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泣血老少恋

第十九章

时间:2019-08-22 16:44:56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564   评论:0
  从酒店出来,我打开车门让陈总坐了进去,然后看着她的车子向远处开去,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我不知道我这样做会不会伤了她的心,但为了不让她以后失望,我宁愿自己一个人承受内心的痛苦和挣扎。

  ——文白手记

  “文白,你在想些什么?来,还是渴酒吧,你看我说了这么多,酒都忘了喝了,实在是不好意思。”领导李有些讪讪的笑。

  “不,很感谢您能把我当成您知心的朋友,让我听到深埋您心底的秘密,我们就为您的这份伟大的爱而干杯吧。”我说着举起酒杯。

  “干杯!”他抬起头一饮而尽:文白,真的很开心认识你这样一位好朋友,你是我唯一可以诉说我心里话的人,如果我有些地方说错了,请你不要见笑。

  “没有,我很为你的故事感动,我们虽然做不成您所讲的那种意义上的爱人,但我们可以成为最知心的朋友。”

  “谢谢你!我也一样,酒也喝完了,要我开车送你回去吗?”

  “不用了,我下楼打个车就行了,您早点休息,工作之余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

  “谢谢你的关心,欢迎你以后常来,对了,把这个拿走。”说着他递给我一个塑料口袋,里面是两条烟和两瓶酒。

  “不用了,我真的用不着。”我真不愿随便要人家的东西。

  “你见外了不是?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反正总会有人给我送,你不要我就不高兴了。”他又说:“我知道你是一个不轻意接受别人东西的人,那你就拿去送给你的陆伯,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然后又望着我笑:我希望你不要总是把我当作外人,在重庆,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亲人,好吗?

  我一边在雨中慢跑,一边回想刚才听到的这个感人故事,让我对领导李的人格更曾添了不少的敬意,我甚至怕走慢了,看着他目送我的眼神会没有勇气离开而留下来陪他。我不让他开车送我的理由很简单,那是因为我今晚并没有打算回家,而是准备去陈总送给我住的那套房子,这个地方就在他住的金源饭店后面不远,走都只要几分钟时间,只是我现在还不想告诉他。

  刚在陈总家这张舒适的大床上躺下,陆伯打电话过来:儿子,你睡了没得?

  “刚睡下,您还没有休息?”我问。

  “没有,睡不着,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很是兴奋。

  “啥子好消息?”我急忙问。

  “今天派出所通知我把书桌领回来了,而且没有花一分钱。”他又说:我下午就想赶紧告诉你这个消息,但听你打电话说你晚上有应酬,所以我这才说给你。

  “是吗?”我故作高兴的问:“那派出所的人还给您说了啥子没得?”我担心派出所的人说是我交的钱的话,会让陆伯过意不去的。

  “没有,派出所的同志只是说这个钱不用交了,我问为啥子,他们也不愿意告诉我。”我还觉得怪得很呢。

  “那就不管他们的了,您应该高兴一些。我明天请您喝酒,为您的书桌回家庆祝庆祝。”

  “明天应该我请你喝酒,下班了早点到我这里来,我做好饭菜等着你,一定要来噢!”

  挂下电话,虽然我悄悄付钱取书桌的事情并没有让陆伯知道,但我的心情却高兴不起来。想着陆伯整天像关心亲生儿子一样的关心着我,不管什么事也都会找我商量,把我当成了他家庭中真正的一员。而我今晚却还在和一个喜欢我的同志老头一起喝酒,并和他做了好朋友,虽然并没有发生肉体上的关系,但心里不免还是过意不去,想着实在是对不起陆伯他老人家了。同时又想起领导李来,想到他对我的关心,想起他剖开心扉的向我讲述他伤心的往事,而我却违心的对他隐藏起自己真实的恋老身份,并且还请他为我深爱的老人办事。我开始觉得我的虚伪来,我好像都是在演戏。可我这样做也是为了爱呀,一是为了我心爱的陆伯,同时我也不能为了某些目的而假意爱上我并不喜欢的领导李呀。想着想着,我又开始有些莫名其妙的委曲,似乎就有泪水流了下来。

