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泣血老少恋

第三章

时间:2019-08-22 15:44:42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868   评论:0

爱有时候来之不易,有时候又来得像是一个童话,属于我的童话会就此展开么?

  ——文白手记

  “这倒是算不上,不过也还是有几位学生现在是人模人样了,还有两个做了不小的官。只是他们都在外地,在重庆本地混得特别好的没有。”

  “您一定是一位好老师,我真后悔今生没能做成您的学生。”

  “但我们却做了校友嘛。”他望着我:很高兴认识你这样一位年轻的小校友。我这个人嘛你不要看我平时里笑嘻嘻的好像很开心,其实我是一个不大喜欢与人交流的人。我生活中并没有讲知心话的朋友。以前同事们都说我是一位清高的人,你说我一个教书匠又有啥子好清高的嘛,也不晓得他们啷个就恁个认为。

  “因为你长得好,书教得好,又不爱与他们交流,所以嘛他们就这样认为。”我笑着说。

  “长得好是年轻人的事,老了好看管啥子用嘛。又不想讨女娃娃的开心。”他又笑。

  “您年轻时一定有很多女娃娃喜欢您。”

  “这倒是。”

  “您的老伴年轻时一定也很漂亮!”总找不到机会问他老伴的事,这下就顺便问了出来。

  “老伴?我没有老伴,我在35岁时就离婚了,以后就没有再婚。”老人望着山下的长江,有些黯然:她确实长得漂亮,和我是同事,我和他曾经是一对让多少人羡慕的夫妻,但她总说我这个人没有情调,加上她周围总少不了男人的追捧,后来就惭惭的不安份起来。对我的父母也不孝顺,对我和他俩生的儿子也总是不关心,一切家务都是我一个人操劳。而她动不动就是吵着要和我离婚,后来我也实在不愿和她继续生活,就离婚了。她也嫁了重庆一位工商局的领导,做起了官太太。

  “那您为啥子后来没有再婚?一个家庭是少不了女人的。”我问。

  “没有,我的心态就和《围城》所讲的一样。我是一个不善于和女人打交道的人。于是我就过起了又做儿子,又做爹妈的角色。”

  “儿子判给了您?”

  “是我努力争取过来的。我不愿让我的儿子和她那样的一位女人生活在一起。”

  “可这样您会很累,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你的工作又很忙。”

  “是,那时我的父亲偏瘫在床,母亲又是严重的高血压,基本上没得自理能力,我就把一间小屋里放了两张小床,父亲在左,母亲在右,我每天早上先做好了饭喂着他们吃了,就带着我三岁的儿子到我学校的办公室里,上课时就把他锁在里面,上完课又把他带回家,接着又得给父母做饭。而且那时的工资也不高,粮票更本就不够用。再说,在那个时候,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啥子吃的东西。哪怕是一包白糖,都还要找人说情才弄得到。如今回想起来,也不晓得当时是啷个过来的。真是让人心酸。”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您是一位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正如你所说,好在当时学校有不少同事知道我的难处,并纷纷解囊相助。其中有一位和我同办公室的女教师,她对我的帮助最大,到现在我也没有回报到她的恩情,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咳,我想他们要帮助的本意不应该是有所图报的。所以您也不要老是有一种愧疚压在心底。他们这种好人自然也会有好报的。”

  “是,他们都过得比我好,可有一位却是让我愧对的,就是我刚才给你讲的那位女老师,她姓张。”

  “为啥子,她向您提条件了?”

  “没有,要那样倒是好办,关键是她要的回报不是物质的。”

  “啥子意思?”我不明白的问。

  “她没有说,但我心里明白,在那个我最穷困的时期,每个月发了工资后,我就会在办公桌里发现10元钱,我晓得那是她偷偷的放在我的桌子里的。而你应该晓得,那时我们一个月的工资才28元。”

  “你敢肯定是她放的吗?”

