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农夫69小说

和老头的一次难忘的经历

时间:2019-08-17 12:58:25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3160   评论:0
  08年至今,跟老头已有十个年头,那时他53岁,刚入圈子不久。老头当时175的个子,75公斤的体重,英俊挺拔,性格开朗。进入圈子后,仿佛看见了新大陆,朋友很多,直到遇上了我!那几年,我们都觉得找到了真爱,很幸福!我们家人也都熟识了,他们都觉得我很好……

  三年前的一个清晨,5点多,接到老头电话,很诧异。平时避嫌,这个时间知道我跟家人一起,绝对不打电话。电话中他语气兴奋,告诉我家里老房子拆迁,邀请我们一家马上到他那吃饭庆祝。

  要知道,老头和我在两个城市,相距300公里,何况当天我们本来就相约有事到A城市。我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没细想。下午我出发高铁去A城,要经过老头所在的B城市接上他,途中电话一直保持联系,但总是觉得他特别兴奋,还告诉我把口袋里的钱都送给了别人。又告诉我,自己上了辆三轮车,但又讲不清楚在哪里。我确定老头出问题了,赶紧通知他家人开车过来找。再后来,手机也联系不上了……到了B市火车站,万幸看到老头已经等候在站台,迎上了车。在车上,他不停地跟邻座天南地北地聊天,我惊呆了。晚上,我下楼为他买药,离开10分钟左右,他居然说我去找人了。我哭笑不得,这跟平时的老头太不一样了,我初步判断他精神失常了。

  在我整个晚上的安抚下,老头好像平静了许多。第二天一早,马上带他到精神病专科医院检查。老头的妻子和侄婿也赶来了,这天老头安静多了,医生也看不出什么,开了点镇定的药送他们回去了。我们一直保持联系,我通过电话判断他是否安好。那两天,他经常和阿姨吵架,还让我打电话给阿姨,让她脾气好点。我建议阿姨必须得住院检查,太不正常了。他们辗转了几家医院,终于在一家精神病院住了下来,医生初步诊断躁郁什么症。我赶过去,刷新了三观,同病房的精神病人有的哭有的笑,有的当众打飞机。老头到了这里,更加躁动,经常和医生发生冲突,终于被绑在了床上,医生让我们家属都回去。我们没办法,心中的痛无法说出。过了几天,我又忍不住去看他。老头看到我,眼泪就出来了,说医院工作人员打他。



我马上又和院方交涉,虽然老头有问题,但他在描述时逻辑清晰。阿姨不放心,一定要留下来陪床,我很远又得上班,只能回去。医院开始用电休克来治疗,老头的记忆力越来越差,很多人很多事都忘记了。但看我来了,就很开心,看上去也很正常,我带他去洗了澡,他还一定要放出来。



我还问他,会不会跟阿姨讲我们的事,他回答说,我有那么傻吗?这时,我真希望前面都是假象。我和医生积极沟通,医生问我是谁,阿姨说是干儿子。医生说,怀疑是梅毒,我笑着说不可能。几日后,验血结果出来,果然如医生所说,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这意味老头那么多次的电休克白做了,苦白吃了,还有我、他家人……



我一边张罗着老头转院,一边叫阿姨去医院做个检查,老头早就告诉我,50岁后就和阿姨分床,所以我相信她是安全的。但是我……回来后,我马上去医院。医院出结果要两天,那一天是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天,无力的等待着审判的结果。想到我真的不能幸免,因为我们从来都没用套,彼此信任又酣畅淋漓。想到我妻子孩子,我毛骨悚然。第一次,我觉得人力的卑微。终于出结果了,全是阴性,我还是不敢松气,因为百度说有潜伏期,连续查了几个月才相信有吉星护佑。