  第二天正在食堂吃午饭,领导李给我打来电话说陆伯儿子的事情差不多解决好了,他托的人今天正在办这件事情,陆伯的儿子应该明天就可以回家了。我在电话里向他表示了感谢!自己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办得这样快,看来还正如他所说他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下班后我匆匆的来到陆伯的家,当我把两条软中华和两瓶茅台酒给陆伯的时候,他硬是不要,还批评我总是为他乱花钱,非要我拿去退了,不然他就要生气了。

  我笑着说是别人送给我的。他不信,问我是哪个舍得一下送恁个多?

  我本想随便编一个谎话说出一个人来,但看着他的眼神,我真的又不忍心用谎话来对付这样一位我心爱的老人。便赶紧避开他的目光: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说了您也不认得。

  “那你就各人抽嘛。”陆伯说。

  “算了,要我天天在公司抽这个烟,还不让人议论?”

  “也是,那你就放在我这里,每天到我这里来抽就是了,哈哈,我也就只好占点便宜了,对了儿子,你老是让我抽好烟,我现在都抽不惯红塔山了。还有这个酒嘛,今晚就要喝它一瓶去。”他笑得很开心。我想一定是因为他的宝贝书桌失而复得的原因。

  这顿饭吃得很香,在推杯换盏中,一瓶茅台也去了一大半。陆伯的兴致很高,还要喝,但我怕伤着他的身体,就把瓶子抢过来放到了一边。望着他酒红的脸笑着说:老汉,您的胃本来就不好,还是少喝点嘛。

  “是!你这个儿子又管起老汉来了。”他嘴里说着,但脸上却笑得很灿烂。

  睡觉的时候自然是少不掉要亲热的。趴在他洁白细腻的身体上,看着他还有些酒红的脸,吻着他全身每一寸肌肤散发出来的体香。我感到莫边的快感和幸福。

  “老汉,您是我见到过的最好看的老头,您可以去做人体模特。”我看着他笑着说。

  “是,你让老汉我光着身子去展给别个看?就算是你舍得,我还不好意思呢!”他温情的看着我:儿子,老汉的身子只让你一个人看,也只许你一个人动,只要你喜欢随便啷个弄都要得。

  “随便弄?我还舍不得呢,太重了怕您受不了。”我笑。

  “你果然是一个好儿子,啥子事情都先想到我,没得关系,我受负得住。”

  “那您就把腿抬高点嘛!”我已无法控制,抬起他的腿就急着想要进入。

  “你这个娃娃,一说就又来劲了,看你平时那个斯文像去哪儿了?”

  “您不也一样吗?您忘了您趴在我身上的样子,再说一听到您浪声的哼哼,我啷个还斯文得起来嘛!哈哈哈。”我低下头认真的亲了他一口。

  “是,我浪,我们两个是浪老汉遇上了浪儿子。”他在我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接着撂起双腿闭上眼睛……

  事后,他就靠在我的怀里沉沉的睡去,我没有给他讲他儿子明天就要回家的事情,我不想让他知道我一直在背后帮他做着一些事情。两个人相爱是平等的,我不想让他总对我有一种亏欠感,但我对他的亏欠感却是再也抹不去的了。

  第二天下午我接到陆伯的电话:儿子!你说怪不怪,我的书桌没要一分钱就取了回来,今天我的儿子也回家了。现正在家里睡觉。

  我就笑着说:这不正是您希望的吗?你应该好好做做他的思想工作,让他以后找一份工作踏踏实实的做点事情,老这样下去毕竟不是长远之计。

  “我说了,他一回家我就臭骂了他一回,可能是他各人也觉得丢人,这回没有像以前那样和我对着干,只是默不作声。”

  “您也不要说得太过了,伤了他的自尊。”

  “这个我晓得,我想他这次是慢慢会好起来的了。”陆伯边说边笑,听得出来他还是很开心的,毕竟是骨肉亲情嘛。

  “应该是这样,不然他就太对不起您这样一位日夜为他操劳的好老汉了。”

