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泣血老少恋

第十二章

时间:2019-08-22 16:40:15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718   评论:0
 一个因爱生恨,又因爱而逃避爱的人,终于再次对我敞开了爱的心门,不知道他因爱而变得露珠一般脆弱的心灵是不是真的又会因爱的滋润而重新坚强。

  ——文白手记

  我知道他的家就在这个附近,而且听他学生讲过他住的是一套祖传下来的独家小院。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家离这个公园也不近。他拉着我的手一直顺着观音桥步行街往嘉陵江方向的北滨路走。我没有问他怎么这些时间没有给我打电话,而且他电话老是关机。我想他一定是在这些日子里经过了痛苦的挣扎,但最后还是因为对爱的期待而放弃了对爱的畏惧,所以今天才给我打了电话。

  但他自己却主动谈到这个问题上来了:文白……儿子,您知道我为啥子这些日子里一直没有给你打电话吗?

  我一愣:这个我不想知道。

  “为啥子?”

  “因为我知道您一定有您的理由。我也不想知道这些理由。”

  陆伯没有说话,但手却握得我更紧了。

  终于来到了他住的地方,这里是一大片低矮的平房,他的家就在这一片平房中间,果然是一套独居的小院,和四周远处的高楼极不匹配,显得古老而单调。但却有一种静谧的美,让人想到生活的朴实,想到淡定,就像是陆伯淡定却又忧郁的眼神。

  打开小铁门进入院子,里面种着不少的花草。屋里还亮着灯,我问:您家里有人?

  “没得,我一个人,儿子好长时间没有回来了。这个灯是我出去的时候忘关了。”

  房子并不大,上面盖着青色的瓦,和许多见过的农村房屋没有啥子区别。进入房间,正中的客厅里有一条深色实木椅子,电视柜上放着一台很大的长虹电视。左边是一间厨房,右边是两间卧室,再靠里面是一个卫生间。卫生间对面又是一间书房,进入里面一看,在一个大书柜里放满了书本,主要是诗词之类的,还有一些他以前教学用的相关课本。书桌上放着那本我在医院里读过的《鬼恋》。看来陆伯很喜欢这本书。

  “这就是我那张祖传的书桌。”陆伯走上前用手抚摸着放着《鬼恋》的这张书桌对我说。

  我仔细的看了起来,这张引起他和他儿子不小冲突的书桌,这张他祖传了几代人的书桌,此刻就在我的面前。书桌的面上铺着一层报纸,在报纸上又盖着一块厚厚的玻璃。看不出桌面的样子。但前面的两个抽屉还是看得很清楚,在两个抽屉的前面分别吊着一个铜制狮头的把手,做得很神似,四条桌腿很粗,在其上面雕有花辨的图案。在左右两侧的两条腿之间,又分用一只狮子的图雕连起来。虽然看不见桌面的样子,但整个看起来色成古朴的暗红。也没有破损的痕迹。想得出他的祖辈对这张书桌的爱护。

  “很好,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的书桌。”

  “是啊,现在是再也买不到的了。这是我的命根子,我人在一天,我就要好好看着它一天,在文革时期,是我父亲放弃保存钱财又冒着生命危险才保存下来的,祖上传下来的东西,不能废在了我的手头。”陆伯抚摸着桌面说。

  “不过很幸运,它遇上了您这样一家好人。”我不想多说,怕他又因此提到他儿子身上来,就走到其它房间里走走看看。

  “我这里啷个样?”他见我在屋里走了一圈后问我。

  “不错!这就是城市中的别墅。住在这里简直就是住在天堂。让我羡慕。”我说,接着又问:不过这四周都开始建高楼了,您这房啷个还没有拆除?

