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我的养父是个帅气的贼

第一章

时间:2020-03-13 13:11:28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132   评论:0


     我叫乔新阳,出生于1977年。我的家乡是黄土高原上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我是在漫天黄土中长大的。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一直喜欢喝酒,喝醉了就打母亲,无数个夜晚,我都能听到母亲被父亲打的发出了凄厉的哭喊声。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秋日的早晨。

那年我八岁,在我还没起床的时候,母亲头发蓬乱,脸上带着血痕来到了我的窑洞。昨晚,父亲又喝酒了,喝醉了跟往日一样,打了母亲。那天夜里,母亲哭的比以往更加的凄惨。

母亲亲亲我:新阳,妈要走了。

我问:妈,你去哪?

母亲勉强的笑笑:妈给你挣钱,过年买肉,买新衣服。

我问:妈,那你啥时候回来?

母亲说:等月亮圆了,妈就回来了。

母亲紧紧的抱住了我,泪水蹭在了我的脸上,留在了我的唇边,那泪水是苦涩的。

母亲捋了捋头发,走出了窑洞,在走出窑洞的时候,母亲看了我一眼,我看见了母亲脸上的泪痕。

母亲走了。

我记着母亲的承诺,盼着月亮圆。月亮圆了一次又一次,母亲还是没有回来。我习惯性的在月亮圆的那个夜晚,一个人跑到村头,去等母亲。每次都会等到很晚,也不见母亲回来。每次,我都被父亲像拎小鸡一样拎回来,父亲拎着我,边走边骂:那个臭婆娘不会回来了,她跟着野男人风流快活去了。

渐渐的,我懂事了。我知道母亲不会再回来了!

父亲喝酒比以前更厉害了,每次喝醉了,就会跑到我的窑洞里,狠狠地揍我。我开始还会哭,后来我已经麻木了。父亲打我的时候,我会跑,跑到村里,不回家。等到父亲酒劲散尽,我才悄悄的回家,多紧我的被窝。我那时候最想母亲,想母亲温暖的怀抱,想母亲给我做的饭菜。

在我十五岁的那年夏季,父亲又喝醉了。跟以前一样,父亲拿着木棍追着打我。

我像一只受伤的小鸟,在村子里跑着。

慌乱中,我跑到了何茂森的家里。

我跑进去的时候,何茂森正在院子里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喝着酒。

何茂森一米八的身高,肤色白皙,一件紧身的白色背身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黑色的头发漂亮得让人咋舌,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像黑水晶一样闪烁着的深邃双眸,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他给我的第一感觉是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何茂森是我的村的名人,也是我们村最叫人害怕的人。他是孤儿,父母死后,他的地荒废了,他赖以生存的就是他会偷东西。但是他从来不偷村里的东西,他只偷城里的。因为是小偷小摸,他被抓过几次,做了几个月牢就回来了。如此反复着。

何茂森的家里村里人从来不去,都感觉那是最肮脏的贼窝。何茂森似乎也不愿意跟村里人来往,一直一个人过着。偶尔,也会带女人回来过夜,发泄一下。

看见我跑进来,何茂森的眉头皱了一下:又叫你爸打了。

我点点头。

何茂森嘴角留露出一丝不屑,继续喝着酒。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父亲追进来了。看见我,父亲举着木棍就抡过来了。就在这时,何茂森站起来,夺下了了父亲手中的木棍。

父亲喘着气粗气:何茂森,你想干啥?

何茂森把木棍用脚踩成两截扔了,指着父亲的鼻子:不干啥?瞧不起你。

父亲愣住了。

何茂森说:你有啥本事?你把婆姨打跑了不行,还要把儿子打跑。

父亲支吾着:你管我。

何茂森瞪着父亲:我这次还管定了。这是我家,你给我滚。

父亲看看和茂森,再看看我,似乎有些没面子:小兔崽子,我回家扒了你的皮。

父亲走了。

我看着何茂森,忽然对他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何茂森不看我,依旧悠闲地喝着酒,不断地把花生米扔进嘴巴里。

(未完,待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