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泣血老少恋

第十六章

时间:2019-08-22 16:43:15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546   评论:0
  以前一直因为失去吴教授而痛苦,我甚至是希望他也会被人所抛弃,然后让他也尝尝失去爱的滋味,但现在看到他孤独的样子,却又没有丝毫报复的快感,反而很是可怜起他来。爱真是一个复杂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爱与恨有时好像就在转瞬之间。

  ——文白手记

  第二天我们终于订下了材料的订单,交好了订金,然后委托其办好了托运。一切办好后,已经是傍晚了,工作做完了心里就放松了许多,先订好了第二天上午十点回重庆的机票,我就和杨工一起到王府井的全聚德美美的吃了一顿烤鸭,我还顺便给陈总和陆伯一人带了一只,出来就是王府井新华书店,想到陆伯平时最爱听周璇的歌和看周璇演的电影,便想着给他买点回去,正好杨工也想买一些专业方面的书籍,就一起进了书店。

  在书店的音响制品专柜,我找到了周璇一生的音乐和电影纪念全套的DV精装本,我便花三百多元全都买了下来,想做为我这次出差带给陆伯的礼物。杨工也买了好几本书,一起出来在王府井大街上转了一圈,打车回到重庆饭店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杨工就忙着洗澡。

  我刚打开电视,就接到吴教授打过来的电话,这并不让我感到意外,但却不知道是不是该接听这个电话。我一直在努力的让自己忘记我与他的那段历史,虽然还不能完全做到,但经过这一年的分离和冷静思考,我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但自昨天和他再次相遇后,听到他对我说的那些话,我感觉他还是爱我的,而且也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些欠妥。本想在明天离开北京前给他打个电话,但这时他却把电话打了过来,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知道爱不能再继续,但我又不想让他伤心。

  但电话还是要接,我心里这样想,于是打开手机。

  “文白,你睡了吗?”是吴教授的声音。

  “正准备睡呢,您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

  “没有,睡不着,这两天我一直在想我们交往几年的一些事情,很激动,很幸福,也很伤感,我真的很想你!”

  杨工正在洗澡,我就走到窗前轻轻的说:时间可以让一个人忘记过去,忘记伤痛,我们应该生活在现在和将来。

  “不,文白,时间可以忘记一切,但唯有爱是烙在心上的,除非是死。”

  我一惊,沉思了一下:不,我觉得您是太悲观,爱是伟大的,但爱不能等同于生命,就算是为了爱而痛苦,但生活还得继续。

  “这就是老少恋的悲哀吗?”

  “是,您应该比我更明白,也更能悟彻其中的道理。”

  “不,我做不到,我真的希望你能回到我的身边,回到北京工作,或者我跟你一起去重庆。”

  “不,我们是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您是一位很优秀的老人,您会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爱的,我祝福您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我现在已经是心有所属的了,我不想因为我的自私再去伤害另一位曾经受过伤害的老人。”

  “你确定他是真心爱你的吗?你和他才交往几个月时间,爱是要用时间来证明的,你和他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

  “时间可以证明爱,但也不能否定爱,我从见他第一眼开始,就知道他就是我要找的人。他是一位很孤独的老人,他有不幸的家庭和不幸的感情经历,他真的是脆弱得再也受不起任何的伤害。”

  “你是因为可怜他才爱他的?”

  “应该说是因为可怜他才更爱他。”

  “你是因为他才拒绝我?”

  “不,我和他相识是在和您分开半年之后,也正是在痛苦的时候遇上了他,并从他那里得到爱,所以这让我更加珍惜。”

  “我可以不计较你和他来往,但你也不要抛弃我好吗?”

  “不,感情是自私的,一份爱不能同时分给两个人。”

  电话那一头沉默了……

  “对了,我明天上午十点的飞机回重庆。”我说。

  “哦,这么快就走了。”

  “我们以后还是朋友,也欢迎您去重庆作客!”