  “听说明年就要拆了,这是我父亲传来的家产,住了好几代人了,要拆心里还真是舍不得的很呢,可不拆又不行。唉!真没有办法。”

  “不过也没有关系,拆了就可以住新房了嘛。”我安慰他,不过心里也是舍不得这样好的住处被拆除的。

  “儿子,你先坐着看电视,我把菜和酒拿出来喝两杯。”说着他就进了厨房。

  “您还没有吃晚饭?我已经吃了,现在吃不下。”我说着跟着进了厨房。

  “不行,你今天第一次到我家,哪能不吃点喝点?”他望着我边笑边系上一条白色的围腰。然后就推着我坐到椅子上:你累了一天了,好好坐到这里休息。

  听他这样说我很感温暖。就坐着看电视,心里想着他今天到底会有啥子事情要给我讲。

  不一会儿他就端上来两个凉菜和一罐清炖土鸡对我说:儿子,这个凉菜是我在新世纪超市买的,这锅鸡汤是我在下午就熬好了的,这又加热了一下。又拿出一瓶“盛世唐朝”:这酒是我一个学生今年过年时回重庆送的,到现在也没有喝。

  看着他开心的微笑和忙得不亦乐乎的样子。我说:就我一个客人,您还弄得恁个隆重。

  “因为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他慈祥的看着我。

  “啥子日子?”我问,实在是想不起来有何特别之处。

  “今天是我66岁生日。”他解下围腰又忙着开酒。

  “您的生日?那确是一个好日子,祝您生日快乐!,很荣幸来参加您的生日宴会!我要好好敬您几杯。”我站起来接过他打也打不开的酒瓶拧起来。

  “感谢你能来我家祝我生日快乐!我各人的儿子却把我的生日都忘了。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家陪我吃一顿生日饭,可他却说他在郊县回不来,也没有说声生日快乐就挂断了电话。”听出陆伯很是伤感。

  “没得关系,他不在,还有我呐,我陪你吃饭喝酒。”我开心的笑。

  他笑着看着我:儿子,你不是我亲生,但却胜似亲生,认识你让我很幸福。今天我上午就给你打电话,想您陪我过生日,听说你很忙。就想着算了,可我一个人实在是很孤单。就又给你打电话,可接通电话我又实在不好开口,就这样我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你不会笑我吧。

  “不会不会,能参加您的生日宴会是我的荣幸,也是我的幸福。不过,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我就不去参加今晚公司的庆功会了,而且我可以给您精心准备一份礼物。”我说。

  “儿子,你能来就是最好的礼物,真的!”

  “那就请允许我送您一份特别的礼物吧!”

  “啥子特别的礼物?”他笑着看我。

  “送给您我全部的爱!”

  “儿子,这个…这个……”我看到他的脸竟未酒先红了,像两朵娇艳的玫瑰。

  “哈哈,看你这大姑娘的样子。我们还是喝酒吧。”我说:不过我很喜欢看到您这个样子。

  “是,看你这个儿子把老汉比喻成大姑娘,也不怕别人笑话。来,我们先喝酒。”他笑得有些羞涩。低下头倒起酒来。

  “酒逢知已千杯少。”这是故人的诗句。

  “笑看伊人一口醉。”这是我的诗句。

  是啊!多少次梦中相拥?多少次无言而分?多少思念的痛?多少相思的泪?多少次把酒独醉?又多少次忧伤而歌?

  而此时,他就在我的面前,灯光下,笑脸带着幸福的红晕,曾经忧伤的目光开始变得温情。

  我们吃着,喝着,相互夹菜,相互碰杯,没有过多的语言。清纯的酒色在透明的高脚杯里绽放起来,印着他的笑脸,印着我的笑脸,然后我们碰杯一起饮下这幸福的甘泉,于是,心里就又说不尽的甜,说不尽的美。

  “就让这美酒代表我的心吧,还有窗外的月色,和月色下院子里默默飘散的花香。”我说:祝您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他笑,幸福的笑,然后在笑容中举起酒杯。我从来没有见他笑得这样美,笑得这样开心,笑得这样幸福,笑得这样温情。

  酒喝完了,菜也吃得差不多了,我抢着要洗碗,他不让,说我是客人,可我也不干,说他今晚是寿星。他就笑着解下了胸前的围巾然后轻轻的系在我的腰上。再然后他就站在我旁边看。他说他这时才感觉到这个院子里有了家的味道。

  收拾完毕,陆伯就拿出光盘放起了歌曲。

  我问他:您喜欢音乐?

