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泣血老少恋

第十章

时间:2019-08-22 16:39:14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642   评论:0
 料峭的风与沉重的寂寞在我关上的士车门那一刻从四周袭来。我像逃犯似的奔进了家,奔进了自己租住的那间小屋,开亮灯,吸起一支烟,倒在床上,逃避那一种说不出的凄凉与压迫。

  ——文白手记

  星期一一早来到公司,就去找陈总听她给我这一周的工作安排。敲门进入她的办公室。她一见我就说:文白,标书上周我就交上去了,我看了几遍,你做的这个标书让我无可挑剔,不愧你曾经在北京大公司做过文案总策划。我相信是能说服人的。你从今天开始和杨工一起好好准备,公司刚已得到甲方通知,说是就在本周四召开竞标大会。据了解到时有20家公司参与竞标,你一定好好熟悉方案和讲话的思路。到时才会更有底气。

  “我会好好准备的。但心里不免还是紧张,因为要从20个竞争对手中胜出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这些都是有实力的公司。他们一定也会有他们的秘密武器亮出来,也一定会有他们认为有说服力的地方。

  我的心情确实很沉重。担心会让大家失望。

  老杨是公司的元老,从公司成立就一直在这里工作,现在是这里的技术总监。他的专业知识绝对不可挑剔。他对我也很好,并给了我不少的鼓励。对此我从心底很感谢他,他让我又多了一些信心,我开玩笑问他到时如果我们胜出了您打算啷个庆祝?

  “回家好好休息两天,说实话这些天我累得不行,五十好几的人了,不比得你们年轻人有精力。”他笑着说。

  说归说,笑归笑,但工作还得踏踏实实的做。我和杨工一边熟悉方案文字内容,一边相互提出一些可能会被甲方提到的问题进行回答。就这样,三天时间又过去了。周三下午,陈总特的让我和杨工两个提前下班,然后开着车带着我们到加州的东海海鲜馆去吃海鲜。并端着红酒向我和杨工敬酒,为我们明天艰巨的任务鼓劲。她没有问我们准备得怎么样,只是说今晚回家要好好休息,要保证明天的精神面貌。

  吃完海鲜回到家里时天已经黑了。为了保证自己明天有好的精神,我洗了一把脸就上床睡觉了。想着自己还从来没有做过竞标的发言,心里不免紧张。这一天还是没有接到陆伯的电话,也没有给他打电话,我强迫自己不要想他,而是把重点放在了竞标阐述这件事上。这一晚我睡得很香。

  星期四一早陈总开车带着我和杨工一起来到竞标大会地的时候,正是上午9点钟,再过半个小时就要开始了。这时参与竞标的公司也差不多都到齐了。他们都在紧张的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这时“考官”还没有到。

  九点半正,甲方的评审团到了。一共有九个人,而让我吃惊的是这九个人当中又有那位领导李。他也看到了我并冲我点了点头。我轻声问陈总:他怎么也是评审成员?

  “哦,你可能不晓得,他正是这次竞标评审团的负责人。”

  我又是一惊,但是没有说话。

  阐述开始。我们是排在第九位。前面一个个公司代表上台阐述自己精心设计的方案。但都多少有些空,少了一些实际的内容,陈述也都比较紧张。前面公司的报价也大都在4500万左右,只有一家报了4000万。

  这次我和杨工的配合得特别好,他对技术性问题的精辟分析和回答加上我流利的普通话进行的底气十足的方案的陈述与总结。我看到评审团的人时不时的点头微笑。但当我们报出5100万的竞标价格时,场上还是发出轰烈的惊叹,还夹着一些嘲笑的声音。可能是这个数字太让对手们意外了,也许这也让他们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开完竞标会已经是下午4点钟了。那位我认识的领导李讲话:今天听了大家的发言,我认为都不错,各有千秋,不过我们还需要回去做最后的研究,明天上午十点之前我们会告诉你们最后的中标结果。

  陈总又请我和杨工吃了晚饭。回到家刚洗完澡准备好好睡个觉,这时电话响了。一看又是领导李打过来的。急忙接起来:领导您好!

  “文白,你现在有时间吗?”