  “哦,我一定去看你。”

  “我还希望您过得健康幸福!祝您早日找到比我更优秀的人,然后好好珍惜您得到的爱。”

  “也许吧,也许我这一生是再也得不到真爱的了,我也祝你和他一起过得幸福!回北京的时候不要忘了给我打个电话。”

  ……

  刚挂下电话,杨工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来问:恁个晚了还在和哪个打电话哟!不会是你北京的老相好吧?

  “正是。”我笑着又问:您除了各人的老婆,在外面就没有相好吗?

  “咳,你问这个。”他有些不好意思。一个平时很古板的小老头这时看来倒像是一个大姑娘。

  “这个有啥子不好意思的嘛!哪个男人会一辈子守着家里的老婆嘛。”我笑着说。

  “这个倒也是。”他讪讪的笑笑,很可爱。

  “要不您今晚就给我讲讲您都有过哪些相好?”我说。

  “哈哈哈,你喜欢听这个?”

  “是,我喜欢听。”

  “那你先洗完澡,等躺到床上来再说。”

  脱了衣服进入到卫生间,我边洗边就想起吴教授来,以前一直为了他而痛苦,我甚至是希望他也会被人所抛弃,然后让他也尝尝失去爱的滋味,但现在看到他孤独的样子,却又没有丝毫报复的快感,相反还很有些可怜起他来。爱真是一个复杂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爱与恨有时好像就在转瞬之间。得到爱的人幸福快乐,被爱抛弃的人痛苦忧伤,那因不珍惜爱而失去爱的人呢?

  忏悔就可以得到爱的回归吗?还是说懂得忏悔的人就一定会更加珍惜爱?

  洗完澡出来,我一下就钻进了杨工的被窝。

  他一惊:啷个哟?你又准备抱着我哭一晚上嗦?

  “不,今晚我不哭了,只想听您给我讲讲您究竟有过几个相好。”我搂着他只穿一条内裤的身子。

  “哈哈哈!看你平时绅士得很,啷个也喜欢听这些哟?”他拍拍我的身子笑了起来。

  “食色性也,孔夫子尚且如此,何况我们凡人。我真想听听您这个从来不喜言笑的小老头是不是也懂得爱的柔情。”我搂着他的细腰边说边笑,没有拘束。

  “那你就好好听着,他用手拍了拍我的屁股:不要看我平时不爱说话,对于女人我还是很有经验的:不同年龄,不同身材,不同胖瘦,不同长相,不同性格,不同文化程度的女人,搞起来的话是会有不同的味道的……”

  这时我的电话又响起来,一听,是陆伯:儿子,你还好吗?啥子时候回来哟?我想你得很!

  “我明天上午十点的飞机就回来了,您恁个晚了还没有休息?”我担心的问他。

  “没有,我在我的一个老同事家里,今天是他七十大寿,来他家喝了酒,他就不让我回家了,要我就在他家住一晚上,加上重庆今天下了一天的大雨,路上也不方便,就住了下来,打算明天回去,睡不着就给你打电话。”

  “这样好,路上滑,您晚上千万不要回去了,我明天回重庆后再给您打电话。”

  “要得,你回来我就高兴了,不打扰你睡觉了,好好休息!”

  挂了电话,杨工又问:又是相好打过来的?

  “是,您不要问我,还是接着讲您的故事吧!”

  杨工就接着津津有味的讲了起来,讲重庆哪里的女人最好看,哪里的女人最温柔,哪里又新来了几个小妹子……

  我就用手在他身上轻轻的抚摸着,后来就停在他的裆部,感觉到他的家伙都已经被他自己讲的故事引得翘了起来,就笑着说:看不出你身材不大,家伙倒是不小嘛!

  他一把打开我的手:不要摸,要硬起来了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没得地方泄火。

  “还说要硬起来没有地方泄火,我看您是早就硬起来了。”说完哈哈一笑。

  他也不好意思的笑笑:唉,是有好几天没有弄过了,现在就忍不住了,好了不讲了,睡觉吧!他把我不老实的手推开,然后把手放在我的腹部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八点半钟来到首都机场,刚走到入口处就听有人在叫我。猛一回头,又是吴教授,他正站在五米之外向我微笑。我走过去:您也在这里?