  “是,只是喜欢,就像是一个人没有道理的就会喜欢上大自然一样。”

  “您喜欢贝多芬的音乐吗?”

  “不,我没有那样的深度,所以理解不了他作品的重量。”

  “那您喜欢民乐的了?”

  “算是吧。我最喜欢二胡独奏的《二泉印月》和《梁祝》。”

  “我也喜欢这两支曲子,很美,让人一听就忘不掉那种忧伤。”

  “是,我也是这样。”

  “那您喜欢听谁的歌?”

  “周璇,她的歌我都有,她是我过去心中的偶像。”

  “哟嗬!看不出您心中还会那么漂亮的一个美女偶像哦。她不只唱得好,电影也演得好。”

  “咳,那都年轻时候的事情,我现在是最烦那些在电视上又蹦又跳的疯丫头了。唱得没有水准,和周璇差远了,还动不动会有啥子粉丝帮着拉票示威。”

  “其实她是我俩共同的偶像,我也喜欢她的歌,她一生的40首歌我都听过。我最喜欢她唱的“歌女”。

  “看不出我俩的爱好也差不多嗦。那我就放“歌女”给你听嘛。歌声响起:

  呀海角觅呀觅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爱呀爱呀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家山呀北望泪呀泪沾襟

  小妹妹想郎直到今

  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陆伯听着听着就跟着一起轻轻的哼了起来。看着他的样子,我动情的挪了挪身子,紧紧的靠着他坐着。他转过身来也深情的看着我。四目相对,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炽热。我靠过头去,他没有动,只是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我的嘴就轻轻的吻在他的嘴上,轻轻的,在轻柔动情的歌声里,他张开双手搂住了我的腰……

  这一定是世上最深情的吻,我们互相温柔而又多情的。他开始幸福的。

  我起身弯下腰来,轻轻的把他抱在怀里,然后向着那间卧室走去,把他轻轻的放在床上,并脱下了他的鞋子。他没有反对,安静的躺着,微睁着眼睛羞涩温柔的看着我。我轻轻的解开他衣服的扣子和他的皮带……我们相互脱下了对方的衣服,然后我坐在他身边……

  他还是静静的躺着,全身精光的横陈在我的眼前了,这个让我无数想象过的身子,或者说是让我在梦里无数次紧紧拥抱的身子,在灯光下是那样的细腻而洁白,平坦的小腹在轻微的起伏,均称的四肢,还有裆部那根跃跃欲试的大虫及其四周那一片浓密有些花白的毛发。目光又再往上,于是我又看到胸部那两粒带有羞涩红晕的和四周几根长长的黑毛。再往上我就看到了他轮廓分明的俊脸上那双正饱含深情目光的眼睛。这双眼睛正脉脉的看着我,透着一丝的娇羞,称着脸荚上那两朵就要绽放的红玫瑰。

  我望着,欣赏着,没有语言,也不敢有语言,我怕些许的呢喃就会破坏掉这一切的美好,我怕这又是一个梦,虽然我知道这不是一个梦。这是一幅美丽的画,虽然我知道其之美好,但却抱愧找不出任何一句用来描述的语言。因为我怕不小心用错一个字就是对他一种不可饶恕的玷污。我痴痴的看着他,我想要扑上去,却又不敢扑上去,我怕伤害他脆弱的心灵,我甚至觉得这样美的身体只应该是作为欣赏而不是用来拥有的,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应该得到这样的礼物,包括我在内。

  见我不动,他轻轻的坐起身来把我轻轻放倒在床上,他的目光开始流过我的身子,流过我的每一寸肌肤,他的手开始在我的身上轻轻的抚摸,从上往下的抚摸,最后他的手停在了我的裆部。握住了我的命根……一种快感开始传遍我的全身。再然后,他轻轻的扑下来,压在我的身上,用嘴在我脸上轻轻的吻着,温柔的,多情的,我们的嘴又合在了一起,他的嘴又开始往下,往下,往下,最后停在了一个地方……我激情的膨胀着,我的内心在欢唱着,在激情的颤抖着。我搂着他的头,轻轻的抚摸着,我无法控制了,就推开他的头,然后一把将他压在身下,吻起他每一寸的肌肤,闻着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然后我感受着他的生命在我的嘴里跳动,在我的嘴里奔腾,我听到他低沉的,那是他最舒畅的……他抬起双腿轻轻的搭在我的双肩,他的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头,他的臀在轻微的扭动……