  “有事吗?领导。”我急忙问。

  “是有一点事,关于竞标的事,你们的标书我还有点不明白,你能不能过来给我讲一下。”领导李在那头说。

  我一惊,不明白我们的标书?不会吧。便问:您在哪里?我叫上陈总马上过来。

  “我在金源饭店ⅩⅩⅩ8房间等你,不用叫你们老总了,你一个人就行了。”

  “好,我马上过来。”匆忙下楼打车往饭店赶去。

  车走了一半时我的思绪开始明朗起来,我的标书肯定是不会有问题的,就算是真有问题,他又何必会只叫上我一个人而不让我带上陈总?他为什么不直接给我们陈总打电话,而是给我打电话?想起以前和他的几次接触和接到他肉麻的短信及电话,我的心开始紧张起来:他一定是有所图,他是设了一个圈套?

  “停车!”我突然大声对司机说。

  “师傅,这还没到金源大饭店的嘛,啷个又要停车哟?不到金源饭店了嗦?”司机侧头奇怪的看我。

  “哦,对不起!还是去吧。”我又说。

  这时我的心情很矛盾。心里话,我虽然是一个同性恋者,但却还是有着自己选择标准的,我对领导李没有一丝好感,他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我同时又担心,怕真是他发现了我们标书有问题,而我又不去解释的话,岂不是对竞标不利。这是公司陈总在众多人的反对下,出于对我的信任而给我这样一个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这不只是我们全体工作人员的心血,也是我到这个公司的首次作品。如果因为“得罪”这位重要领导而错失成功的机会,那我岂不是辜负了陈总对我的期望?

  再说,也许一切都是我自己多疑了,也许领导李对我根本就没有啥子想法,他对我好,或者仅仅只是出于对我这个后辈的关心和爱护。再说,就算他是有某种想法,而我假装不懂的情况下,他又能把我怎么样?在一个五星大饭店里难道他敢强迫我做啥子事情?

  在矛盾的心情中,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我整了整衣服,深呼了一口气,敲响了ⅩⅩⅩ8房间的门。

  门刚响两声就开了。领导李热情的拍拍我的肩膀:文白,你果真是一个守信的人,说来就来了。

  “领导叫我,还敢不来吗?”我故作轻松的一笑,把装有标书复印件的包放在沙发上面。这是一间很大的商务套间,除了会客室,还有一间卧室和一个很大的洗手间。会客室里居然还有一些家用电器。书桌上还有一台电脑。我把整个屋子一扫:领导,您家不就是在重庆吗?啷个还在这里开房住哦?我问。

  “这个房间是我长期开着的,可以住家也可以办公,很方便,你看啷个样?”他死盯着我看。

  “很好!不过也不便宜吧,长期住着一年要花多少钱哦?”我避开他的眼神。

  “花不了多少,我们以单位的名义在这里开房很便宜的,象征性的收点。”他笑笑。然后搓搓手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竞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对了,您是说我们公司的标书有些啥子问题?”我急着问。

  “没有啊,我是说你们的标书是这些公司里做得最好的。你们的方案也是最好的。”

  “是吗?”我一愣,开始有一种上当的感觉了。便说:哦,那……可能是我听错了。

  “你们的标书是你带头做的?”

  “不,是公司全体员工的智慧,我只是用文字表述出来而已。”

  “你很谦虚!今天我看你在台上那潇洒自如,胸有成竹的阐述,让我很欣赏。真的!文白,我被你的风采所打动,陈总公司能有你这样的人才真是她的幸运。”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要夸奖我?”我强作笑脸问他。

  “当然不是,我是一个人太孤单了,想找你来陪我喝几杯酒。”

  “喝酒?”您晓得我是喝不了多少酒的。

  “但我晓得你还是喝酒的。”这时有人敲门,是一位服务生端着几个菜走了进来:领导,您的菜上来了,是现在就用吗?

