡着。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反正我的内心很是复杂。

  半夜时分,迷糊中我感到领导李的手从被子外伸进来放在了我的胸膛上。我没有动,我也不知道我该不该动。这时他又向我这边靠了靠并轻轻的叫:文白。

  我假装突然醒来的样子问:您有事吗?

  “我可以和你盖一床被子挨着你睡吗?”他说得很轻。

  “要得。”我轻轻的应了一声,同时挪了挪身子。

  于是他就靠了进来,紧挨着我躺了下,接着又轻声的问:我…可以…搂着你睡吗?

  “当然可以!”我侧过身子,伸过手搂着他宽厚的臂膀。

  他抬起头来望我一笑:“谢谢!”然后就伸过他粗壮的手臂搂住我的腰,不一会儿就枕在我的臂弯里发出了沉稳的鼾声。

  看着躺在我胸前带着笑容熟睡的领导李,感觉他这个看似坚强,有着标准山东大汉身材的半老的老头,此时在我的怀里竟像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孩。我不知道我对他所做的一切是不是会对他造成太多的伤害,但如果他能在我的臂弯里做上一个好梦或者是他能从我的臂弯里感到些许的温暖和幸福,那我很愿意就让他这样安详的躺在我的怀里。

  领导李睡得很香,但我的眼前又开始浮现起陆伯的影子来,我不敢想象要是让陆伯看到领导李躺在我怀里沉睡的这一幕会怎么想。虽然明知自己不可能与领导李发生真正意义上的肉体上的关系,但一种深深的亏欠感还是再次袭上我的心头,有着说不出的羞愧与酸楚。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不知是不是要一直下到天明。
茫茫人海,大千世界,老少恋究竟有没有患难与共和风雨同舟?向往爱,寻觅爱,爱与被爱,放弃爱与失去爱,究竟又有多少人能得到老少真情?当老少情怀遭遇爱情、事业、婚姻、家庭,老少恋人们究竟又该何去何从?幸福的笑,痛苦的泪,沉重的爱,矛盾的心……相信每一位读者都能从这部长篇小说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标签:医生  现在  您们  一个  于是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相关文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