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泣血老少恋

第十一章

时间:2019-08-22 16:39:40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608   评论:0
  我和陆伯紧紧相拥在一起,能够让时间停留在如此美妙的怀抱的,难道就是这无言的爱的力量么?

  ——文白手记

  后来我明显的听到汽车的鸣声,接着又听到了手机的铃声,我一下醒了过来,窗外的阳光已经照到了我的床上。手表上的时针已经指向了上午11点。打开手机,是陈总的电话。

  “喂,文白!你今天是啷个回事哟?打你电话一直不接。办公室里见不到你的踪影。你难道忘了今天是个啥子日子了吗?”

  “啥子日子?”我急忙问。一时还真想不起来。

  “文白,你到底是发生了啥子事?你竟然忘了今天是宣布中标结果的日子?”

  “哦!我想起来了。”这时9点已过,她们肯定是已经知道竞标失败这件事了。于是我沉默无语。

  “文白,你知道吗,我们竞标成功了,这时我们公司已经成了欢乐的海洋。”陈总激动的在电话里说,我仿佛都能听到她的激动的心跳。

  “什么?成功了?”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是她在和我开玩笑。

  “是成功了,文白,真的成功了,刚才领导李还打电话给我说:我们的标书不管是方案新意还是标书文稿和现场阐述来讲,都是最好的,也是一流的。他说他不晓得我们这个方案是哪个做的,还让我要好好奖励这个做方案和标书人呢。”

  “是领导李说的?”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他就是这样讲的。很感谢你为我们争得这样大的荣益,你在哪里?赶快回公司吧。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庆祝,全体公司成员都在等你一个人。”

  “哦!是这样?”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

  “文白,你告诉我到底是啷个回事,听你情绪不太好。你是不是遇到了啥子麻烦?有事你一定要告诉我?”

  “没……没得啥子,只是我昨晚和朋友一起喝酒时喝醉了,头痛得很,睡得很死,不好意思,今天上班要迟到了。我一会儿就过来。”

  “现在头还痛吗?你不要出来了,告诉我你住的具体位置,我这就开车过去接你,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今晚就来一个狂欢。”陈总还是很激动。

  “不了,我的头已经不痛了。我自己打车到公司就是了。我这就起床。”我说。

  “那我们都等着你。”

  我起床好好的冲了一个热水澡,感到人清醒了很多。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出门打车向公司赶去。坐在车子里,我的思绪无法平静下来。本认为竞标肯定失败的我,突然又得到竞标成功的消息,让我很感意外,而且领导李还要陈总好好表扬我,看来他并没有对我昨晚不给他面子的事记狠在心。我开始发现他还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坏,那样的卑鄙,开始对昨晚我对他讲的话过重而有些后悔起来,并对他多了一丝好感。于是我掏出手机写了:“谢谢!对不起!”五个字给他的手机发了过去。

  不一会儿我就接到了他的回复:说谢谢的应该是我,说对不起的也应该是我,你是一位很优秀的年轻人,希望你还能认我这个朋友。

  我一惊,一个重要领导能对我这样一个普通年轻人讲出这样的话,让我有些感动。于是又回过去:我们永远是朋友。

  我一进到公司办公大楼,还来不及进入我的办公室。“文白来了”,不知是谁叫了一声,便听到一陈热烈的掌声,在公司容有30个办公位置的大厅里,一下挤满了人,公司总部及现场管理部门的各位负责人都在。看他们这高兴的样子,想必竞标成功是不会假的了。

  这时,陈总也笑盈盈从她的总经理办公至里走了出来:文白,你看,我们大家都在等着你庆祝呢。大家已经研究好了,今天是星期五,下午早点下班,然后就去南山包一个农家乐,除了必须管理施工现场的外,我们大家在一起好好玩个痛快,来个通宵。特别是文白你这个功臣,这些天太辛苦了,我们为公司庆祝,也是为你的成功庆祝。另外我宣布,这次参与竞标设计和制作的所有人员这个月都有奖金,当然文白你是最高的。

  “谢谢陈总!”然后又对同事们说:到时发了奖金我就请大家吃火锅。

  “好好好,同事们又欢呼起来,有的就说请我们这么多人吃火锅,要不要倒贴钱哦?”

  “这个嘛,就要看陈总给我发多少奖金了。”我笑着看着陈总说。

  “放心吧,文白,我不让你赔钱就是了。”看得出她今天真的也很高兴。

  不知道是为什么,同大家的兴高采烈比起来,我的心情竟没有一丝的兴奋,强作欢颜却掩不住内心的失落,我宁愿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陆伯,我多想和他一起分享我的喜悦啊,和成功的喜悦比起来,我真的感到不如接到一个陆伯的电话那样重要。但他的电话关机很长时间了,他也从我视线中消失一些时间了。不知他现在过得是不是还好。他的电话还会给我打过来吗?