老头转进了一家三甲综合医院,诊断神经梅毒,梅毒侵袭入了神经系统,在这之前毫无症状。尤其找到了病根,治疗就有了成效,大剂量的青霉素上去,老头逐渐康复。我们经常分析,他到底怎么得的这病,他也说不清。他是一次在机场因飞机延误,被一个六十来岁老人邀请同住而被开发。但老头从不喜欢主动找人,也不跟别人1069,纯享受型,怎么染上这病毒真是匪夷所思。根据百度知识,这病毒在4年后基本不具有传染性,可见应该就是他刚进圈子时得的。



三年过去了,老头恢复得很好,只是每三个月要复查。阿姨特别感激我,说当时没有我的主张,老头已经完了,还跟老头说,怎么都不能忘记我,我汗颜无以对。老头像变了一个人,对我百般呵护,有时带他去浴室都不去。老头因为做过电休,睡眠大不如前,但那方面的功能依然很强,斩断了和以前朋友的一切联系……



日子平淡又有乐趣,我们都有自己的家庭,每半个月来我这里住上两日。两个月前的一天,我瞒着老头去了浴室。有了这段经历,我平时很小心,到浴室都不敢乱来,就是过过眼瘾。但那天遇上了那么一个人,很喜欢,那家伙居然在我后面蹭蹭就毫无征兆地射了,后来我得知他经常混迹于这种场所,我再一次凌乱了……



那以后,我无比忐忑,两个月时间一到,我又来到了医院,查了两项。这是家三乙医院,告诉我我三天出结果,我后悔了。谁知道当天下午,我漫不经心地查阅了手机,已经有了第一张报告单,上面写着rpr“弱+原倍”,我颤抖着上了百度,不知所以然,赶紧开车去了医院,医生看了说还有张报告。我又冲到化验室说还没出来。我又找皮肤科医生,医生很平淡地说你得了传染病,就好像说是得了感冒一样。我根据百度知识说,另一张单子没出来,有没有可能幸免。医生先说不可能,又转念说有可能。我想完了,这次肯定中了,但不知道哪传来,心里更担心的是另外一项检验艾滋。我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没力气吃饭,老婆孩子看我不对,不敢招惹我,我只觉得万分对不起他们。整个晚上无法合眼,想了很多,真要这样怎么交代。平板上放着喜欢的剧《和平饭店》,可我看不了两分钟又想起这件事,整个晚上没合眼。



第二天,我知道报告没那么快,但还是不停刷着手机。一个人傻傻坐在一个房间里,想着目前的生活真的很美好。有房有车,妻子恭顺,孩子可爱,有自己喜爱的工作,生活中有爱。坐着飘窗,祈求上苍,给我个机会,我绝对不再乱来。天空阴沉沉的,忽然阳光从云层里直射到房间里,但我赶不走心中的灰霾。不停地刷着医院app,终于下午第二张单子显现,我颤抖着手点开,知道自己不能幸免,内心一阵悲凉!0.04,参考值<1,根据百度我知道这才是判断梅毒的最重要指标,昨天的阳性是假阳性,我马上奔往医院,医生证实了我的观点。但我高兴不起来,第三张单子未出,这才是致命的。百度说艾滋病毒也会让rpr假阳性,我又接近崩溃。



下午4点,查到了最后一张单子,阴性。我喜极而泣,打电话给老头,说是从刀尖上转了一圈。生命诚可贵,唯有洁身自爱,与诸君共勉!



很多朋友都没听过神经梅毒,我普及下,这是晚期梅毒的表现,会侵袭人身各个大系统。老头后来回忆,这之前几年没有任何症状,也没有百度上说的硬下疳。到了晚期就像精神分裂,进入精神病院真是非人的折磨,好在当时做了电休克,老头现在对那段经历全忘了。在当时,我特别感动的是,他忘了很多人包括自己的子女,都没忘记我。这是否是一句台词,就算忘了全世界,也没忘记爱你!记下这一心路历程,主要是为了警醒自己,不要好伤疤忘了痛,真得太恐怖!

标签:老头  医生  医院  梅毒  阿姨  
上一篇:翁婿孽缘
下一篇:风流小农民
相关文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