  “我早到了,你说是十点钟的飞机,我想送你一下。”他讪讪的笑着说。

  “谢谢您!我心里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便回过头把杨工拉过来给他们相互之间做了介绍,他们都很热情的相互握手问候,然后杨工说:文白,你把身份证拿出来,我先去办登机手续,你好好和你的老师聊聊。

  我给了杨工我的身份证,然后对一边的吴教授说:对不起!我可能说的有些话伤到了您。

  “不,你说得很对,这都是我自作自受,与你无干。”他笑笑。

  “看到您笑我很开心,我希望你一直都这样笑着开心的过好每一天。”

  “谢谢你的祝福!我会的。爱需要珍惜,生命也是需要珍惜的。”

  “是啊!爱不能重来,但不要因此而拒绝爱,我祝福您早日找到自己心爱的人!”

  “哈哈,文白你说话总是很有哲理。”

  “您又在夸讲我了,记得您以前在课堂上就老爱表扬我。您现在退休了,应该更多的享受生活,可以多走些地方,散散心,不要把自己弄得太累。”

  “是,我现在没有了任何牵挂,我打算要周游四海,说不定有一天我就会跑到重庆去的。”

  “那我一定会欢迎您的,重庆是个好地方。”

  “是,我还是在几十年前去过,现在一定变得更美了。”

  “生活一天天在变,一个城市也是一样。”

  “是啊,包括人也是这样。”

  “看您又开始伤感了,相信生活,相信自己,明天会更好的。”

  “但愿是这样。”

  ……

  这时杨工走过来:文白,九点过了,我们该准备登机了。

  “好好!你们还是早点进去吧。文白,我们以后再见!”吴教授向我伸过手来。我和他的手又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安检完后,我们向候机厅走去,一回头,看见吴教授还在外面站着,见我回头,他就向我挥起手来。

  我也微笑着向他挥挥手,然后一狠心转过头快步向前走去,我怕我的眼泪会不争气的流下来。

  飞机在蓝天上飞翔,从窗口看着下面朵朵洁白的云,几乎与飞机平行的太阳在远处的蓝天和白云相交的天际,一团深红,美得让人心痛。

  回到公司我们首先对陈总做了工作汇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急忙掏出手机给陆伯打电话过去,告诉他我已经回到重庆。电话响了许久陆伯也没有接听,我想他可能又是手机没有在身边,就放下电话等过一会再打过去,或者是等他看到未接电话后给我回过来,因为他是知道我今天要回来的。

  可等了许久他的电话也没有回过来,我就有些担心了,因为他一般是不会忘记带上手机的,听昨晚他说他在他老同事家里,也不知道他回家没有?便又把电话打了过去,这下他终于接听了。

  “您回家没得?啷个不接电话哦?”我急着问。

  “儿子,我现在派出所有急事。”听得出他很焦急的口气。

  “派出所?您在那里做啥子?”我急着问,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事情。

  “我家里出事了!”陆伯在那头带着哭腔说。

  “家里出事了?出啥子事了?要紧不要紧?您说是啥子事?您还好不?”我一下慌了神。

  “我今天上午回家时发现我家里被盗了,现在正在接受派出所工作人员的调查。”他还在轻声的哭。

  “那您啷个样?”

  “我到是没得啥子,我还好。”

  “那就好!”我一听他没有事心里就踏实了下来,至于被盗顶多就丢一些东西而已,只要人没事就行。我心想。

  “好啥子嘛!我都急死了,我的那张祖传的红木书桌被盗了……”他越哭声音越大,很是伤心。

  “啊?是恁个嗦?”我一下也急了,我知道这张书桌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他一定是很难过的了,我就急忙安慰他:不要急,您千万不要急,报警了就好了,他们一定会帮忙查出来的,您不要急坏了身体!