  “是,我晓得她喜欢我,只是她一直没有向我表白,我本想把钱还给她,但又怕伤了她的自尊。同时我也不能接受她,因为她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在她身边也不泛追求者,而我一个离了婚的男人,在那个时候,一个离婚的男人是让人瞧不起的。所以我觉得我根本就不配。再说我的那个烂得不能再烂的家庭,让我都累得心疲力尽,我不想再去害一个本应有更美好生活的好女孩。”

  “所以,你假装不懂她的心,其实是为了她的未来考虑。”

  “是的。”

  “那她也应该会明白您的心的,而且她后来应该也会有一个很好的家庭。所以您用不着到现在还如此愧疚。”

  “你不晓得,她后来调到了另一个系统工作。而且是至今未嫁。一个人住在福利院里。”

  “您认为她一生未嫁也是因为您。”

  “是,因为他离开学校时,在我的办公桌里放了一封信。”

  “说了些啥子?”我真是很好奇,对于两位老人几十年前的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我很惋惜,从面前这样一位老人口里讲出来,又让我很感动。

  “写得不多,但我现在还记得意思:信中说她一直很喜欢我,也很崇拜我的才华,最重要的是我有一颗善良的心。看我那样艰难的撑起一个家,让她很心疼,她没有向我表白,是因为她晓得我并不喜欢她,她不想因为她的一厢情愿,而给我本已沉重的生活增添痛苦。但她又不想整天看着我痛苦而心醉,所以她选择了离开。希望我尽早找一个能分担重担的好女人。”

  “所以您和她都选择了逃避爱情,而没有再去挣取本应更美好的生活。”我被老人的故事感动着:您们后来也没有争取过?

  “没有,所以说我是一个懦夫,一个不敢承担责任的男人。”

  “不,应该说您是一个负责的男人,为了少一个人痛苦,而选择了一个人承受。”

  “这是我的本意,可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在几十年后,我从一个朋友那里意外的得到消息,她一生未嫁。我明白,她是为了我。也许她离开我时,内心还是真心希望我去找她的,而我并没有这样去做。”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把目光放在现在,现在您的生活应该是好的。我希望您晚年过得幸福。就算是一个人因为诸多原因而做错了一件事,也是应该得到谅解的。”我安慰他,想从他过去那段凄美的爱情故事里逃出来。

  “现在?你看我现在过得好吗?”陆伯看着我问。

  我不晓得该如何回答,因为我对他的情况一无所知,但想来应该也是过得好的。从他的穿着看应该是一位不愁钱花的老人,虽然我总感觉他有着某些沉重的心结。

  “文白,真的不好意思,一见面我就给你讲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些事情我本来一直是埋在心底的。这是我的秘密。但一遇上你我就沉不住气了,还望你不要笑话我才是。”他黯然的笑笑。

  “不,您和我讲这些,说明您把我当成了自己人,我很荣幸能听到您这些沉封心底的秘密,我也愿意为您分担心底的痛苦。”

  “多谢你!”陆伯感激的看着我。我分明从他的双目里发现些许的泪莹。

  “咳,在这里坐了恁个久了,也到吃中午饭的时候了,我说过今天我请客,这南山上最有名的就是“泉水鸡”了,要不你也去尝尝?陆伯站起身来问我。一边把铺在地上的报纸捡起来,一只手拍拍屁股。

  “今天还是我请客吧,有您专门抽时间陪我爬南山我就很过意不去了,听说‘塔宝饭庄’的山椒乳鸽非常不错,我们还是去那里吧。”我说。

  其实我已经陪客户去那里吃过好几回了,那是南山上最好的吃饭的地方,而且还一人138元包干,可以吃饭,还可以有一间房间休息,只要在晚上12点之前离开就行。

  “要得。但是饭钱必须是我付,不然我就不高兴了。您别看我老了,但吃饭的钱还是有的。”陆伯笑着。我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我总觉得面前这位爱笑的老人内心却有着太多无法打开的心结。

