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泣血老少恋

第二十一章

时间:2019-08-22 16:45:45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974   评论:0
 看着在我臂弯里带着微笑沉睡的吴教授,我心里有着无边的感触。但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门锁响动的声音。我一惊:是陆伯来了?因为只有他才有我房门的钥匙,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上……

  ——文白手记

  听陆伯在电话里高兴的口气,我实在不忍心突然对他说我去不了,但又必须得说,便故作失望的对陆伯说:对不起老汉!我刚接到电话,公司突然有事今天要加班,看来我今天是不能陪您了,改到下个星期天您看啷个样?

  陆伯在那头沉静了一会儿:“要得嘛,那也只能这样了,又是要加班!看你工作太累了,要注意各人的身体,那我这就回去了。”挂了电话,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瘫坐在沙发上抽起了闷烟,开始埋怨起教授偏偏在今天这样的日子来到重庆,也不事先给我打个电话,好让我提前有个安排,免得让陆伯先高兴后又失望了。

  时间就在复杂的思绪中过去,这时吴教授又打电话说他已经到了我住的楼下了。

  下得楼来,远远的看到吴教授站在肯德基门口张望,穿着那件我熟悉的灰色的长款风衣,记得那是两年前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看起来他还是风采依旧,但在微风中轻轻飘动的白发似乎更白。见我到来,他高兴的走到我的面前握住了我的双手:文白,见到你真高兴,我还直担心你不会见我呢。他开心的笑着。

  “哪里!您到重庆来了就是我的客人,我怎么会不见您呢?”我故作轻松。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重庆吗?”他问我。

  “不知道。”我说。其实这正是我想知道的。

  “我再过半个月就要到德国我儿子家去了,我老伴已经去那里好些年了,他们一直催我过去,我也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脱,这一次是再也没有办法了,加上我也想过过天伦之乐的日子,所以就办好了一切手续。”他笑着说。

  “那祝您到德国过得愉快!”我带着他向我的家走去。

  “想着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国,心里就很想在离开之前见你一面,说不定也许会是最后一面吧。”他有些伤感。

  “怎么会呢?您以后回国后,我一样会欢迎您到重庆做客的。”

  “可是我人老了,好多事是由不着自己想了,再过几年我是想走恐怕也走不动的了。”

  “教授您怎么也开始有了悲老的情绪了?我看您现在是越活越年轻了,还和我当初见到您时一个样。”

  “你这是在宽我的心,对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他问。

  “情人节。”我望着他笑笑。

  “那你还记得以前吗,那时每一年的这个日子,我们都会在一起,这也是我今天专门赶来的原因,你不会介意吧?”

  “谢谢您专门过来看我,我又怎么会介意呢?愿您这次来重庆玩得快乐!”

  进入房间看了看他说:文白,你在重庆居住条件不错嘛!这是你自己的房子?

  “不,是公司老总送给我住的。”

  “看来你很得老总的赏识。”他说。

  “算是吧。”我的心情总是高兴不起来,但又不好表露在脸上,毕竟他专门从北京过来看我,我不能让他因我的不热情而尴尬。

  他坐在沙发上有些不自在,双手不停的搓着:重庆的变化真是太大了,我年轻时来这里的时候,这里可没有这样漂亮。

  下楼吃过早点,我就带着吴教授到解放碑玩了半天,吃完晚饭后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六点钟,天已经开始黑了下来,电视里正在放着《亮剑》,吴教授就紧挨着我坐着,有些不自在的样子,最后他终于把他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文白,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没有。”我说。

  “那你以后还会吗?”