  “是,你放这儿就是了,然后餐具我明天早上再让你们上来收拾。”

  “没问题,那我先走了,有需要打电话通知我就行了。”然后他退了出去。

  我心里很是不愿意,本来也不饿,但菜已经上来了,我也不好再说走,因为这样太不给领导面子了。我是一个不喜欢让别人难堪的人,何况面前坐着的是一位重量级领导。

  “文白,我这里有一瓶别人送给我的48年产的五粮液,我一直没有舍得喝,今天为了你的表现庆祝,把它喝了。”他说着从书柜里拿出了一瓶酒来。

  “这么多年前的五粮液呀,您还是自己留着喝吧!”我真有些不自在起来,我知道在市场上这样一瓶六十年左右的五粮液可以卖到两三万元,而且是有钱也不定买得到的。感觉这样好的酒我真无福享受,便抓住他的手不让他打开。

  “文白,你是怕我舍不得?还是看不起我这个朋友?我诚心叫你来了,就一定得把它喝了,再说这样好的酒一个人喝起来有啥子意思嘛!”

  我无话可说,我知道他们这种人是不会舍不得的,因为他们想要的所有东西,自然都会有人给他们送到手上来,于是便松开了手。

  酒瓶打开了,一股浓烈的香味飘满了整个屋子。他倒满了两个小酒杯,然后递给我一杯:文白,来,我们干了。为你今天的表现。

  他又提到了我今天的表现,我很是奇怪,我今天的表现又和他有什么利益关系?难道他是在暗示着我们有胜出的机会?

  “谢谢!”我和他碰了一下,就干了下去,确实好喝,先是入口纯香,然后就是一丝甘甜顺喉慢慢而下,回味无穷。便说:我从来没有喝过这样好的五粮液。

  “那我们今晚就把喝光。”他很有兴致。

  “我不能超过三杯。剩下的都是您的。”

  “三杯太少,这杯子太小,要那样的话我就换一个大杯子来。”他笑着说。

  “这样的好酒哪能用大杯子,那样大口的喝是品不出味道的。”我笑着说。

  “看来你还是会品酒嘛。”

  “都是听人讲的。”

  “哈哈,你真搞笑。来,干杯!”说完他又先干了下去,把杯子倒着给我看。然后就给我碗里夹菜,把“虫草炖仔鸡”里为数不多的几只虫草都夹到了我碗里,嘴里说着:你长得瘦,多吃有好处。

  他的殷勤让我很是过意不去,也不习惯,但又不好拒绝。酒过三杯我就再也不喝了,说明天还要上班。他就看着我说:不怕,醉了我这里可以睡,到时我给陈总打一个电话,就说你陪我醉了,让她明天给你放假一天就是了。来来来,喝喝喝。

  没有办法,我又喝了一杯。说实话,我平时是不喝酒,但酒量还是不错的,只是一般不让外人知道,尤其是今晚是不能喝醉的,我想。但总是不好拒绝这位领导的热情。酒还是接着喝。想着也不怕,应该醉不了,喝完酒就赶紧回家就是了。

  好不容易酒喝完了,菜也吃饱了,领导李坐到我身边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问:文白,你觉得我这个人啷个样?

  “很好呀!”我有些违心的说。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那你喜欢我吗?”他直直的看着我。

  “对您是百分之百的尊敬,你就像是我的长辈一样关心爱护着我。”

  “哈哈,这个是我应该的嘛。”他有些不好意思接着说:你对这次竞标有啥子看法?

  “应该是您对我们有啥子看法?你们评审团决定着我们的成功与否。”

  “哈哈哈,你说得很有道理。不过你应该晓得我才是这个评审团的负责人,我的话至关重要。”

  “那就有劳您在投票时多为我们拉几票了。”

  “你们的方案是这里面最好的,虽然价格是最高的,但我们也知道要照那样做出来,你们的投资成本会比其他的要高很多,同时质量也高了很多。应该是物有所值,我们也不再乎多这个几百万。”

  “您们明天就要宣布中标结果,您们是不是已经有了结果?”

  “有了,但我可以随时改变这个结果。你也许不晓得,你们今天的竞争对手几乎都在想尽一切办法请我今晚出去吃饭,这中间也有你们公司的陈总在内。吃饭,您晓得是啥子意思吗?”

  我一愣,但我随后就明白了,现在的生意场上都是这样。招投标只是一个形式,其实好多的工程在这个形式之前就已经决定好了中标的结果。要不为啥子总会有这么多的腐败分子呢。我想。但没有说出口。

  “文白,你晓得不,我拒绝了一切的邀请,却偏偏把你叫到这里来喝酒,你明白我的意思不?”