  来到塔宝饭庄,我还是拼命的抢着付了两人276元的费用,叫服务员给我们找了一窗户朝山的房间。除了乳鸽我又特的要了一瓶红酒。并叫他们早点把菜送到房间里来。

  陆伯走到窗前,望着远处连绵的山峰:文白,这个地方真不错,我来南山好多回了,也不晓得这个地方。

  “您喜欢这里?”我从后面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嘴贴在他脸侧问。

  “喜欢,而且价格也不贵。”他回过头来点点头对我笑。

  我就像是触电一样,全身血液沸腾。真想从后面一把紧紧地搂住他的腰,然后给他一个深深的吻。但理智还是让我控制住了行动。我没有那样做,只是紧紧的靠在他身边一起看起窗外的远山和远山脚下那奔流不息的长江。

  虽然已经是秋末了,要在北方,早是万木枯黄的时节,但在重庆却是另一番景象。虽然有些树木也开始黄叶飘零,但总体看远山还是一片深绿。山腰上缠着一带淡白的云雾,轻柔细软得有些朦胧,山脚的长江静如处子,听不到一丝声响,事实上这么远也不可能听到些许的声响,江面上浮着一层淡淡的水气,就在这条江边,就在江边的这座城市,曾经发生过多少感人的故事呢?

  面对儒雅俊秀的陆伯,我曾经因爱而干涸的心灵又开始复苏,我清楚的听到心底那爱的种子膨胀的声响。我开始发现我正在慢慢的失去自我。我预感我的生命即将会因为面前的这位老校友而发生转折。

  “南山是很多文人喜欢的地方,在这里有过不少文人墨客留下的足迹。”陆伯对我说。

  “作为一位教语文的高中老师,您一定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底。”

  “说不上,算是比较喜欢吧。不过我各人从来写不出一句诗。”他又是哈哈一笑。

  “那您喜欢哪个诗人?”

  “你呢?”他反问我。

  这让我不好回答,因为我喜欢的诗句不少,但这些诗都是出自不同诗人之手。所以我还真找不到一个具体的诗人做为我的偶像。就说:李白、杜甫、李贺等都不错。

  “是不错,但李白浪漫得脱离了实际,李贺的诗又过于峭丽,相比之下我比较喜欢悲昴的杜甫,除此之外,我更喜欢宋清时代的一些词。”

  “词大多数是一些悲怆的作品。”

  “可能和我平时的心境有关系吧。我很少有过开心的时候。”他微笑着看着我。

  “其实我们应该让沉封的心结打开。”

  “是,比如现在,我和你在一起,就很是开心。”

  “如果我能让您开心,那我愿意永远陪在您的身边。”

  “谢谢!”他有些感激,又似有所触动。

  酒菜上来了,服务员给我们打开红酒斟满酒杯后说了句:请您们慢用,吃完后叫我们一声就行了。

  服务员退了出去。我端起酒杯:老校友,为我们的认识干杯。

  “干杯,小校友。”陆伯愉快的一仰脖子,一干而净。

  “为我们能够成为朋友干杯!”我又举起酒杯来。

  “哈哈,你可别把我整醉了,到时还得回家呢。”

  “没关系。醉了我们就在这里住一晚再走。”

  “要不得,我很少在外面住过,换一个地方我睡不着。”

  “对了,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我荚了一块乳鸽放在他的碗里。

  “我的父母早已过逝了。只有一个儿子住在一起。”他又叹了口气:一个不务正业的儿子,一个让我耻辱的儿子。

  “您的意思是?”

  “我的儿子可不像你这样年轻有为,他一天都在外面吃喝嫖赌,钱用光了就回到家找我要,有了钱他就不晓得还有一个家。”

  “他没有工作?”

  “有过,高中毕业后,我托了不少关系把他弄进工商局工作。可没有两年他就不干了,直到如今。”

  “这样也不是个办法,他应该找点事做。”

  “他是做了,前两年闹着要经商,拼死拼活的把我的全部积蓄要了去,可后来都赔光了,他哪是一块经商的料嘛!”

  “现在还得要您养着他?”我感到有些不平。

  “是,而且不给钱还不行,您看我这儿。”他说着挽起衣袖,手臂上有一条还未复原的疤痕。

  “这就是因为我不想再给他钱,他用木棍打了的。”陆伯说得有些哽咽:所以这段时间我心情很不好,也就没有给你打电话。请你见谅!