  挂了电话我就给领导李打电话向他表示感谢!告诉他我陆伯的儿子已经回家了。领导李还是很客气的说这是他应该帮忙的,因为我是他最知心的朋友。自然也少不掉要我以后多去他那里玩,他一个人太孤单。对于他的邀请我也答应了,说有时间就去他那里陪他喝酒,我知道自己答应得很是勉强,但我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因为陆伯的儿子回家后一直没有再出门去,我也就不好再去陆伯家住了,只是每天都会和他电话联系,问一些他家里的情况,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这让我也很是高兴。

  周六我找了两个“棒棒”,然后在农贸市场旁边找了一辆小货长安车,将我那少得可怜的东西搬进了陈总让我住进去的观音桥的家。接着又把屋子里好好的收拾了一下,另外买了两树盆景放在客厅,把一束鲜花放在书桌上,感觉到屋子里多了不少的情致。一切忙完的时候,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了,我想着要谢谢陈总这样好的房子,就打电话过去请她吃一顿晚饭。这么长时间了,总是她请我吃饭,我还从没有主动请过她,觉得有些过意不去。陈总在电话里听说我搬了家,也很高兴,说我没有拿她当外人。很高兴的接受了我的邀请。我知道她是最爱吃海鲜的,但我又请不起最好的海鲜酒楼,就想到了金科酒店的海鲜自助餐,那里可能要算是重庆吃海鲜最便宜的地方了。于是地点就订在了金科酒店。

  接着我又给公司最好的同事杨工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请他吃搬家饭。他开始很高兴,说是要好好的宰我一顿,可后来听说除了他我还请了陈总,他就怎么也不肯来了,说是不愿意做我们的灯炮,又说他又发现了一个新的好去处,他就不陪我们了,说完哈哈一笑就挂了电话。看来他是识破了的我阴谋,本来以为有他在会让场面少一些尴尬,但看来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去应付了。

  我到了金科酒店,刚在门外等了不到两分钟,陈总那辆银灰色的宝马车就开了过来。一向爱穿职业装的她,今晚竟穿上了一套毛线编织的长裙,脖子上围着一条长长的花格围巾,头上居然还戴上了一顶紫色的八角平顶帽,脚上穿上了我从没有见她穿的高跟鞋。她拿着小包就笑着向我走过来,我有点不敢认她,心想一向严肃的她,这样一打扮还算是很女人味的嘛。

  “怎么?认不出来了。”她笑得很开心。

  “不,我只是从没有见您这样穿着过。”我不好意思的笑笑。

  “今天我是参加你安排的宴会,当然是不能太随便的了。”她还是笑笑:你说我是平时穿职业装好看呢还是今晚这样穿着好看?

  我没有想到她会问我这样一个棘手的问题,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可以说是我对女人就根本不懂,我也从不善于讨得女人的欢心。都说女人是天生爱美的,而且最喜欢别人说她漂亮。对于陈总而言,应该也算是一位漂亮的女人了,因为我从来没有见到过我认为比她更有气质的女人,穿职业装有一种干练的美,而今晚她更显得女人的妩媚。

  这个……这个……我弄了半天才说:应该说你不同的打扮有着不同的美。说完这句话,我自己也感到我的脸红到了脖子,我还从来没有当面夸过一个女人。

  “是吗?谢谢你的赞美!”然后她就捂着嘴笑了起来:文白,你一定是没有夸讲女人的经验,看你的脸都红了。

  到雅坐上坐下,我问:还是来一杯苹果泥吗?

  她看着我:怎么?你就认为我只能喝苹果泥吗?

  我又是不知该如果回答,以前每次和她一起吃饭,见她都是要的苹果泥,就以为她只喝这个了。愣了一下:您是要……

  “今晚我想来一杯红酒,好长时间没有喝过酒了。”她见我愣着,就笑问: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是我想您还要开车,是不能喝酒的。”我说话总是实实在在。

  “没关系,一杯红酒还是醉不了的,你放心就是了。”

  我取了两杯红酒回到坐位上时见她不在坐位上。回到大厅见她正在挑新鲜的螃蟹和牛排,然后递给师傅帮忙做出来。回过头又问我:你要些啥子?