  就在这时,电话真就响了,一看正是陆伯的号码。我心里一阵狂喜,因办公室里太吵,就出到外面的走廊。

  “喂!文白啊,你在做啥子哟?在公司没有?”陆伯问。

  “唉哟!我说陆伯,您这些时间都跑哪去了嘛,让我找得好辛苦,我现在正在公司。”我有些埋怨的说。

  “哦,我有事没有在家,对不起了。”

  “没有在家,打个电话总可以的嘛。”

  “我也没有带电话出来。”

  “哦,是恁个嗦?你现在哪儿嘛?”我问,我知道他是在找借口敷衍我。

  “在家里头。你今天有没得事?”

  “今天有事,晚上我们公司要开庆功会。”

  “哦。恁个嗦!”好像是他有话要说。

  “您有啥子事吗?”

  “哦……没得,我只要想打电话问候你一声。公司有事你就忙吧。”

  “那我明天再给您打电话联系。”

  “要得嘛。”听出他好像是很失落的挂了电话。

  回到办公室,我的心情好了许多,终于接到了陆伯的电话,上次在医院里他说过让我给他时间,说明他对我还是有所心动的。而这些时候他关了手机,想来他就是在考虑这个问题,加上我上次忘了到医院去接他出院又遇上手机没电关机,可能引起了他一些误会。经过这些天的回避我,可能他还是觉得离不开我了吧。我这样想着,他一定是接我的爱了。要不他不会打电话给我的。于是我真想马上就跑出去与他见面,以诉我这些天来的相思之苦。但是我又不能,因为公司已经决定好了,今晚要到南山包一个农家乐好好玩个通宵,在大家都在高兴的时候,我是不能不去的。这样不异是给大家热烈的心情泼冷水。于是自己又暗中好笑:这些天都熬过来了,还在乎今天这一个晚上,明天去见他不就是了吗。

  今天还真没有啥子事情,吃完午饭坐在办公室里无聊,就坐在电脑前打开word文档,想接着写一点以前没有写完的一篇文章。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还是陆伯的。我赶紧接起:您好,吃午饭了吗?

  “刚吃完,你呢?”

  “我也是刚吃完。对了我想向您解释一下,那天我没有到医院接您出院是因为……”

  “不要说那个了,我都晓得了。”

  “您都晓得啥子了?”

  “我后来听我那个学生张医生给我讲你去接我了。”

  “实在是对不起,我那天也不晓得手机没有电关了机,加上公司很忙。所以……”

  “没得啥子的。这很正常嘛。我经常也是恁个样子。”

  “您又给我打电话是有事吗?”

  “没有,只是想……想问你吃了午饭没得?你要多吃点,身体要紧哟。”

  “我会注意自己身体的,您也一样。祝您周末愉快!”

  再次挂断电话,我感觉到他给我打电话一定是想找我说些啥子事情。但又好像是不好意思开口。唉,他也是一个过得很孤单的人,和我一样。这些天了,他一定是想和我见个面了。我这样想。但不管怎样,今晚的庆功会是不能不参加的。还是等明天再说吧。到时再好好问一下看他是不是有事找我。

  我坐着陈总的宝马车往南山农家乐开去的时候,正好是下午5点钟,比平时下班早了半个小时。在车上陈总的心情还是很好,她对我讲她虽然对我的标书方案很有信心,但还是没有想到真的会成功,而且是以超出甲方预算的价格成交,这在公司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这样价格一高,就更有把握把这个工程做成公司的一个样版工程了,在以后的实际施工当中,还要我辛苦一些,一起把这个工程做好。

  我说:陈总您就放心嘛。我是公司的一员,就得为公司付我一切的力量。

  她笑笑:文白,我非常欣赏你的人格,你是一个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人,而且是一个有自己独到见解的人,和我以前一样。

  “不行,和您比起来,我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不管是从学历还是经历和个人能力来说,您永远都我学习的榜样。”

  “哟嗬,你的嘴到是挺会说话的嘛。”

  “其实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奉承的人。”

  “对了,这次在你的努力下,我们竞标成功,你对公司有啥子要求?”

  “要求?我是做的份内的事,能有啥子要求?”

  “不,文白,你还不太了解我,我是一个奖惩分明的人,为公司做出贡献的人,我是一定要奖励的。”

  “那我的要求就是您自己看着给我奖励就是了。哈哈。”

  “好好好,文白,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我也是。”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还是陆伯打过来的。赶紧接起:您今天是不是有啥子事情需要我帮忙?我现在可以肯定他是有事的了。

  “没有,文白,我……只是想问问你下班了吗?”他在那头有些嗫嚅着说。

  “下班了,我正在去南山的路上。您有事就给我说就是了。”

  “没得,真的……没得事,我只是想祝你周末愉快!”

  “那我明天一定去看您好吗?明天早上我们电话联系。”

  “好嘛!”他又挂断了电话。

  今天接到他三个电话,这让我很是奇怪,听他说话有些吞吞吐吐,想他一定有话想对我说。他会找我做啥子呢?

  “哪个给你打电话?”陈总边开车边问。

  “一个朋友。”

  “有事找你?”