  “不会了。”我不想让一个在出国之前专门从北京飞过来看我的老人伤心。

  “你知道吗,失去你是我最大的错。”他说着不顾一切的把我搂在他的怀里,竟然靠在我的额头轻轻的抽泣起来。

  看着他这样,我也有些于心不忍,就搂着他,在他的白发上吻了一下,他就抬起头来和我吻在了一起,我有些目然,但没有反抗,这种感觉已经是好久都不曾有过的了。和他以前那种热情相吻的感觉也是不可能再回来的了。

  他好像是已经控制不住,一边吻着一边就开始伸手脱我的衣服,嘴里不停的叫着我的名字。感觉他因为激动而轻微颤抖的身体,我站起身来向着卧室走去,然后躺在床上,他看着我良久:文白,你是原谅我了,你真的不恨我了,然后就慌着在我的配合下脱下了我的衣裤。再然后就几把脱下他自己的衣裤胡乱的扔在一边,迫不及待的趴在了我的身上。从我脸上开始往下吻遍我的全身。我感到有他的泪水淌在我的的肚皮上。我曾经冰凉的心开始复苏,许是感动,许是太久没有的感觉又回来了。翻身将他紧紧的搂在怀里,紧紧的压在我的身下。他就在下面扭动着,着,轻轻的叫着我……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过后,我们就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没有说话,他就把头放在我的臂膀上,很安祥的睡去,也许他太累了吧,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然后又转了一天,毕竟是岁月不饶人,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感受着他身上更为松驰下来的肌肤,还有那一头白得发亮的头发。我感到自己有些心痛,他是曾经对不起我,但他现在又不顾一切的想要回到我身边。那怕就是在要出国定居的情况下,也要想着抽时间来会我一面。说明他的心底还是有我的,他已经为自己的过错深深的忏悔,那我还能再次伤他的心吗?

  就在这时我好像听到门锁在响,我一惊:是陆伯来了,因为只有他才有我房间的钥匙。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上,猛的起身胡乱的套起自己的衣服来,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儿子,你睡了啷个连电视也不关哟!”陆伯推开了卧室的门。他的笑容和话语也一下因为看到的一切嘎然而止,像是一尊雕塑僵在了那里。

  “老汉,我…我……”

  陆伯好像是一下反应过来,回到了客厅。

  我急忙跟了出去,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这时吴教授也醒了过来,光着身子坐在床上不知所措。

  “我是想着你加班回家一定很晚,所以就给你拿了一些点心过来。我这就走,不打扰你们了。”陆伯没有看我,将一包点心放到茶几上,然后就开了门走了出去,我想拉住他但却已经来不及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我掉着泪愣在那里。

  “文白,这就是你重庆的那位?对不起!文白,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吴教授低着头一边穿着衣服。不敢看我。

  “您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在今天来,以前你不顾一切的伤害我还不够吗?现在你又来找我,这下好,我的陆伯是再也不会理我的了,这下你高兴了吧。你…你…”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就把一切的怨恨发在了吴教授的身上。

  他愣在那里好像很是委曲,泪水顺着他的脸不停的往下淌,我也顾不上了,就回到卧室加上外衣,然后就打开门急匆匆往下楼的电梯跑去,我必须要追上陆伯,把所有的一切向他解释清楚。也许他会原谅我的。我想着。全然没有顾及吴教授一人愣在家里的感受。

  但楼下的大街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哪里还有陆伯的影子。我想他可能是回家去了。就向他的家走去,也顾不上他的儿子是不是在家了。

  到了陆伯的院门外,铁门紧锁着,屋里也没有一丝的光亮,看来没有人在家,陆伯还没有回来?我就坐在门口抽闷烟。我必须要在这里等着他回来,然后向他说明一切。

  夜越来越深,远处隐隐传来的音乐让我心里烦得很,一盒烟也已经抽完。但还是没有见到陆伯的影子。

  他去了哪里呢?他会去哪里呢?我又回到大街上,去到那个我和他相会的那个公园。转了好几圈也还是没有见着他的影子。我的心就开始紧张得要命,要是他有什么想不开,然后做了些傻事,那我就是天大的罪人了。我又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找着,找着,我多希望能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呀。但是没有。我的心刺痛着。

  十一点了,春寒料峭,大街上的人陆续散去,我拖着无限的怅惘与沉重的脚步来回的走着,我无法解脱这一份伤感与悲哀。一颗愧疚的心无力的跳动着,我诅咒自己,诅咒着自己无耻的灵魂。