  “我随便!”然后也挑了自己喜欢的几样海味。

  回到坐位上,陈总首先举起杯来:文白,为你搬到新家干杯。

  “谢谢!感谢您让我白住您那么好的房子!”我说。

  “对了文白,我这个春节想到德国去旅游一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

  “这个……我就不去了嘛,我早就给我的父母说好了这个春节要回家陪他们一起过,我已经好几年没有陪他们过春节了,心里很是愧疚。”我说。

  “你是一个孝子!”她望着我笑。

  “算是吧,身为人子,这也是人之常情。”

  “是呀,身为人子,你还好,可以想得到就能做得到,我就不行了,是想得到却再也没有机会做到了。”她左手摘下帽子又理了理头发,细长洁白的手指上那枚铂金戒指在灯下反射出有些伤怀的光芒。

  我就问:为什么会做不到呢?

  “我的父母在我刚从国外回到重庆不久就先后去逝了,这就是所说的子欲养而亲不在。”我看到她已经有泪花在闪。

  “对不起!我的话让您想起了伤心的事。”

  “没有,我是为你还有父母在家盼着你回家过春节而高兴。”她又将酒杯端起来;文白,为你父母身体健康干杯!

  “谢谢!”看着她伤心的样子,我很是过意不去,我一向看不得别人掉泪。

  “那我就不去国外了,你去不成,我一个人也没有多大意思,再说公司还是有事要做,改到明年我们再去吧。好吗?”她期待的看着我。

  “好的。”我说。我不好拒绝。

  “文白,您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她双手撑着下巴问我,一幅调皮的样子。

  她的脸在酒精的作用下已经开始有些发红了,面对她炽热的眼神,我很是手足无措,她还从来没有这样直接的问过我这句话,虽然我已经明白她对我的心意,但我也总是装着不懂。我深知我和她是不可能在感情上发展下去的,因为我自觉不配,我爱的不是女人,这是我的悲哀,我不想害她,她应该会找到一位非常优秀的男朋友的,但这个人不是我。我一直认为同性恋者没有资格成家,因为那是对女人的不敬,也是对家庭的不负责任,尤其是对一位优秀女人来说。我心想。便说:

  “您很好呀!工作有能力,对人心肠好,全公司的人都说您是一位大好人。一位可遇不可求的好领导,自我到您的公司开始,我就在心底把您当成我的亲姐姐了。”

  “你是要我当你的姐姐?”

  “您不愿意认我这个弟弟吗?”我回避着她的眼神。

  “愿意,我当然愿意,能有你这样好的一位弟弟,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她笑得很勉强。

  “那就为我们姐弟情深来干杯吧!”我赶忙说,怕她又说到其他话题。

  她没有再说什么,笑了笑:为我们姐弟情干杯,说完就一口干了杯里的酒,然后又对服务生说:再给我来一杯红酒。

  “您不要再喝了!”我担心她醉了。

  “哪有你这样的主人,请客还舍不得客人多喝。”她笑着说。

  “今晚不可以,等以后哪天你不开车的时候,我们就来个一醉方休。”我说。我知道她心里有些不好受。

  “那就说定了,等有一天我们要来个一醉方休。”她说。

  这一顿晚餐吃得有些压抑,但总算是吃完了。她说要送我,我不让,让她早点回家休息。她拍拍我肩膀:那我以后就叫你弟弟了。

  我打开车门,让她坐了进去,然后看着她的车子向远处开去,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我不知道我这样做会不会伤了她的心,但为了不让她以后失望,我宁愿自己一个人承受内心的痛苦和挣扎。

  天上繁星点点,大街上车来车往,一对年轻的情侣挽着腰从面前走过,又一对老夫妻手牵着手从面前走过,看着他们幸福的笑脸,我的心却是一片凄凉。 

标签:儿子  老汉  女人  高兴  还是  
上一篇:第二十章
下一篇:第十八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