  “没有,可能是想找我去和他聚聚吧。”

  “要不你让他也来参加我们的庆功会吧。”

  “算了吧,他可能会不习惯和这么多不认识的人一起的。”

  “是你的女朋友?”

  “不是,我还没有女朋友。”

  “哦。也是,不要结婚太早了,这样会影响到自己的事业。”

  “我也这样想。”

  “我就是因为事业而放弃了婚姻。”

  “是吗?您也没有成家?”一直以来我从没有了解过她的家庭。我也不喜欢去了解别人的生活。

  “是,我到现在还没有家。”听起来有些伤感。

  我不晓得该如何对她说。因为对于家庭来说,我也是和她一样从来没有考虑过。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

  “不过,我们现在有一个美好的大家庭,公司就是我们共同的家。”我终于找到句话。

  “是,愿你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过得快乐!”

  南山的“老农民”农家乐并不大,只容得下数十人。这一天我们公司的人差不多就把这里给占满了。也许是许久没有像今晚这样开心过的缘故吧。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吃饭,喝酒,唱露天的卡拉OK,打牌下棋,好不热闹。

  我是一个喜欢静的人,本不想在这种场合和大家一起疯。但还是和其中几个同事一起玩起了“斗地主”,因为没有心情,心里老是想着陆伯,精神不能集中,不一会就输了200多元钱。同事就笑:你今天应该多输点,最好把陈总给的奖金都输出来。

  我也无聊的笑:那你们就赶紧多赢一点嘛,我怕的是到时你们反倒输了这一个月的工资。

  陈总不爱打牌,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我们打,还一边不停的笑,时不时指点我应该出啥子牌。

  没有想到的是,这时陆伯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我急忙接起:陆伯您今天是不是真的有事找我?您说就是了,没有关系的。

  “儿子,你在做些啥子哟?听你那边恁个吵。”

  “儿子?”他怎么叫我儿子?他这声亲切的称呼带着一丝伤感,让我说不出是惊奇还是喜悦。赶紧说:

  “我正在打牌,您在哪里?”

  “我正在观音桥步行街散步。”

  “已经是晚上10点了,您这时还在外面散步?”我急忙问。

  “是的。无聊得很。”他叹了口气。

  “您应该早点回家休息。”我预料他是有事找我,或者是又遇到了啥子伤心的事情,要不这个时候怎么不在家里。

  “好的,我一会儿回去就是了。你玩得快乐!”他说完就要挂电话。

  “您先别挂电话。您说您的具体位置。我马上过来见您。”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你真的能来吗?那我在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地方等你。”他突然很高兴起来。

  “我一定到。”为了他一个人深夜还在外孤独的徘徊?为了“儿子”这一个震撼我灵魂的称呼?这是在我亲父母之外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叫我。代表着我在他心中的重量。

  挂下电话,我对陈总说:陈总,不好意思,我必须出去一趟。

  “是有急事?”

  “我感觉到我的那个朋友可能是有麻烦心情不好,我怕他发生啥子事情,他今天连着给我打了四个电话了。您们就在这里开开心心的玩吧。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以后再补上。”我很抱歉的说。

  “那我开车送你?”陈总问。

  “不用,这上面应该有不少出租车在等活。要没有车我再找您。”

  我很快就找到一辆车向陆伯那里赶去。下了车,我远远的就看到他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东张西望。可能是在看我。

  几步跑上前去:陆伯!您今天啷个现在还一个人在这里哟,天这么冷,也不担心各人身体!

  “儿子,你来了!”他走到我的面前,然后就一把将我搂在了他的怀里轻轻的抽泣起来。我不知道他今天是发生了啥子事情。这么久不给我电话的他却突然一下给我打了四个电话。还亲热的叫我儿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想到这些天对他的思念。想到这些日子工作的压力和领导李对我的侮辱,让我又好像很委曲起来,也控制不住的哭了。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淌。我把他紧紧的搂在怀里,吻着他花白的头发,由着他哭泣,没有语言,整个世界好像是都是我们的。在这个四周高楼大厦,中间却如此安静的公园里,我和他紧紧的相拥,时不时引来路人异样的目光,但是我们都不管。

  能够让时间停留在如此美妙的怀抱的,难道就是这无言的爱的力量么?

  不知过了多久,停顿的时间才又开始流动起来,我捧起他的脸问:您今天是是不是又和儿子吵架,受委曲了?

  他松开搂着我又手:没有,对不起,文白。我失态了。可我控制不住。

  “没关系,因为我知道您所有的痛苦。我也愿意您叫我儿子,像我父亲那样的叫我。”

  他望着我良久没有说话。我看到他泪水又流了下来:那我以后就叫你儿子了。

  “您今天一定是啥子事,您告诉我,也许我能帮您解决。”

  “没有……哦…是有点事。”他还是吞吞吐吐。你愿意到我家里去不?到时我再慢慢给你讲。“

  “我当然愿意!”

  他开心的笑笑,用手擦了一下脸,拉着我的手向前走去。这时我又突然感觉他像是一个小孩。

标签:电话  今天  一个  公司  就是  
上一篇:第十二章
下一篇:第十章
相关文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