  再次去到陆伯的家,这时我看到屋子里已经有了灯光,想是他已经回到了家,我的心放心了下来,也用不着再去敲他的门了,就算是敲了他也不会打开,我想。还是让他先冷静一下吧,也许他会给我解释的机会的。

  陆伯回家了,哪我呢?也回家去吗?不,我不愿意回到家,因为家里正有一位伤害过我的人。我不想再次见到他,我要好好的冷静一下。我可以在外在开一间房间就是了。心想着就朝前面的一家旅馆走去。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公司的杨工,他是很少主动给我打电话的,不知道有啥子事情。接起来:杨工,有事吗?

  “哟!没有事就不能找你呀?”他在那一头笑,可我笑不起来。

  “文白,今天是情人节哟,你和陈总在一起没得?”

  “你又在放屁了,可不要总是乱说噢!”我没有好气的说。

  “啷个了噢?你今天吃了炸药嗦?现在公司的人都晓得你和陈总的事,而且还晓得陈总是在你家去过的春节呢。你不要不承认。”

  “你有事没事?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我真的没有心情和他胡扯。

  “当然有事,我现在又发现了一个好地方,不晓得你想不想去。我请客。”他还在笑,像是一点也没有发现我今天这坏透了的心情。

  要在平时我肯定会没有好气的把电话挂了,但今晚不同,我正愁没有去处呢。便说:好啊,在哪里?

  “就在离你住的不远的地方,我这就开车过来接你。这样才对嘛,年纪轻轻的,不要老是把骚水憋在肚子里,该放的时候就放,不然就憋坏了身子,你在你楼下等我就是了,我十分钟就到。”

  在去ⅩⅩ会所的路上,杨工还在不停的说:文白,你今天看起来心情又不好,不过不要紧,还有我这个老大哥呢,包你今晚满意就是了,到时你大着胆子随便挑,要几个都行。

  我没有说话,我还在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要说对于女人我从来没有好感,我也从来不愿去那种低级的场合,我甚至是很害怕去到那种场合。但今晚我不在乎了,我要彻底的麻目自己,包括自己的灵魂在内。

  杨工轻车熟路的就来了那个地方,然后带我进去,没有想到这里的装修倒是十分的豪华。里面的人很多,从穿着看都还是有钱人的样子,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来回的穿梭在人群中。进入到包房,杨工的手一拍,接着就进来了七八个浓装艳抹的年轻女子,有一个就走到杨工面前:哟,我的老大哥,几天不见了,你跑哪里去了哟?

  “日你妈,老子去哪里还要给你说?”杨工一改平时在公司那种古板少语的样子,变得让我很是陌生。不过他还是狠狠的在女子脸上亲了一口,一边笑:文白,你看得上哪个就要哪个,随便挑。然后又对着她们说:你们今晚不把我的这个小弟陪好,看我以后啷个弄你们。说完哈哈一笑。

  我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合,很是不习惯,也不知道挑谁,我明显的感到自己的脸烧得厉害。

  见我愣着,杨工就说:你们都下去,重新换,看来我的小弟眼光高。

  女子们退去,接着又进来了好几个,杨工看着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那一个不错,你可以试试,不行再换就是了。我就点点头,他就让她留了下来。接着他又要红酒,这倒是很合我的意思,一口口的喝着闷酒,这个女子就搂着我的腰帅哥长帅哥短的叫着,简直就像是一只发情的母猫。杨工在一边笑着,时不时的就亲他旁边的女子一口,还把手伸进她的衣服,摸起她的乳房来,女子就更加浪的叫着。

  杨工望着我:文白,你先在这聊,我受不住了,要先上了,说着就搂着女子进入到包间里面的小套间,那里面有一张床,他们门都没有关严,就光着身子扭在了一起,从门缝看进去,杨工瘦小的身子趴在女子身上不停的动作着,女子就抬着腿不停的叫,看着有些好笑。

  “帅哥,你是第一次来吧,看你不好意思的样子。”旁边的女子好像也来了劲,伸手往我裆部抓,我推开她的手:你就陪我多喝酒吧,说着就掏出几张钱递给她,今晚你必须陪我喝醉。