  “没有关系,其实您应该早点给我打电话,也许我会帮您摆脱烦脑。”我的心在颤抖,怎么会有如此不孝的儿子?看着他的泪水流了下来,却找不出话来安慰。

  “这是我的报应,就是因为我和他妈离婚早,想着怕他受苦,平时就不免太过于迁就他了,弄成了他好逸恶劳的本性。我一生教出了不少优秀的学生,却没有教育好我各人唯一的儿子。”他很难过的说,手臂有些发抖。

  “陆伯,我看您真的不要太过自责了。上天注定他是这样的一个人,您也就不要把一切过错都归在各人身上,这样会更痛苦的。也许有一天他会明白过来的。”

  “是,所以我现在都不啷个理他了,好在我的退休工资还够花,看病也有医保。反正我这辈子也指望不到他了,就只当没有生他。”

  “医保是全报吗?”

  “只能报八成,我一般都在第七人民医院看病,那里有一个医生是我过去的学生,所以他看得比其他医生要过细一些。”他看了我一眼,抿了一口酒:“好在我身体还不错,除了胃不太好以外,没有其他啥子毛病,所以用不了多少钱。便把用不完的钱给了他,只要他不找我的麻烦就行了,要不两父子一天都吵吵闹闹,也让别人笑话,等我死了,看他各人啷个办?到时他就会想起我这个老汉了。”说完,陆伯一口干了杯里的酒。

  “陆伯,您喝慢点,多吃点菜,要不身体受不了。”我不停的往他碗里夹菜。一位看起来很是光鲜的老人,内心却有着太多的痛苦和无奈,这让我很是同情,便决定用我最大的关怀让他过得快乐。

  陆伯微笑着看我给他荚菜,一脸的慈爱。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我要是能有你这样一个儿子就好了!”他说。

  “那您就把我当成您的儿子就是了。”

  “我不配!”

  “不,您配得到这个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一切。只是上天对您太不公平,所以您活得很累,我们要用平常心对待生活,属于自己的要珍惜,得不到的不要强求,生活需要阳光,对您更是如此,我真的希望您从您家庭的阴影里走出来。”

  他又干了一杯酒,他的脸已开始变得绯红,有些醉意了。

  “您还能喝吗?要不就不喝了。”我真担心他醉了。心情不好的时候是最容易喝醉酒的。我怕伤了他的身体。

  “不要怕,我不会醉的,不要说这是红酒,就算是白酒我也能喝恁个多。”他说。

  “那我陪您慢慢喝。”说着我又夹了一块鸽肉放在他的碗里。

  “文白,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我?”陆伯突然用双眼盯着我说。

  我一愣,不晓得他问这话的意思,便说:是,因为您是一位善良的老人。

  “不,我的意思是说除了这些之外。”

  “除这些之外?您的意思?”我的心跳开始加速 “衣服不在于品牌,而在于得体,我看您的身材穿啥子都会很好看。”我说。不过这也是实话。

  “你夸我嗦?你要再夸我就不好意思了哦!”

  “是真的,您的气质很好,很有学者风度。是一位让人一看就忘不了的老人。”我说。

  “那你猜猜我是做啥子工作的?”

  “这个…您是一位教育工作者”我说:一位教文科的老师。

  陆伯眨着眼睛看着我:“咦,看不出你还是一猜就准喏。”

  “一个人的工作可以决定一个人的气质,一个人的气质也可以看出他适合做啥子样的工作嘛!”我笑着说,自己也没有想到一猜就中。

  “是这样,我60年从北京毕业后回到重庆就一直在ⅩⅩ中学任教书匠。直到后来嘛,才做了几年的领导。”哈哈哈,我这个人没得官运,或者说是官运很短。

  “ⅩⅩ中学?这可是一所全国知名的重点中学哦!”这所大名鼎鼎的学校我还是知道的。便又说:那您现在是桃李满天下了?


标签:一个  所以  儿子  现在  还是  
上一篇:第四章
下一篇:第二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