  “我明白,你是一个清官,你想通过我陪你喝酒来解除内心的烦脑。您想要得出一个公正的结果。”我故意这样说。

  “这只是一方面。”

  “哦,那还有……”我不敢再说下去。

  “是因为我喜欢你,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说着他的一张嘴就向我靠了过来,在我的脸上亲了起来。

  我使劲推开了他:您这是做啥子,我也是一个男人。

  “我就只喜欢男人,像你这样的男人。难道你真不晓得同性恋这个词吗?”

  “可我不是同性恋,我不习惯这样。”我又使劲推他抱住我肩膀的手。

  但他却死死的抱住了我:文白,我真的喜欢你,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今晚就陪我睡一晚上。

  “对不起!您还是找其他人吧。”我急得想哭。

  “不,我是一个孤单的人,我没有其他的朋友,我只想着你……”他站起身来,一把抱住我的腰。他长得比我又高又胖,虽然岁数不小了,但力气却出奇的大。让我无法挣脱。

  他搂着我向那间卧室走,我就使劲的往后退:“求求您了,我真的害怕这样,我不喜欢这样,你都可以算是我的父亲了,您就放过我吧,其他啥子我都可以答应您,至少您也要给我时间慢慢接受您呀。”我求着他。但又怕外面人听到不好,到时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可他好像是已经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的把我往里屋推去,到了床前。他一把就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一下子扑在我的身上,一张充满酒气的嘴在我的脸上啃着,不停的叫着小乖乖,一只手就开始扯我的皮带。

  这时我急了,不知是那里来的力量,一下就把他推翻在床上,急忙坐起身来,站到床边对他说:“我很感激您请我来喝这样的好酒,但如果您叫我来是想以竞标这件事要挟我以得到我的身子的话,那您错了,我不是一个很随意的人。我很愿意做您的朋友,但不是被您强迫而做您的情人。您是完全不顾我的尊严和感受,如果你还愿意和我继续做朋友,那就请您尊重我的人格。”他坐在床上张着嘴看着我,有些羞愧,没有说话。我便出了卧室拿起我的包,打开门逃兵一般冲向电梯。

  坐上回家的的士,我默默的流下了眼泪。很晚了,马路上的车少了起来,的士跑得飞快,我突然感到自己就像是一个穿梭在这个都市里的幽灵,一个孤独无助的幽灵。

  工程竞标是不会有任何成功的希望了,看来我是一个失败透顶的人,我明天有啥子脸去见公司那些为竞标而辛苦好长时间的同事们?又怎么去面对对我信任有加的陈总?

  料峭的风与沉重的寂寞在我关上的士车门那一刻从四周袭来。我像逃犯似的奔进了家,奔进了自己租住的那间小屋,开亮灯,吸起一支烟,倒在床上,逃避那一种说不出的凄凉与压迫。一种人格受到侮辱的痛苦让我的心像一个就要爆裂开的气球,我录求着爆发,于是我又拿出一瓶红酒像喝水一样的一口气喝了下去,于是我就感到自己轻轻的飘了起来,飘呀飘呀,没有顶点,没有落处,我仿佛又看见万种的灯火在四周亮起来。我笑,我开始笑,因为我又看到了光亮,但我又突然发现四周的光亮都是鬼火,于是我又想飞,飞得越远越好,最好是飞到一个再也找不到归途的地方。

  也不知我躯体(抑或是我的灵魂)飘了多久,终于落在了一片繁花盛开的大草原上,那里的野花艳得如美妙般妖娆,那里的青草绿得像是要滴出泪水,那里的牛羊被天籁般的牧歌陶醉得昏昏欲睡,那里的溪水静静的流淌,远处的小山沉静着,像是陆伯那深邃淡定的目光。哦!怎么又想起陆伯来了,于是我便看到一匹神骏的大白马从远处向我奔跑过来,走近了,我看见陆伯正稳坐在马背上向我微笑,他的胸前戴着一朵硕大的红花。

  他是做了新郎么?他是来娶我的么?于是我向着他奔跑过去……

标签:一个  评审团  公司  标书  还是  
上一篇:第十一章
下一篇:第九章
相关文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