  她看着我:帅哥,你今晚心情不好!那这样的话,我就陪你好好喝酒,让酒精的麻目来忘记过去的一切。她端起酒杯望着我笑,一边把我给她的钱往包里放。

  酒一杯杯的干,两瓶红酒很快就没有了,我还要,她不干,说喝太多不好,这时杨工还和女子在床上没完没了的浪叫,许是太醉了,我有些困,就靠在沙发上沉沉的睡去,梦中我见到了陆伯匆匆离我而去的背影,见到吴教授雨般飘撒的眼泪……我孤独的坐在一条小船上,于风雨中飘摇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

  “文白,该上班了!”醒过来一看,杨工正站在面前笑:“文白,你以后放聪明一点。不要一上场就喝酒,先把女人搞了再喝,你看,昨晚你是白来了,在这个沙发上睡了一夜。”他说着就哈哈的笑。看来他昨晚累了一晚,今天却还是精神抖擞,我真的有些佩服他了。

  一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就忙着起身。心想着还要先回家拿包呢。

  杨工送我到楼下,他就在楼下等我。

  不知道吴教授起床了没有?见了他我该怎样说?我心里很是复杂。

  轻轻的打开门进去。推开卧室门一看,床上的被子收拾得整整齐齐,吴教授去哪了?他这么早会去哪呢?他也没有钥匙,出去了怎么能进得了家门?我又要去上班,他怎么办?

  在屋子里转了转,没有他的身影,回到客厅,才发现在茶几上有一张纸条,正是吴教授那龙飞凤舞般的字迹:

  文白,看着天就亮了,你还没有回来,想你是真生我的气了。真的对不起!我没有想到我的到来会破坏你的生活。也许我真是一个不祥的人,总是于无意中给你带来伤害。请你原谅我的自私。这次分别,我们可能是再也不会相见了,你就让我从你的生命中消失吧。我走了,这就赶往机场,真心希望你和你所爱的人和好如初。祝你们幸福快乐!

  ——吴留

  看完留言,我泪流满面,像是有着千万只的蚂蚁在啃蚀着我的心——酸楚、沉痛、道不尽的万般滋味。我开始后悔昨晚的一去不回,不管怎么样,我是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位专门从北京来看我的老人的,我只顾及自己的感受而忽略了因此对吴教授的伤害。赶忙掏出手机打过去,想真诚的向他道歉并留他多玩两天再走,但他的电话已经关机。

  这时杨工打电话催我:文白,你做啥子哟,上班要迟到了。

  到了公司,心情坏到极点。一周的早会也一句没有听得进去。回到办公室。用电话给吴教授打了过去,我想对他说声对不起。但他的电话还是关机,可能是他正在飞机上吧,要不就是他不想听到我的电话。便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我做得太过份了。其实您真的没有必要走得这样匆忙,至少应该告诉我一声,我好送您到机场。”

  我坐在办公室里六神无主,胡乱的在网上看着有关NBA的最新报道。但到最后也不记得上面是讲的什么。这时我终于接到了吴教授的短信:文白,我已经到了北京,勿念!

  我又回过去:祝您健康!出国生活愉快!

  下班回到家里,冷清得让我无法承受,曾经以为爱可以如影随形,但今天却又是劳燕分飞,我好像是一下从热恋的天堂跌到了无情的地狱,从一个父亲百般疼爱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

  下了楼,来到那个我与陆伯第一次相遇的街边公园,没有目的转来转去,渴望着陆伯的身影能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没有,也许以后都不会再有了,就算是见着了他,他还会接受我吗?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前面大喷泉上面的广场上,移动公司在进行一场商业性的文艺演出,围上了许多的人,一群年轻的女孩半裸半露的在上面疯跳,没有情趣。我就想着去陆伯家看看,看他是不是在家,或许他的气已经消了也说不定的。我心想。

标签:教授  已经  今天  女子  重庆  
上一篇:第二十二章
下一篇:第二十章
相关文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