  “还怕不着急,要这张书桌找不回来,我啷个向列祖列宗交代嘛,我死的心都有了,我该啷个办哦!”他还是在伤心的哭。

  “您不要乱想了,啥子东西比人还重要哦,您现在哪个派出所?我马上过来!”我急着问。

  我请了假打车赶到派出所的时候,看到陆伯正抱着头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很是沮丧,不知道他正在想些啥子。听我叫他,他猛的抬起头来,我见他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他急着说:今天上午一回到家就发现院门和房门的锁都被撬开了,心里就怕得不得了,我进屋首先就是看我的这张书桌,果然不见了踪影,我就瘫在当地不行了,过了好半天才想起打报警电话。

  “除了书桌还有其它的吗?”

  “没有,我家里也没有啥子值钱的东西,我也从不在家放现金。可是这张书桌……日他妈的偷儿贼,就算把我的房子背走,也别偷了我的书桌哇。他说着说着就又哭了起来,一向温文尔雅的他,也好不容易的说出了一句脏话。

  “不要着急,一切会好的,也许很快就会查出来的。”我只能这样说,其实自己心里也想着要是找不回来这张书桌陆伯该啷个办?

  我又进去问了问办这个案子的民警,他说现在已经把线索调查得差不多了,让我们先回去听消息,而且家里一定要留人,他们有可能随时会再去查看现场。还让我好好安慰一下我的老汉,说他已经哭了半天了。看来民警真是把我当成陆伯的儿子了。

  和陆伯一起回到他的家里,见屋里也没有多少翻动,除了门锁被弄坏而外,没有其它被破损的地方。好像这个小偷是专门来偷这张书桌的一样。我问:您的儿子晓得这件事了吗?

  “我给他打电话了,他一直没有接电话,他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也从来不关心我这个老汉,也从不过问家里的事情,和他妈的杂皮差不多。”一提起他的儿子他就很生气。也是,谁摊上这样的一个不争气的儿子会不生气呢?

  我突然有一个想法,我认为这张书桌就是他儿子偷走的。因为一般人是不会晓得这个家里还有一张值钱的书桌的,但我没有说出来,担心要真是陆伯的儿子偷出去卖了,不晓得陆伯会啷个想。

  找来人帮忙把门锁换好后,天已经黑了下来,陆伯还是坐在少发上发愣,看着他难受的样子,我的心里也很难受。因没有准备菜,所以只得到外面吃,我和他就在住家附近随便找了一个小饭馆吃了一些东西。陆伯啥子也吃不下,只是要了一小瓶“劲酒”喝了,可能是他心情不好,平时酒量不错的他居然有些醉了,绯红着脸,让我看得心动。

  回到家,把我从北京带给他的礼物给了他,他看着我很是感动:儿子,谢谢你的礼物,你替我想得恁个周到,比起我各人亲生的儿子还要强上百倍。

  “这是我应该的,我想这样可以打发一些您无聊的时间,只要您过得开心,我做啥子都愿意。”

  “你是现在唯一担心我的人了,我现在在想,要是我遇不上你我该啷个过。”他动情的看着我。

  “我希望我能给您的生活带来阳光,您的生活也太需要阳光了,我晓得您经历过太多的不幸,但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未来会好起来的。相信我有能力让您过得幸福快乐。”

  “感谢你了,我晓得你是一个说得到做得到的人,上天虽然对我不公,但我还是要感谢他送给我你这样好的一个礼物,这是他对我最大的恩赐。”他用手抚摸着我的手。

  “老汉,不要伤心了,遇到啥子事还有我在嘛!洗了澡早点休息吧,您太累了!”

  “要得,那我就先洗了。”他到卧室脱了衣服就进了卫生间,接着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我也脱了衣服,轻轻的推门走了进去。

  陆伯一愣,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他的生殖器:你这个娃娃,看老汉洗澡做啥子嘛?

标签:电话  重庆  书桌  不要  现在  
上一篇:第十七章
下一篇:第十五章
相关文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