  客厅里的音乐还在响着,窗外有夜的精灵在轻声歌唱,月亮在眨着眼睛,星星也在眨着眼睛。我们在这美好的夜里紧紧相拥,我感觉我和他一起跳动的心,最后在喘息中一起激情的迸发。然后安静下来。

  他紧紧的从侧面搂着我的腰,把脸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口,我又听到他轻轻的辍泣,感到有温热的泪滑落在我的胸前。

  我抚着他的头:是我刚才伤害了您吗?

  “没有。”

  我又问:那您一定是又想起了过去,想起了过去的杂皮。

  “没有,他已经从我的生命中死去了。”

  我半立起身子用嘴吻着他的泪:那您是?

  “我感谢你这样厚重的生日礼物,真的,儿子,得到你是我最大的幸福。”

  “那您就应该高兴才对。”我笑着说,然后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倒像是一个父亲在抚摸着一个受到委曲的孩子。

  “我是很高兴,但是我又怕这样的幸福来得快,去得也快。”

  “您是说怕我也是五分钟热情?”

  “这是我的担心。”

  “您呀,是担心过了头。您现在还在把我和杂皮作比较。”

  “我早比较过了,你比他优秀多了,所以这就更让我担心了。”他有些撒娇一样:你晓得昙花吗?

  “没有见过,但晓得很美。”

  “但只有四个小时美丽,我曾经在夜里坐在它的旁边,从它的花蕾一直守到花谢。”

  “四个小时代表的是它的一生。您不是昙花,我也不是昙花,人是不能和花作比较的。如果非得要用它短暂的美来和人扯上关系,那就得用上我们的一生。我知道您心中的想法,失去过就害怕得到,而再次得到了又更怕再次的失去。得到您是我的荣幸,是我的幸福。我会用我的爱来抚平您过去的伤疤。除非是有一天您想要离开我,然后把杂皮给您的伤害转嫁到我的头上。”我抚摸着他光滑的身体说。

  他望着我,两粒老泪又从他俊秀的脸上滑落。

  “我们现在能不谈爱吗?我也不想对您许下太多的诺言,我只想用行动来证明我的心。不要老是谈过去那些伤心的日子,我们谈谈未来,谈谈明天,我们明天去啥子地方转转。这个周末,我要好好和您在一起。”

  “要得,那你说我们明天啷个安排嘛?”

  “天开始冷了,要不我们去购物,买两件厚一点的衣服。”我说:我平时也没有时间。

  “那我就带你到解放碑去嘛!那里是重庆购物的最好去处。”

  “好,就去解放碑。我们早点休息吧。”我说:已经凌晨2点了。

  “是要休息了,我也有一些困了。”

  “是您刚才累了吧?想不到您还是很厉害的噢!”我对他耳边轻轻的说。

  “是,我厉害的还没有拿出来呢,你这个疯儿子尽说老汉的坏话。”他用手在我的屁股轻轻的揪了一把:睡嘛!不许说话了,看我们哪个先睡着。

  许是他真的是累了,不一会就靠在我的怀里沉沉的睡去,均匀呼出的气体让我感到胸前一片热。我侧着身将他面对面的紧紧搂在我的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不忍心关掉电灯,因为我想就这样看着他在我怀里睡着的样子,看着他在睡梦中还挂在脸上的那甜蜜的笑容。感谢他又让我体会到爱的美好,虽然来得很是艰难。我终于走出了爱的荒原,前面就是一片美丽的绿洲,忘记过去一切的伤疼,我要好好的爱着怀里的这个人。

  一个因爱生恨,又因爱而逃避爱的人,终于再次对我敞开了爱的心门,不知道他因爱而变得露珠一般脆弱的心灵是不是真的又会因爱的滋润而重新坚强。

标签:轻轻  一个  儿子  然后  生日  
上一篇:第十三章
下一篇:第十一章
相关文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